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羡羡追夫记》(三)

http://wuaiqiling1314.lofter.com/post/1e4cfaeb_f17aea3

第二章链接

———————————————————

  五百年前,世人眼中的夷陵老祖,叱咤风云,猖狂自傲,视情爱如鸿毛,何等逍遥快活。

  五百年后,世人眼中的夷陵老祖,早就死了几百年了,魂儿估计都散没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现在却只和人家大腿一样高,正坐在云深不知处的草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哗哗往下流。

  小孩的泪腺发达,小魏婴本就控制不住,再加上念了五百年的心上人竟然把自己忘了,一想到这,两条眼泪更是汹涌而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往地上一坐,一边哭一边偷瞄,等着蓝忘机来哄他。

  蓝忘机被他吓了一跳,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僵在原地,走也不是,伸手也不是,神情严肃,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办。

  小辈们离得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一看刚捡回去的“小五百”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全都一脸迷茫,又看见不知所措的含光君,立马跑过去帮忙。

  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这条规矩一直罗列在家规中,但社会变了,蓝家也不似从前那般严格苛刻了,就算是老古板蓝启仁也变了。只要不是太过明目张胆或者出格的,被他看见顶多是瞪一眼或者训斥几句。

  “抄家规”这项活动依然盛行,只不过现代社会都呼吁关爱儿童坚强压力,经过蓝曦臣的多次劝说,蓝启仁终于动摇了,决定实施“放轻松”政策,所以每次抄写的内容也就大大减少了,这让蓝家小辈们全体感恩戴德。

  金凌轻轻拍拍小魏婴的肩,放轻声音道:“你哭什么啊。”

  蓝景仪接道:“难道是扎心了?”

  蓝思追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语气略带责备道:“景仪,先生说了,不要沉迷于手机和网络语言。”

  蓝景仪挠挠头,道:“思追,时代不同了嘛,人要学会与时俱进。”

  小魏婴一边听着那群小辈讲他听不懂的东西,一遍内心感慨万千:真是天道轮回啊,没想到我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居然也有被小孩哄的一天。

  他偷偷看向蓝忘机,后者正微蹙眉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在别人眼里冷漠的神情,到了小魏婴的眼里却变了味道,这眼神看的他春心荡漾,忍不住从地上蹦起来,拖着两条汹涌的眼泪就冲蓝忘机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此景似曾相识,小魏婴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前,他也是带过一个小孩的,也是爱抱别人大腿,如果活下来的话,应该也有这群小辈这么大了吧。

  蓝忘机:“........”

  “嘶.......”小辈们同时倒吸一口气,这位含光君,虽然年龄上跟他们差不多,但是性格却冷冰冰的,少言少语,连笑一下都没有。

  其实有一件事他们一直很奇怪,含光君明明才十八岁,还不到取称号的年龄,同龄的小辈都没有,却只有含光君一个人有。还有含光君的身份是宗主的亲弟弟,可这十几年来一直未曾露面,直到有一天,宗主从外带回一人,正是含光君,而且宗主不许任何人对外张扬这件事,哪怕是泄露一个字,都要把家规从头至尾抄一百遍。

  怕含光君不喜欢小孩子,蓝思追连忙想把小“五百”拉开,却被蓝忘机一个眼神阻止了。

  小魏婴仰起脸,佯装委屈道:“要抱抱!”

  蓝忘机:“你.......先起来。”

  小魏婴如他所愿,从他腿上爬了下来。

  蓝忘机微微俯身,一手搂过肩膀,一手环住膝弯,十分轻松的将小魏婴抱了起来,几乎没用什么力气,怀里的人太轻了,简直像一片羽毛一样。

  小魏婴往蓝忘机身上一窝,小脸蛋蹭蹭蓝忘机白皙的侧脸,感觉到那人僵硬的身体,微微一笑,唇瓣轻轻贴了上去,在那人浅粉的柔软上印上自己的印记。

  “你!”蓝忘机睁大了眼睛,手一松差点把小魏婴摔下去,小魏婴早有预料的勾住他的脖子,嘿嘿在他耳边呼气,眉眼餍足的弯起。

  “啊啊啊——!唔唔.......”蓝景仪惊呆了,大叫起来。

  蓝思追及时的捂住他的嘴,道:“含光君,我们还有功课要做,先......先走了.......”

  金凌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半天才缓过神来,道:“是.....是啊,先告退了,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话音未落,一群小辈一溜烟的跑走了,院子里瞬间只剩下蓝忘机和小魏婴二人,蓝忘机想把小魏婴从自己身上抱下来,无奈后者厚着脸皮怎么也不撒手。

  院外缓缓走来几名白衣修士,为首那人留着山羊须,眉眼中略显老成,紧随其后的那位青年,嘴角噙着浅笑,眉眼微弯,几人都系着一条一指宽的云纹抹额,极为美观,前两个人看见蓝忘机怀中的小魏婴,皆是一怔。

  蓝忘机注意到了来人,抱着小魏婴微微颔首,道:“叔父,兄长。”

  蓝曦臣微微一笑,道:“不想忘机竟也喜欢孩童,平日里倒是没发现呢。”

  蓝忘机刚想开口说什么,小魏婴又往他怀里钻了钻,把脸埋在他胸前,不肯抬起,怕是认生了。

  蓝启仁看着他怀里的小孩,问道:“忘机,这孩子?”

