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7)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有私设

———————————————————

  天还未亮,还有些朦胧的灰白,院子里寂静无声,突然,一声巨响从屋里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床上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魏无羡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卷着被子,一个轱辘从地上弹了起来,虽然从床上摔了下来,可却好像十分兴奋,左右看看,轻声唤道:“蓝湛?!”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的蓝二哥哥来接她了,站在床边向自己伸出手,笑的很温柔,语气也很温柔,总之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破晓时分的白光照进来,显得有些苍凉外,什么都没有。

  “是梦啊.......”魏无羡有些失落,勾起的嘴角慢慢落下,眸子微阖,像个小婴儿一样抱着膝盖蜷缩在床边,满脑子都是蓝湛那张俊美的脸庞。

  魏无羡烦躁的抓了几把乱糟糟的头发,把被子扔回床上,倒回床上睁着眼睛发呆,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那个白色的身影。

  魏无羡心里好笑,以前都是她缠着蓝湛,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弄的人家暗生情愫,苦苦压制感情,她却笨的丝毫没有发觉。现在可好,变成蓝湛缠着她了,甩都甩不掉,搞的她心烦意乱,再这样下去迟早思念成疾,彻夜难眠的,搞不好还会疯掉。

  “蓝湛啊蓝湛,我怎么就这么想你呢!”魏无羡在床上打了个滚,无意间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嫌弃的吐了吐舌头。

  昨天晚上睡觉没脱衣服,还在外面折腾那么久,再加上这屋里有点暖和,出了点汗有点味儿,也该洗洗澡了,反正现在时间也早,温晁那大色鬼应该还没起床,趁现在赶紧洗洗去。

  这个屋子格局不错,采光也好,大屋小屋加起来总共也有三四间。魏无羡拐了两个弯,推了两扇门以后,终于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一个木桶,是新的,上面没什么灰,应该是有人清洗过了,可问题是没有热水也洗不了,只能出去打水了。

  谁知她刚推开门,就看见两名侍女笔直的站在石阶下,听到开门声,都转过身向她行礼。

  “哎,用不着用不着。”魏无羡吓了一跳,有点怀疑这两个人在这守了一晚,可以仔细一看,又不像是昨天晚上的那两个人,年龄小了点,应该是换人了。这轮流看守的架势,倒是莫名亲切,就像以前虞夫人让她罚跪的时候,守在一旁盯着她的金珠银珠一样。

  左边较矮的女孩看起来不过一十有五,唯唯诺诺,抓着衣角有些紧张,不敢抬头,而且她身上的艳阳烈焰纹品级很低,甚至比普通门生还要低一个品级,这如火般的红色火苗在她身上竟有种平静的错觉。魏无羡猜,这应该是个家奴之女,最近才升为了门生,想必受到的待遇不怎么好,被挑选出来看着她。

  比起旁边那个看起来年龄稍大,眉目间闪着精光的女孩,魏无羡还是更喜欢这种娇滴滴,傻乎乎的类型。

  女孩还低着头,忽然听见头顶上有个好听的声音道:“请问,热水去哪里打?”

  这句话明显是冲着她说的,女孩紧张的有些发颤,声音软绵绵的道:“魏姑娘,是要.......沐........沐浴吗,我马上去打.......”

  魏无羡看着这个说句话都能紧张的小女孩,眉头微蹙,这个含羞的性子........在哪儿都是会受欺负的啊,更别说是在温家这种声高名望,傲慢自大之人众多的地方了。

  果然,魏无羡仔细一看,那红色的衣袂下隐藏着的芊芊玉指,几道红色的划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醒目,不难想象平日里过的是什么受人欺负的日子。

  见她不语,小女孩的头垂的更低了,旁边的女孩反应极快,方才还一副讨好的模样,转瞬间一双杏目怒睁,扬起手就要打她,呵道:“你怎么还不快去?!想让魏姑娘久等吗!”

