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蓝家都是大笨蛋》上

*ooc

*校园小日常

*不造有木有h

—————————————————————

  姑苏大学,大二,有一个叫魏无羡的家伙喜欢一个叫蓝湛的美少年,天天跟踪人家,没事儿就去撩一撩,奈何蓝湛根本不搭理他那个茬,当然他一直都是暗恋,至于为什么不表白,魏婴觉得,先建设好感情基础最重要。

  用江澄的话来形容他们就是,你们现在的关系就如同诸葛亮的大招和一个残血,一看见你,就恨不得用笔直笔直的激光线把你炸死,你就是那个残血。

  魏婴对此看的宽,无所谓,身披复活甲,炸一次复活一次,爬起来继续追。

 然而今天的魏婴还是没有追到蓝湛,魏婴趴在床上闷闷不乐。

  江澄戳戳他:“哎,别忧郁了,人家看不上你很正常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个死gay啊。”

  魏婴笑了笑,回赠道:“你说的真有道理!不过要我说咱们学校谁最直,非蓝大学长不可,不知道是哪条弯成咸鱼的人想把人家掰弯,还是洗洗睡吧,万一在梦里成功了呢。”

  江澄一个枕头丢过去:“放你个白日惊天大响屁,老子那不叫弯,叫突然其来的心动,而且只对蓝曦臣一个人,你懂个屁。”

  魏婴道:“有什么用,喜欢你去表白啊,说白了还不是一条狗,都没有追求爱情的勇气!看看我对我家蓝湛的一片深情,那可真是天地可鉴日月为证!爱他就追他,实际行动懂不?”

  江澄不屑道:“还有脸说我,你确定不是烦人家?”

  魏婴道:“怂包,我的爱你是不会理解的。”

  江澄道:“咸鱼,说的跟我想理解一样。”

  魏婴:“切。”

  江澄:“哼。”

  互怼了半天,其实两人嘴上不说,心里清楚得很,不敢表白的原因只有一个,怕被拒绝。

  上午语文课,上课的老师是全校公认的催眠大师“蓝启仁”,是校长,是蓝氏双璧的叔父,也是魏婴和江澄追爱路途中的一大阻碍,毕竟是老古板,听外号就很那什么,家里两颗上好的大白菜如果被拱了,他肯定是第一个蹦出来把两头猪踢飞的那个。

  说来也有趣,当初大一的时候,魏无羡和江澄互相坦白有暗恋的人,在宿舍里商量好同时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当两个人同时说出“蓝”这个字的时候,瞬间安静了,蓝这个姓氏并不常见,学校里的女生根本没有姓这个的,只有蓝家的两颗大白菜和老古板姓蓝,总不可能是老古板,两人都眯了眯眼,幸好最后知道了一个是蓝大一个是蓝二,两人十分友好的握了握爪,据中途回来的聂怀桑透露,那天他刚推门进宿舍,不知何来一股火药味儿。

  “咳。”蓝启仁一声严厉的咳嗽,底下呼呼大睡的一大片瞬间清醒了八九分。

  “打开书十三页,今天讲的是……”

  魏婴撑着下巴,百般聊赖的翻着书,把书页弄得哗哗作响,不出意料的得到了右边人一个不满的眼神。

  啊,他看我了他看我了!魏婴心里偷偷笑着,面上不动声色,扭头盯着右边那个认真听讲的俊美侧脸发呆,过了一会儿,那人似是终于被他盯的受不了了,微微转头,低声道:“认真听讲。”

  魏婴道:“我在听啊。”

  蓝湛道:“把头转过去。”

  魏婴撇撇嘴,嘴角一勾:“为什么啊,我这样又没碍着你什么,倒是二哥哥你,不好好听课反而来跟我搭话了,是不是喜欢……和我聊天啊?”

  蓝湛愣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道“胡闹”,转过头去认真听讲不再理他了。

  魏婴看他耳尖爬上的一摸粉红,心里喜欢的不行,突然把头凑过去,吓了蓝湛一跳。

  “干什么!”蓝湛警惕道。

  魏婴想都没想就答“干我!!!”

