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7)

*性转梗,忘(男)羡(女)

*主忘羡,曦澄

*身份有改动,ooc

*忘羡相遇云深不知处

———————————————————

  果然如他们所料,“云梦江氏三小姐”心悦“姑苏蓝氏大公子”的消息,未及第二日,便插了翅膀一般的飞遍了整个修真界,包括当地的镇子。

  离姑苏还有一段路程,二人在临近的镇子上住了一宿。转天清晨,二人便打算出发。

  前脚刚打算御剑,后脚就听见一声极为震耳的敲锣声。

  “大消息!大消息!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邦”,又是一声锣响。

  只见人群中走来一个彪形大汉,一手提锣,一手握锤,不停的敲打,有种要把锣面敲碎的阵势。

  “什么大消息,快说来听听!”

  “就是啊,快说快说,别敲你那破锣了。”

  街上的人议论纷纷,以大汉为中心散开一个大圈,魏无羡和江澄硬生生的被挤到了第一排。

  魏无羡怼了怼江澄,摸着下巴道:“哎,你猜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我猜肯定又是我的消息。

  江澄一脸崇敬道:“云梦江氏三小姐,您这下可真是要出名了。”

  但他们都没猜对。

  那大汉清了清嗓子,道:“大消息啊!温家的那个温晁,昨天晚上带着一群人去了蓝府,指名道姓的要向蓝家的大公子——蓝曦臣,比试武功!”

  “比武?!“

  此话一出,人群瞬间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魏无羡和江澄俱是一怔,当场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温晁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一个人问道:“温家?岐山温氏的那个温公子?!”

  另一个人啐道:“呸!狗屁公子!分明就是个好色之徒!”

  知道消息晚的人问道:“那温家的温晁为何突然要像蓝家的大公子比武?”

  一位妇女捏着手帕,应道:“还不是为了云梦江氏的那位魏姑娘!要我看呐!这分明更像是——比武招亲!”

  “那蓝公子怎么说!迎战了吗!”

  “没应,听说是蓝家那位老先生死活的不同意,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后来呢?温晁就这么走了?”

  “哪儿能啊,被蓝先生拒绝以后,喊着要放火烧了云深不知处。”

  听到这,魏无羡和江澄心猛的一提,难不成云深不知处已经.........

  “不过.......”那人接着道:“但没烧成,听说那姓温的最后急匆匆的离开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留了一句话,说什么只要魏姑娘一日不成亲,他就一日不罢休之类的。”

  二人瞬间松了一口气,刚才一口气赌在心里,憋的要命。

..........

  知道了云深不知处没事儿,魏无羡和江澄也不着急赶路了。

  到了彩衣镇已是晚上,临走前买了两坛天子笑,一人抱着一个,向山上走去。

  山路上,魏无羡抛玩着酒坛,叹道:“那个温晁真是狂妄至极啊,估计是他老爹把他派人把他揪回去的吧,毕竟他要是真烧了蓝家,那事儿可就闹大了。”

  当时她听到那妇人的话,惊慌失措之间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蓝忘机的身影,他受伤了吗,他怎么样了,他会不会出事儿了.........一个个问题在脑子里轰炸开来,短短的几秒钟,她却像度过了一个轮回。

  江澄拍了拍酒坛,道:“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温晁可是非你不娶了,还有,你不是说要给蓝曦臣赔礼道歉吗,这两坛天子笑是几个意思?”

  魏无羡俏皮的眨了一下左眼,道:“哎哟~这是人家自己想喝的嘛,嗯......不过当作赔礼也不错,最好给我留一坛,我还想尝.........”

  话还没说完,江澄打断道:“快闭嘴。”

...........

  魏无羡和江澄本就是偷偷摸摸来的,不打算让别人知道。到了山门口,不能从大门进入,身上没有蓝家的通行玉牌,根本无法自由出入,翻墙也不成。

  最后,二人决定分头行动,找找有没有可以钻空子的地方。

  魏无羡寻了半天也没结果,这屏障厉害的很,竟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更别提什么缺口了。

  她抱着酒坛,几下爬到树上,树干紧挨着墙顶,魏无羡向院内望去,从这个角度向下望去,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两年前,她和江澄被送到云深不知处求学,半夜出去买酒,第一次遇见了蓝忘机。

  同样是月色朦朦的夜晚,只是前两次是翻墙,这次是爬树,前两次都碰到了蓝忘机,而这次..........