  这一巴掌眼看就要落下,却在中途被人拦住了,那女孩一愣,抬头去看,魏无羡正抓着她的手臂,淡然道:“你去。”她向来最讨厌这种以小欺大,欺软怕硬之人,既然现在见到了,那就不能能坐视不理。

  “我......”这个打人女孩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有点蒙,旁边的小女孩本来闭着眼睛准备挨打,看见现在这情况也有些蒙,抬起头来有些诧异的看着魏无羡,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抓着衣角搓来搓去。

  魏无羡放开她,重复道:“让你去,你没听清啊,想让我久等?”

  那女孩一脸不可思议,转而立即干笑两声,有些尴尬,皮笑肉不笑,赔礼道:“不敢不敢,我这就去打水。”说着转身就走,回头瞪了一眼那个小女孩,消失在石拱门外。

  魏无羡满意的笑了笑,走下石阶,看着矮自己半头的小女孩,心里越发喜欢的紧,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一惊,咬着下唇,抬起头,看见了一张面带真诚的微笑,而且十分精致小巧的美丽脸庞,微微睁大了眼睛,又很快低下头,柔声道:“魏姑娘......我......我叫.......柔柔........”

  “柔柔啊.......好名字!”魏无羡在心里念叨了两遍,记在心里。她这个人,向来都是自来熟,也有个毛病,自己明明是个女孩却喜欢调戏人家其他小姑娘。以前就经常女扮男装在大街上晃悠,魏无羡能言善语,幽默风趣,吸引了不少仙子们的目光。

  每次和江澄一起出门溜达,仙子们都被魏无羡吸走了,徒留江澄和其他真正的男孩在原地愤慨老天的不公。

  后来,江澄终于是忍不住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魏无羡,你就浪吧!要是哪家的仙子看上了你!我看你是娶还是嫁!”

  现在想想,这完全不是个问题嘛!因为她已经有了蓝二哥哥了!当然是嫁了,不过要是让她娶了蓝湛的话,也并非不是不可以啊!

  当初在姑苏求学时,她也是女扮男装进去的,一想起后来蓝湛发现她是女生时候的表情,那张向来波澜不惊的俊美脸庞,仿若雷劈般的震惊,她就忍不住想笑!

  但是转念一想,蓝湛喜欢上她的时候,会不会还不知道她是女孩子呢?如果是真的是这样,蓝湛发现自己成断袖的表情那岂不是........会更精彩吗!

  “噗........”魏无羡抖了抖肩膀,强忍下心中快爆炸的笑意,围着小女孩转了两圈,老毛病又犯了,调笑道:“柔柔,把头抬起来,你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哦对了,我叫魏无羡,大名魏婴!嘿嘿,柔柔,你全名叫什么呀。”

  柔柔眨眨眼,小心翼翼的抬起头道:“苏小柔.......”

  魏无羡点点头,怪不得待遇不好,原来还是个外姓弟子,不如问她几个问题,点到为止,估计她也不会告诉温晁。

  魏无羡笑眯眯道:“柔柔呀,真是个好名字,很适合你,柔情似水。”

  苏小柔红了脸,道:“过.....过奖了,魏姑娘才是......很好看呢!”

  魏无羡道:“哈哈哈哈哈。”

  东扯西扯了一会儿,苏小柔也放松了许多,魏无羡会聊天,会找话题,特别是和女生。

  扯了半天闲话,也该问正事儿了,魏无羡低声道:“柔柔,你们温家人把人抓回来之后,一般关在哪里呢。”

  柔柔眨眨眼,歪头想了一会儿,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院子北方,低声道:“在那边,有一座铃角楼,上面挂着好多铃铛,楼顶上面立着一个太阳标志,唔.......被挡住了,但是站在房顶上也许可以看到。”

  魏无羡眼睛一亮,道:“离这里有多远?”

  柔柔道:“有一段距离的,魏姐姐这里离温公子的住处很近,自然离那种地方很远,这里很安静,风景也很好,不像那边守卫森严,好吓人的。”

  魏无羡在心里把温家十八辈祖宗都骂了一遍,把她安排在这里,行动起来十分不便,说不定出去走一圈就能和温晁碰上,而且她对这人生地不熟,那里又是温家关押犯人的重地,守卫森严,她一个人,就算是勉强硬闯了进去,也救不了温情他们。

  柔柔看着她,悄声道:“魏姐姐,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也?”魏无羡回过神,惊讶道:“是呀,难道你也........”