  他太兴奋,说的太大声,整个课堂死一般的沉寂,一秒后全班瞬间开始爆笑,江澄捂着脸不想看他,一声粉笔被硬生生掰断的响声过后,魏婴很自觉的站了起来,蓝启仁怒道“魏婴!你给我出去!”

  下课后魏婴被蓝启仁叫去办公室好一顿数落,出来时候还欠了一份检讨,江澄在门口等他半天了,看他出来,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哥,敢当着蓝启仁的面让他侄子干你,这勇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古第一人,佩服佩服。”

  魏婴连忙作揖道:“哪里哪里,自家老弟教的好。”

  江澄翻了个白眼,揍了他一拳,“别胡扯了,在外面都听到蓝启仁的咆哮了,先说好,这次检讨我是不会帮你写的。”

  魏婴耸耸肩,道:“百度一下,全都解决。”

  二人正往回走,迎面走来一位穿着白衣衬衫的男子,左手抱着一个文件夹,看见魏婴和江澄,朝二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曦臣哥!”魏无羡大声招手道。

  江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跟着魏无羡走了过去。

  其实魏无羡和江澄并不是大学才认识的蓝家兄弟俩,江家和蓝家都是有名的名门家族,而且是邻居,两家的别墅就隔了一条鹅卵石小路,魏婴六岁时刚被江枫眠抱回江家,差不多七岁的时候才认识蓝忘机,江澄认识蓝曦臣的时间更早。

  不知道江澄何时动的春心,魏无羡对蓝忘机是一见如故,再见倾心,七岁就喜欢上了隔壁家白净的小古板,天天跑去敲隔壁的门,可惜蓝家家家规严格,蓝启仁对两个侄子期望颇高,严加管教,所以根本没什么时间出来玩,直到上了大学才稍微放了放手。

  其实以蓝氏双璧的成绩可以上外地更好的大学,家里打算让他们出国留学,可兄弟俩坚持要留在本地上大学,蓝启仁也只好点头同意了。

  蓝曦臣摸了摸魏无羡的头,笑道:“又惹叔父生气了?这次是什么原因?”

  见魏婴要张嘴,江澄一个箭步冲上去捂着他的嘴拉向一边,顺便打掉他脑袋上修长白皙的手指,抬头道:“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说了混话。”

  蓝曦臣没有追问,又轻轻揉了揉江澄的头,并且不拿下来了,微笑道“阿澄也长高了。”

  江澄红了脸跳到一旁,“干……干什么!别拿我当小孩子了!”

  一转头,看见一个神似蓝曦臣的人向这边走来,不像蓝曦臣的如沐春风,那人神色冷峻,眸色极浅,魏无羡眼睛一亮,挥着手就跑了过去:“忘机兄啊!”

  他那架势太猛烈,好像要扑过去吃掉蓝忘机一样,蓝忘机依旧面无表情,站住不动,魏无羡整个人扑到蓝忘机身上,他也只是轻轻推开,道:“不要胡闹。”

  魏无羡一看这欲拒还迎的架势,蹬鼻子上脸的拿腿去蹭蓝忘机,江澄咬牙切齿道:“妈的死gay!”

  他碰了碰蓝曦臣,道:“看见那家伙没,看见你弟弟就跟看见了残血塞的,恨不得黏人身上去打。”

  江澄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指望蓝曦臣会听懂,毕竟像他这样的大好青年一定不会吸农药这种“毁我青春,害我钱财”的游戏。

  蓝曦臣好像习惯了一样,嘴角噙着一抹浅笑,道:“我倒是觉得,阿羡像钟馗,喜欢抢忘机的蓝之类的,也不失为一种想引人注目的方式吧。”

  江澄一脸惊悚:“你也吸毒?!”

  蓝曦臣笑着点点头。

  江澄挑眉道:“你什么段位?”