  一抹光渐渐从远处亮起,魏无羡转头看去,随着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她的心也越跳越快。

  是蓝湛!是蓝湛啊!得!这次又让她给碰着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一席白衣,他没事儿真是太好了,魏无羡神情柔下几分。

  她压低了嗓子喊道:“喂!蓝湛!蓝忘机!看到我看到我!“

  她声音不大,可蓝忘机的五感却是非常敏感,他听到声音先是驻足一怔,猛的抬头看向上方。

  “魏婴.........”

  看清了来人,蓝忘机眼神一亮,却又立刻黯淡下去。为什么,为什么要半夜来这里?

  他一个点地跃上了围墙,抬眸看了一眼魏无羡,又看了一眼她怀中抱着的天子笑。

  魏无羡见他上来,大喜道:“蓝湛蓝湛!这么巧啊!咱们又碰面了啊!嘿嘿,快带我进去!”

  蓝忘机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魏无羡见他没动作,也不急,道:“来找人呀,你放心我不是来偷东西的。”

  她眼睛一转,有意逗他,笑眯眯的提了提手中的酒坛,笑道:“天子笑分你一坛,你就当作没看见我好不好?”

  蓝忘机不语,沉默半响,道:“好,你回去。”

  “啊?”

  “回去。”

  魏无羡没想到他是这么个反应,委屈着脸,苦苦哀求道:“别啊蓝湛,我这大老远的从云梦跑来姑苏,我容易吗我,现在连门都没踏进去你就要赶我回去,不带你这样的!再说咱们都这么熟了.........”

  现在修仙界谁人不知魏无羡“心悦”蓝曦臣的事情,她现在来姑苏除了找蓝曦臣还能是找谁,还特地从云梦跑来,还是月黑风高的夜晚..........

  蓝忘机提灯的手情不自禁越收越紧,骨节发白。眼前这个人是来找谁的,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他面无表情道:“回去!别再来了!”

  魏无羡把天子笑挂到树枝上,道:“好吧,既然如此........”突然,她整个人扑到了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被抱了个满怀,感觉到胸前柔软的触感,整个身体顿时僵了,还没反应过来,二人便一起向院内栽倒,摔得那叫一个眼冒金星。

  魏无羡压着蓝忘机不让他起身,四肢紧紧缠住,柔软的胸紧压着蓝忘机的胸膛,没自觉身下的人已是浑身僵硬,继续哭丧着小脸,委屈道:“蓝湛,我一个姑娘家,这大半夜的,你忍心让我一个人漂泊在外吗?”

  她本来就性格大方,开朗活泼,小时候跟江澄和一群莲花坞的小伙伴们野惯了,经常勾肩搭背,上山打山鸡,下水摘莲蓬,此时抱着蓝忘机,也没觉得有什么。

  蓝忘机眼中有轻微血丝浮现,还好天太黑看不清。他一把推开魏无羡,退出几米开外。

  蓝忘机怒道:“你走!凭什么!”

  魏无羡被他推的一个踉跄,转着圈扑腾几下站稳了脚跟,歪头道:“什么凭什么?”

  魏无羡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刚才没细看,现在蓝忘机站在那里,模样竟有几分憔悴。他们几天前才见过面,那时候还没事儿,现在好端端的为什么这副模样?

  她刚想上前询问,蓝忘机没再与她搭话,转身就走,步伐极快,任凭魏无羡怎么叫他也不停。

———————————————————

  剧情森马的掌控不好呀,尽力了!

  写的有点匆忙,因为还要期末考试,考完试以后一定要认认真真的把之前都修改一遍qwq

  谢谢大家喜欢,可能没有想象中的好,总之还是先练练文笔啦。

  总算能写忘羡的戏份了!下章会有曦澄!

  嗯......一直在考虑怎么详略得当.........

  逻辑神马的可能没有考虑详细.........见谅!

评论(10)

热度(103)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