  话音未落,那个打人的女孩已经回来了,身后跟了几个门生,一人提一个木桶,走到柔柔面前都露出了明显的不屑与蔑视。柔柔往魏无羡身后躲了躲,魏无羡也很自觉的隔开她们的目光,道:“进去吧。”

  最后一个人从房间里出去,魏无羡本来想拉着柔柔去屋里坐坐,转身一看,柔柔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只剩下刚才打人的女孩和另一个女孩守在门口。魏无羡心道:还是不要刻意找她了吧,免得让旁人起疑。”

  魏无羡从衣柜里找了一通,挑了一件蓝色的裙子。水温正好,魏无羡插好门闩,把衣服搭在屏风上,迈进了木桶。一入水,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泡在热水里可以很好的冲散疲倦,上次沐浴还是和蓝湛一起的,后来........反正洗完之后更累了。

  想到这,魏无羡脸上爬上粉红,半张脸都埋在水里,都说人只要闲下来就容易乱想,魏无羡缩了缩身子,想起了两人第一次翻云覆雨就是在木桶里,想起那种奇妙的感觉,蓝湛陶醉的沉吟和那双柔情款款的浅色眸子........感觉周围的水温都上升了。

  泡了半个时辰,魏无羡穿好衣服,整理一番后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天已经亮了,这就意味着又要看见那张丑脸了,魏无羡心里一抖,沉思片刻,忽然眼睛一亮。

  温晁不是喜欢美人吗,那她就把自己画成丑女,恶心恶心他!一不做二不休,魏无羡抓起胭脂白粉就往脸上糊,涂了两个大腮红,整张脸惨白,吐出舌头就像个吊死鬼。

  照了照镜子,魏无羡满意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啃着昨天剩下的半个苹果,估摸着温晁也该来了,便坐在这里等。


  果不其然,苹果啃完,人也来了。两扇房门一弹开,温晁带着那张油腻腻的脸,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魏无羡心里唾弃,表面上笑的灿烂,真想用门夹他脑袋。

  于是温晁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他朝思暮想的魏美人不见了,屋子里只有一个脸似女鬼,涂着腮红,一边笑一边往下掉白粉,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可言,嘴里大口嚼着什么东西的.......驴子!没错,真的很像一只乱嚼着嘴皮子的驴子!

  温晁脸僵了僵,道:“你........”

  魏无羡哈哈一笑,道:“哎呀,你来了啊哈哈哈哈。”

  温晁退了一步,惊悚道:“你是阿羡?!”

  魏无羡笑的腼腆,大口嚼着最后一块苹果,把核随手一丢,抖着腿,口齿不清道:“似哦,似哦,不然嘞?嘿嘿嘿嘿。”

  她这个样子好比一个疯子,若不是干净的衣服和整齐的头发,温晁恐怕真的认不出来魏无羡,直接一剑刺过去了。

  魏无羡看有效果,得寸进尺的卷起衣袖,一副卖菜大汉的模样,“呸”的吐了一口唾沫,温晁看得目瞪口呆,魏无羡满意的很,笑道:“怎么样啊温公子,我美吗?”

  温晁估计是忍不下去了,但还是好言好语道:“美美美,阿羡,你还是把脸洗了吧。”

  魏无羡语气欢快,道:“我就不。”

  温晁笑道:“阿羡,咱们有言在先,你听我的话,我保他们平安无事,不然........”

