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澄澄背课文

*恶搞向,忘羡,曦澄向
*纯属娱乐小脑洞,不可认真
*只是写着玩玩而已_(:з」∠)_

*接上篇http://wuaiqiling1314.lofter.com/post/1e4cfaeb_e4c40bb(羡羡背课文)
———————————————————
江澄是魏无羡的青梅竹马。
也是他的高中同学。
同样也是他的同桌。
也是个理科生。
虽然他的记性没魏无羡那么差。
但是他就是懒得背那些奇奇怪怪的句子。
又绕嘴,又无聊,他又不想当个诗人。
但是没办法,语文老师是个迂腐严厉的老古板。
比起抄书抄到手软然后记住,他更宁愿乖乖的抱着书死记硬背。
周五老古板留了背杜甫诗三首的作业。
他看着魏无羡抱着语文书坐在椅子上发呆,翻了个白眼。
一看就没再背,装装样子而已,他要是能背下来一首,自己就去吃屎!
谁知不一会儿,魏无羡就颠颠儿跑了过来。
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把书扔给自己。
说第一首背下来了,要背给我听。
开!什!么!玩!笑!我嗤之以鼻。
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十分不屑的把书放在腿上。
瞥了他一眼,道:“放。”
“有屁快放”听起来不太文明。“放”不仅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且还可以显得自己比较有个性,比较有格调。
嗯,我果然很机智!
魏无羡竖起了中指,说了个F开头的英文单词,然后开始“放”。
..........
我的天!这不可能?!excuse me?!
我内心懵逼且震惊,表面冷静与沉着。
刚才有谁说吃屎嘛,没有吧。
魏无羡笑眯眯的问,怎么样。
我呵呵哒的道,还凑合,这次背的挺快啊。
魏无羡道,那当然,我有诀窍。
我道,说来听听。
...........
于是听他讲完第一首诗的诀窍之后。
我十分温柔的对他抱以老拳。
然后十分和善的把他从楼上轻轻掀了下去。
坐在床上沉思片刻,突然觉得脑补这种方法确实不错。
值得一试!
于是我打开了语文书P38页,杜甫诗三首。
Two—咏怀古迹(其三)
开始脑补。
...........
【裙衫万喝赴惊扪/群山万壑赴荆门】
一天,江澄出门夜猎,一群穿着裙衫的仙子们簇拥在他身后。
江澄一箭命中猎物,英姿飒爽。
仙子们喝彩声汹涌澎湃,都赴往他身边。
带着三分惊讶七分崇拜的情感,去拉扯他。(扪:摸)

【声长名飞尚犹存/生长明妃尚有村】
仙子们太崇拜江澄了,这一箭下去,他的名声又长了。
江澄这个名字飞一般的传遍大江南北。
仙子们喝彩声还在继续,不曾减小。

【一曲姿态连朔没/一去紫台连朔漠】
莲花坞内,江澄随着蓝曦臣的箫声跳了一支舞。
姿态优美,摄人魂魄。
连朔月都淹没在他的英姿之中了。

【独留情种想黄荤/独留青冢向黄昏】
江澄转身迈着大长腿蹦回了屋里。
独留痴情人,蓝曦臣在发呆。
脑子里想的都是些.......的东西。

【画图省时春风面/画图省识春风面】
蓝曦臣画了一张图,上面的人是江澄。
是曾经十五岁那年,江澄美丽的面容(春风面),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省:曾经)

【涣赔恐跪夜月昏/环佩空归夜月魂】
蓝曦臣把画拿给江澄看。
江澄生气了,觉得他画的不好看。
蓝涣连忙赔罪,恐怕他让自己罚跪。
怕自己这一跪就是大半夜,月亮都昏昏欲睡了。

【千载琵琶作胡语/千载琵琶作胡语】
蓝曦臣为了哄江澄高兴,讲了一个故事。
《春山恨》!
隔壁,有一个女的,抱着一把一千年的琵琶。
在那弹唱一堆不可描述的曲子。

【愤鸣怨恨曲中伦/分明怨恨曲中论】
曲子里的两个主角,其中小受,沈清秋。
不喜欢这个曲子,在心里气愤的愤鸣。
怨恨作曲的人。
小攻,洛冰河,把他压在身下。
竹舍外飘来悠扬悦耳的琵琶声。
竹舍内,两个人在曲子中......不可描述~

“嗯.......”
江澄满足一笑。
果然,这个方法不错!
而且.......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嘛!
话说魏无羡那个家伙摔死了没?
..........
此时,半空中的魏无羡,抱着胳膊。
头冲下,脚朝上,打了一个喷嚏。
揉揉鼻子,等着落地。
来找江澄的蓝曦臣在路上打了个喷嚏。
隔壁的沈清秋和洛冰河,很有默契的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奇怪道:这怎么还不落地/怎么感觉又有人在说我/一定是隔壁的魏无羡又损我了。

———————————————————
渣反乱入。
这是一只来自高一狗的怨念。




评论(26)

热度(80)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