  蓝忘机道:“他受伤了,思追把他带回来疗伤。”

  蓝启仁点点头,绕到蓝忘机身后去看小孩儿的脸,可小魏婴就是不抬头,打死都不抬头。

  小魏婴心里一阵不安:蓝启仁也许没见过他小时候的样子,但曦臣哥就不一定了.......蓝氏双璧,他最先遇到的是曦臣哥,而且就是在这个年龄段,直到后来才遇见了蓝忘机,如果被认出来说不定会被.......被.......”

  突然感觉身体腾空,双脚一落地,才反应过来蓝忘机趁他走神的时候把他抱了下来。

  这下脸被看光了,再去遮也来不及了,小魏婴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蓝曦臣的表情,后者依旧微笑,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可能是隔的时间太久,已经记不得他小时候的模样了吧。

  蓝启仁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这个孩子和那个人很像,尤其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浑身难受,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不愿再去想那些,蓝启仁简单的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蓝曦臣弯下腰伸出一指,点了一下小魏婴的鼻头,施施而去。

  又只剩他们两个人了,蓝忘机站在原地不说话,小魏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腆着脸凑了过去,道:“二哥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蓝忘机低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小魏婴坚持道:“蓝湛,能再见到你真好!我本来想着,如果你醒不来的话,那我也和你一起一直睡下去好了,睡到天荒地老,海枯石川,不过还好,嘿嘿。”

  这话不像是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再加上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蓝忘机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小魏婴突然兴奋道:“我是你男人!夫君!”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快步离去。

  小魏婴倒着两条小短腿不停的追:“蓝湛!蓝湛!二哥哥!我不该胡说八道,是我不好,你别走呀!等等我!”


  日子过的十分舒坦,小魏婴借着伤未痊愈还需调养的借口赖在了云深不知处,一边修养一边刷新世界观,真是怠慢。

  他觉得自己老了,老的不行了,这个江湖发展的太快了,一下子还真适应不来。

  小时候在云深不知处求学,大半夜的翻墙出去买饭买酒,还要跑大老远,而且提着盒子和酒坛十分不方便,现在可好。

  小魏婴戳了戳手机屏幕,一个电话人家就能给你送货上门,但有一点还是没变的,云深不知处禁酒,及时藏在盒子里,安检门也会查出来的,所以翻墙这个传统自始至终一直存在着。

  好玩的是,云深不知处新加的一条家规,禁垃圾食品,一开始看到这条还以为蓝启仁老糊涂了,连垃圾也要禁,后来才知道有种东西叫“麦当劳”和“肯德基”,虽然是“垃圾”但真的很好吃啊!

  小魏婴把金凌送他的新手机轻轻放到一旁,抓起汉堡狠狠的咬了一大口:好吃!

  正怕被人发现偷吃呢,蓝忘机就突然推门进来了,冷眼看着他,小魏婴嘿嘿一笑,道:“二哥哥,你吃不?”

  蓝忘机冷冷道:“云深不知处禁垃圾食品。”

  小魏婴又咬了一口,道:“哎呦~二哥哥别那么严厉嘛,人家还只是个宝宝。”

  蓝忘机上前夺过他手中的汉堡,严肃道:“小孩,更不应该吃,不健康。”

  美味的汉堡没了,小魏婴有些舍不得,撒娇道:“二哥哥,不能浪费食物呀,而且这是花钱买的,再说了人家送外卖的小哥也很不容易的,好像姓温什么的,你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呀,还给我吧。” 

  蓝忘机冷眼旁观,道:“你有钱?”

  小魏婴诚实道:“.......没钱!”

  蓝忘机问道:“谁的钱?哪儿来的?”

  小魏婴诚恳道:“你的!偷的!”

  蓝忘机点点头,道:“那便是了。”说罢搜刮了床上所有的垃圾食品包括零食,走了出去。

  小魏婴内心:“二哥哥你以前很宠我的!”

  虽然不甘心,但是没办法,自家媳妇是要哄着的。

  小魏婴往床上一瘫,轻轻拿起手机,点亮屏幕,上面是蓝忘机的睡颜,他的房间就在静室隔壁,他偷偷拍了很多蓝忘机的照片。

  一开始还不太会用,经过金凌等低头族小辈的细心教导后,也是运用自如了,他本来就很聪明。

  点开电话,小魏婴又拨通了早上的那个电话,备注是“肯德基小嫩肉”。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电话拨通后,一个温柔的青年声音从电话里响起。

  小魏婴看过他的工作牌,依稀记得那人姓温,于是道:“喂,温先生吗?”

———————————————————

  这个更新是不是时隔太久了..........

评论(6)

热度(93)

  1. 曲终人不散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