  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暗暗握紧拳头,却还是微微一笑,去把脸洗干净了,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温晁眼睛一亮,凑到她身边,道:“阿羡,还是这样的你最好看!真想看看阿羡穿上嫁衣的样子啊。”

  魏无羡心道:“哦,想想就好。”

  手腕突然被人抓住,魏无羡一抬头,温晁已经拉着她出了房门,道:“走,我带你出去转转。”

  居然拿那只脏爪子抓本姑娘的手腕,本姑娘刚洗过澡好吗!指不定那只脏手刚碰过哪里呢!魏无羡敢怒不敢言,任由他拉着往前走,但还是庆幸他没直接牵自己的手。

  这里路过的门生不多,毕竟是温晁的住所,他人也不敢随意走动,生怕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温晁住在这附近,温逐流是温若寒派来保护他的,肯定也住在附近,这次可真是入了虎穴啊。

  魏无羡心不在焉地走着,温晁一路上嘴皮子就没停过,说的大概内容也就是温家怎么厉害,蓝家怎么不好,他自己怎么厉害,蓝曦臣有什么秘密和缺点,魏无羡有多漂亮,自己对魏无羡的情深等。

  魏无羡听着好笑,既然是秘密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那些缺点听起来却是准确无比,正符合温晁自己。

  温晁带着魏无羡遛了好多地方,但都没走太远,魏无羡趁他不注意跳上一个高树,像四周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太阳标志庄严肃穆的立在高楼之上,温情他们就关在那里!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轻举妄动,至少有她在,他们现在应该很安全。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另一个院子里,温晁把她拉到一个秋千前,温柔道:“阿羡,这是我的院子,这个秋千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来,你坐上去,我推你。”

  魏无羡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心里默默想:这位大兄弟,一晚上不见你撒谎的水平仍然是没什么长进啊,这秋千上虽然没灰尘但是看磨损程度没有一年也有半年了吧?当我是傻的么!

  她完全可以想象的到,温晁也曾经这样哄过无数女人,王灵娇也曾经坐在上面过,两人你侬我侬,甜甜蜜蜜的,现在轮到魏无羡了.......她是真心不想玩。

  为了不惹恼温晁,魏无羡道:“这都是小孩子玩的了,我都成年了,不想玩。”

  温晁坚持要她上去,两人僵持不下,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犹豫半天,道:“要不这样吧,你上去,我推你怎么样?”


  温家有个院子。

  院子里有个秋千,正嘎吱嘎吱的晃着。

  温晁握着绳子前后荡着,嘴角随着上下晃动而抽搐着。

  讲真,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没被一个女孩子推着玩过秋千!

  温晁道:“阿,阿羡,我不玩了,你放我下来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

  魏无羡正推着起劲,每推一下都特别用力,恨不得把他直接扔出九天之外,直接摔死才好。温晁被拍的五脏六腑都疼,但看魏无羡推得这么开心,不忍心打扰美人,硬是挺住了。

  魏无羡当然不能把他拍死,发泄够了,就把他放了下来。温晁没站稳,直接一个踉跄趴地上了,魏无羡惊讶道:“哎呀,温公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说着就要去扶温晁,可一个黑影闪进院子,魏无羡一看,温逐流已经把温晁扶了起来,一脸淡漠的看着她。

  魏无羡笑了笑,故作委屈道:“温公子对不起啊,看来今天咱们是玩不成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温晁虽然不甘心,可是后背火辣辣的疼,咬着牙也不好说什么,看到魏无羡这副模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连忙道:“不怪你不怪你,那我让人送你回去,明天再去找你。”

  魏无羡点点头,跟着两个门生回去了,默默记下了今天走过的所有路,在一张纸上画了下来,偷偷藏好。

  她下手很重,温晁第二天果然没来找她,好不容易有一天的空闲时间,魏无羡装作若无其事的遛着弯,往铃角楼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小心翼翼,躲着温家门生,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她才走到。躲在假山后面一看,果然和柔柔说的一样,守卫森严,她一个人绝对闯不进去。

  两队温家门生,四列八行位一组,围着铃角楼巡逻,全方位监察无死角。魏无羡在这一块躲躲藏藏了一天,腿都蹲麻了,到了晚上,另一阵脚步声从远处走来,魏无羡立即去看,心路顿时明朗起来,换岗这件事儿,就是明摆着要给人钻空子的啊。

———————————————————

  好久没更新啦_(:з」∠)_


评论(5)

热度(82)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