  蓝曦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江澄本想嘚瑟一把,结果一抬头,“荣耀王者”四个大字清楚的印在屏幕上,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再看,那四个字依旧纹丝不动。

  “………”江澄默默把手机装回口袋里。

  吃过中午饭,魏无羡和江澄回了宿舍,聂怀桑正在打游戏,看见魏无羡回来了,一手摘下耳机,一手还在飞速敲打着键盘,道:“魏兄啊,有你的邮件!”

  魏无羡吃饱喝足就往床上一瘫,道:“哦,谁的啊。”

  江澄坐在床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肚子:“刚吃完就躺下,也不怕中年发福!”

  “噗!”魏无羡卒。

  聂怀桑退出游戏点开邮件道:“一封是江叔叔的,说让你好好听老师的话,还有一封是……魏兄,好像是封表白信啊!”

  “表白信?谁写给本公子的!”魏无羡瞬间满血复活,江澄也来了兴趣,三个人凑到电脑前把信读了一遍,内容如下。

  【魏学长,我叫小伞儿,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我一直躲在角落里默默注视着你,看着你在球场上的英姿飒爽,看着你那么阳光那么朝气蓬勃,我想说,我仰慕前辈好久了,一直不敢和你当面表白……但是魏前辈你真的好帅!但脸并不是重点,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的男生,也许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你不知所措,但请不要拒绝我!绝对没有别人比我更喜欢你了!可以…可以和我交往,做我男朋友吗?那个……明天,我在学校后的小花坛等你,么么哒~~~”】

  “……”

  “……”

  “……”

  看着结尾这三个销魂的波浪线,三人不知作何感想。

  聂怀桑精神焕发道:“魏兄,看样子是个很可爱的女生啊,要不要去见一面?”

  不是蓝湛,魏无羡一下子没了光彩,扭了扭又摔回床上,懒洋洋道:“不了,怀桑,帮我回一下江叔叔,态度好点,顺便把那个女生帮我拒绝了,本公子可是有喜欢的人了,绝无二心。”

  江澄摸了摸下巴,琢磨道:“先别拒绝啊,万一是个大美女呢,这岂不是亏大了,还是先去见上一面的好。”

  魏无羡竖起三根手指发誓:“本公子一生只爱一人,绝不脚踏两只船。”

  “你想得美。”江澄撇了他一眼,打开电脑戴上耳机“你想踏蓝湛那条船,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让你踏。”

  魏无羡一个枕头飞了过去。

  转天的早课老师管的松,魏无羡宿舍的三人统统赖床翘课,昨天通宵打游戏,现在要集体补觉了。

  三人正和周公下棋正嗨,“咚咚咚”的敲门声响却响个不停。

  聂怀桑悠悠转醒,呢喃道:“有……有人敲门……”

  江澄把被子拉过头顶,眉头微蹙:“谁啊,一大早的……魏无羡,开门去……”

  魏无羡一脸祥和的裹紧他的小被子,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一概不知,江澄伸手拽了拽他的头发,魏无羡咂咂嘴拍开,转个身继续睡。

  敲门声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江澄被烦的不行,怒道:“怀桑开门去!不然把你霸爹的装备全卖了!”

  “不!”聂怀桑哀嚎着下了床,慢腾腾的走去开门,睡眼惺忪:“谁啊……”

  看清来人后,睡意全无。

  “蓝二公子?!你你你……你怎么来了!”聂怀桑瞪大了眼睛,连忙去拍江澄和魏无羡。

  “什么?蓝湛来了?!”魏无羡一个鲤鱼打滚窜了起来,看到真的是蓝忘机以后有些惊讶,睡意也去了几分,打趣道:“哟,真是稀客,蓝二公子怎有空光临小舍呀?”

  蓝忘机走进门,环绕了一圈散发着臭味儿的垃圾场,突然脚下一软,驻足低头一看,一只绣着小白兔的袜子安静的躺在地上,散发着奇香。

  蓝忘机:“……”

  江澄穿着衣服瞪了一眼魏无羡,咬牙道:“魏无羡的!”

