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9)

*性状梗,忘(男)羡(女)
*主忘羡,曦澄
*身份有改动,ooc
*蓝启仁逼婚魏婴蓝曦晨,二哥哥心灰意冷,江澄八脸懵逼
———————————————————
  二人一路有说有笑,蓝曦臣推门进入寒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江澄像虾米一样蜷缩在他的床上,紧紧的抱着他的被子,显然已是一副熟睡的模样。
蓝曦臣定了定神,喉结上下动了动。
  魏无羡也收敛气息,撅了撅小红嘴,不满的小声道:“嘿,他倒是睡的香,本姑娘也奔波了一天,又累又困,蓝湛那个家伙还对我这么冷淡,真是岂有此理。”
  蓝曦臣不忍心打扰床上人的美梦,给江澄拿了条新被子轻轻盖上,转头轻声笑道:“忘机可能误会了什么,在耍小孩子脾气呢,阿羡不必在意,过几天就好了。”
魏无羡道:“误会?我这几天没有招惹他呀。”
  蓝曦臣笑而不语。
  寒室只有两张床,蓝曦臣把魏无羡安置在另一张床上,自己去打地铺了。
  寒室,三人熟睡进入梦乡;静室,一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一大早,魏无羡就被一阵嘈杂声和脚步声吵醒了。奇也怪哉,云深不知处可是禁止大声喧哗,禁止疾行的。
  江澄和蓝曦晨都不在,魏无羡穿好衣服起身,推开房门向外望去,只见几抹红色的身影向这边奔来。
  魏无羡骤然瞪大了眼睛——炎阳烈焰袍!
  一名温家门生看见魏无羡,立即大喊道:“找到了!在这里!”
  另一人眼一亮,道:“快!快去通报!”
  魏无羡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寒室已被重重包围,王灵娇扭着身子走出,看到魏无羡先是狠狠一瞪,随即又换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
  王灵娇娇柔尖锐道:“哎哟!快来看看啊!我当这是谁,原来是云梦江氏的三小姐呐!这披头散发的样子莫不是刚刚起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间应该是蓝大公子的卧室吧!难不成......你们这是在私会?”
  魏无羡怎么也没料到这一出,半响无语,目光一转,只见蓝启仁神情严肃,黑着一张脸走来了,身后跟着同样严肃的蓝曦晨,江澄还有.........红着眼眶的蓝忘机?
  魏无羡心道完了,这次是真的惹祸了........
  还没等她开口,蓝启仁气的眉毛竖起,怒发冲冠,怒喝道:“魏婴!这是怎么回事!”
  蓝启仁刚起床便听见山门外的动静,匆忙去查看,结果就见山门外站满了温家人,至少有三百余人,心道不妙。

  只见一个陌生的女子站了出来,一口咬定魏无羡就在云深不知处,非要把人搜出来不可。
  她是名女子,蓝家的门生不好上手拖拽,拦不住她,再加人她带的人手众多,蓝曦晨等人赶到之后随是拦下了大多,但也有漏网之鱼,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情形。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蓝启仁本以为是无稽之谈,可现在亲眼所见,魏无羡披头散发的站在寒室门口,他瞬间认定了自家大侄子和魏婴关系,果真与外界传言如出一辙。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魏无羡手指不可察觉的蜷缩起来,想了半天竟是想不出一个说辞。
  江澄站了出来,对着蓝启仁行了个礼,恭敬道:“蓝先生,我与魏婴不请自来,本是想邀请蓝家的二位公子一同夜猎,绝无他意。外界的传言也是假的,魏婴她并非心悦蓝公子,二人也并非私会。昨日来的晚了,蓝公子好心好意让我们留宿寒室,谁知却闹了这么大的一个误会,还请蓝先生谅解。”
  蓝曦晨也行礼附和道:“正如晚吟所述。”
  蓝忘机在一旁默不作声,微阖眸子。
  听了一番说辞,王灵娇媚笑几声,挑眉道:“那温公子在莲花坞看到的本子,算是怎么回事?估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再说了,当时在莲花坞,云梦三小姐已经亲口承认,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谁知道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呢?”
  魏无羡听不下去了,这贱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明知道当时在寒室的除了她和蓝曦晨,还有江澄,却故意省略。
  魏无羡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灵娇怒目圆睁,反问道:“我什么意思?你这贱人勾引完蓝公子,还要去勾引温公子,不知廉耻!”她骂完,随即又眯起眼睛,装作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魏姑娘,你与蓝公子........是否早已提前圆房了呢?哎,还没成亲便圆了房,这话传出去可不太好啊。”
  魏无羡像是要气炸了,骂道:“鬼才会去勾引那个姓温的孙子!!!!”
  一语毕,众人俱是怔然。蓝忘机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没动过分毫,他脚下的一颗石子被毫无声息碾碎,握着避尘的手指仿佛要将其折断,骨节发白。一脸的冷若寒霜,终于被蓝启仁说出的话语震的粉碎。
  蓝启仁听着王灵娇的一番话早已脸色发白,蓝家最重礼数,男女私会偷情这种事儿发生在未来的家主身上,简直是不可理喻!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蓝启仁皱眉道:“都住口!既然二人有这番心意,那我明日就去云梦商量这桩的婚事,定个良辰吉日成婚。这件事到此为止,擅闯云深不知处可以不计较了,还请速速撤离,不送。”

  成婚?!

  众人一片哗然。

  魏无羡等人已经目瞪口呆了,王灵娇被魏无羡讽刺成了“鬼”,虽然很想教训她,但目的达到了,没人能跟她抢温公子了,况且.........
  她是背着温晁来的,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哼”了一声,神情骄傲,带着一群人撤出了云深不知处。
  一群人都散走了,蓝忘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只剩下魏婴,江澄和蓝曦臣,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都是一脸不知所措。
  魏无羡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道:“江澄,曦臣哥,说不定蓝老......先生只是为了赶走温家人才说的那种话,不会真的去云梦的。”
  蓝曦臣也有些头疼道:“我会去和叔父解释清楚的。”
江澄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怎么也料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蓝曦臣给魏婴和江澄安排了房间。三人各怀心事的度过了一夜,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清晨,有门生来报。


  蓝家二公子蓝忘机———失踪了。


———————————————————
  节奏和逻辑有些乱,米娜桑请凑合看一下吧(。 ́︿ ̀。)
这篇文比较长,可能会和裹脚布一样长,中间会有其他几人陆续出场,身份有变动。
  昨天晚上码了一篇晓薛的文,本来想BE的,但是不忍心虐洋洋呀,最后还是HE了,甜甜更健康_(:з」∠)_(见上一篇,地狱)


评论(28)

热度(105)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