  蓝忘机并无嫌弃之色,转头看向魏无羡,道:“为何不去早课。”

  魏无羡打了个哈切,道:“这不是起晚了吗。”

  蓝忘机冷漠道:“叔父让我来找你们。”

  三人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烈日炎炎下,三个少年在操场上汗流浃背,蓝忘机站在树下的阴凉处看着,记录每人跑的圈数。

  魏无羡跑的头昏脑涨,浑身湿透,又热又累又渴,肠子都悔青了,老天不开眼,早课老师临时有事,所以换成了蓝启仁的课,一点名就露馅了,要是换成别的老师其他同学还能帮着应付一下,命苦。

  于是三人就被罚绕操场跑五圈,蓝忘机监督。

  聂怀桑跑到一半就不行了,边喘边颠,差点晕倒,申请剩下一半留着下次跑,双腿抖着就回宿舍了。

  姑苏大学占地面积大,操场也大,五圈下来,魏无羡和江澄躺在草地上半死不活,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迷糊间,魏无羡感觉一个可怕的大力将他拽了起来,双腿发软就势往前倚,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睁眼一看农X山泉,抬头一看蓝二哥哥。

  蓝忘机任由他倚在自己怀里,不在意他一身的汗,轻轻扶着他道:“刚跑完不要坐下。”

  “是是……”魏无羡有气无力道,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蓝湛还是很关心他的,拧开矿泉水刚喝了一口就被一只手截住。

  蓝忘机道:“先润嗓。”

  魏无羡刚想说什么胡话,感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蓝湛!”魏无羡惊道。

  “我送你回宿舍。”蓝忘机面不改色的往回走。

  惊喜来的太突然,魏无羡还没反应过来,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都到这一步了,魏无羡本来脸皮也不薄,很快就适应了,伸手搂住蓝忘机的脖子。

  “那就谢谢了,二哥哥。”

  “你不必对我说谢谢。”

  望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身影,江澄撑着一条腿坐在操场上,呵呵冷笑几声。

  “你们他妈拿老子当空气是吧?!!!”


  中午吃饭,聂怀桑说有点头晕,就留在宿舍里休息了,魏无羡和江澄去食堂吃饭,江澄还因为魏无羡见色忘友生气,魏无羡正想着怎么狡辩,突然电话响了。

  屏幕上显示“怀桑小妹”四个字,魏无羡插上耳机,一边自己带上,一边递给江澄,聂怀桑的声音悠悠从耳机里传来,语言含糊不清,声音还特别小,二人听了半天没听懂。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哥,哥给你报仇去。”魏无羡咬着筷子问。

  “魏兄,我对不起你……”聂怀桑小声道。

  魏无羡挑起一边眉:“对不起我啥?你不会又把我王者掉青铜了吧!”

  “比那还严重……”

  江澄插嘴道:“你倒是说什么事儿。”

  电话那边的聂怀桑似是吸了口气,突然语速快如疾风道:“魏兄啊你不是让我帮你回信吗我刚才突然想起来就帮你回了可是脑袋一抽眼睛一花手一抖就把回信的内容搞反了!”他大口喘了几下继续道:“我把给江叔叔的回信写成了「对不起,不存在的」,把那封表白信回成了「好呀好呀,知道啦」总之魏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电话挂了,正举着碗喝汤的江澄突然喷了,捂着嘴笑的快背过气去了。

  魏无羡撑着脑袋,心里叫苦不迭,怀桑啊怀桑,好兄弟,真坑!

  事到如今,魏无羡只能自力更生,亲自出面去解释清楚,万一人家小女生在大太阳下等了他一中午就不好了,叫江澄先回去收拾一顿聂怀桑,魏无羡从食堂出来,迎面就撞上了站在食堂门口的蓝忘机。

  “哟,蓝湛!”魏无羡笑着叫他。

  蓝忘机一身白色衬衣牛仔裤,抱胸倚靠着树干,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声音转头看向他,魏无羡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站着干嘛,等谁呢?”

  “一起去小卖部吗?”蓝忘机突然道。

  “啊……”蓝忘机眼睛看向一旁,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却足够魏无羡张大嘴了,这可是蓝忘机第一次主动邀请他,虽然只是去小卖部,虽然很感动很想去,但很不巧,今天不行,他得赶紧去拒绝那个女生。

  魏无羡挠挠头,道:“抱歉啊蓝湛,我一会儿有事儿,下次我一定和你去,怎么样?”

  蓝忘机没什么神色变化,只道了一句:“无妨。”便转身走了。

  第一次邀请别人就被拒绝,估计蓝忘机心里肯定不好受,明天我再去找他好了,顺便试探试探他。

  魏无羡本来是这么打算的,谁知到了明天就是另一番场景了。


  教学楼门口。

  “啊!你听说了吗!咱们学校的帅哥魏无羡有女朋友了!”一群女生围在一起聊的火热。

  一个卷发女生道:“真的假的啊,那女生长什么样,不会又是谁造谣吧?”

  一个棕发女生道:“是真的,还有截图呢!”

  “啊!原来是发邮件表白啊,连回信都有,是哪个讨厌鬼勾引姐姐看上的人的?”

  “今天早上我还看见他们走在一起呢!”

  “哎你们看!他们来了!”

  远处走来一高一矮两人,正是魏无羡和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女生一直掩嘴和魏无羡有说有笑,魏无羡笑起来如阳光灿烂,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快步走着。

  “啊,那不是大一的小伞吗,就她?”

  一个女生不屑道:“什么小伞,听名字就像个小三儿,不要脸。”

  “真想把那个女生拉开啊!”

  魏无羡边听着小伞儿温柔的嗓音边听着周围人的诽谤,脚底生风,心里咆哮:“你们倒是别光说不做啊!倒是给我拉开啊喂!”

  直到宿舍门口,魏无羡才摸了一把汗,小伞儿依依不舍的跟他招手,似乎很想跟上去,魏无羡保持微笑和她告别,待人走了以后笑容终于崩裂了,捂着胸口痛苦的撞墙。

  刚打开宿舍门,江澄就冲了过来,怒道:“魏无羡!你个骗子!你不是说要拒绝那个女的吗!你这样对得起蓝忘机吗?!”

  聂怀桑从他背后探出头,道:“魏兄,现代社会不允许一夫多妻的。”

  一阵激烈的炮轰,魏无羡双手举白旗,无奈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本来是拒绝她了!谁成想……”

  魏无羡叹气道:“我本来是去拒绝她的,谁成想说到一半那女生居然哭了,我就劝,结果她就坐地上了,我就扶她啊,好说歹说,说我有喜欢的人了,那女生估计也知道没希望了,就提了个要求。”

  江澄和聂怀桑同时问:“什么要求?”

  魏无羡耸耸肩:“要我陪她一星期,一星期以后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她也会不缠着我,也会和大家解释清楚。”

  江澄道:“怎么陪?你就这么答应了?”

  魏无羡道:“能不答应吗,当时那架势,再不答应就要撞树了,别人肯定以为我把她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魏无羡想着去找蓝忘机,昨天拒绝了他怪不好意思的,走到楼梯口,余光看见角落的垃圾桶里安静的躺着一盒巧克力,上面没有垃圾,而且看样子还没拆封,并且包装很精致,一看就是要送人的,走近一看,上面还插着一张小纸片。

  「魏婴」两个字端正有力,字迹十分眼熟。

  “给我的?”那为什么躺在垃圾桶里,魏无羡没想太多,把卡片装在口袋里,顺便捞出来可怜的巧克力盒,抖一抖还是满的,把巧克力放回宿舍,魏无羡哼着小曲儿就下楼了。

  —————————————————————

  突然诈尸!

  

评论(41)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