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羡羡追夫记》(二)

  总结一下上一章:上一世,羡羡杀了忘机,蓝启仁从此对羡羡厌恨至极,羡羡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后来因为一次受伤严重,羡羡沉睡了五百年,后苏醒,因为虚弱,变成了八岁小孩的模样,刚出山洞出来就遇到了蓝家小辈。

———————————————————

  小魏婴乖乖的趴在蓝思追背上,一动不动的装睡,就算是自我休眠调整了五百年,身体还是感觉虚弱无力,没想到的是,身体居然发生了逆生长。

  五百年对于普通人来说漫长久远,这时间足够让世间万物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这座荒山周围的景色,已经和他的记忆里的景色大有不同了。

  还有一些,是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像是路边带着两个轮子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没见过的房屋,很高,还有上面挂着的大框子,里面关着人,手舞足蹈。

  这一路上,他回想了很多事情。

  其实这些少年里,他最关注的就是那个金家的小孩,好像叫金凌,他对那个孩子没印象,是他关注那个孩子的原因之一。

  他上辈子是江家养子,排行第二,上面有一个师姐,下面有一个师弟,后来师姐和仇家的儿子结婚了,听说是生了一个儿子,但到最后他也未曾见上一面。

  既然是金凌是金家的小辈,还是他没印象的,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师姐和金子轩的孩子,尤其是刚才说话的语气,眉眼间透出的骄傲,和金讨厌真是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师姐的样子。

  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以这样的形式,这也太巧了!可惜没见到外甥小时候的样子。

  小魏婴有些遗憾,转念一想,过了这么长时间,或许师弟也娶妻生子了,不知道外界现在如何,等过段时间就回莲花去看看吧。

  他正神游,忽然叫蓝景仪的小辈飞到思追身边,凑到他身边,见他醒了,就高兴道:“哎,你们看他醒了!哎,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小魏婴愣了愣,心里骂着你才小孩呢,脸上笑眯眯道:“我叫魏五百。”

  “五百.......”蓝思追汗颜。

  身后一个小声音嘟嘟道:“哇,这名字......好土鳖啊。”

  “........”魏无羡:我可听见了!

  他当然不可能把真名告诉他们,随便扯一个糊弄一下就好,反正无所谓,不怕被认出来,连蓝湛都没见过他八岁时候的样子,更何况这几个小萝卜头呢。

  金凌似乎很想和小魏婴说话,奈何蓝景仪一直挡着碍事,让他没发靠近,一个脸黑把蓝景仪拉开,迫不及待的凑过去道:“那个.......五百,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还了受伤,你爹娘呢?”

  “魏五百”摆出一副孩童可怜的神情道:“我没有爹娘,是个孤儿,不小心从山上跌落,受了伤.......”至于寒冰洞的问题忽略不答。

  一看金凌又欲张口,就知道他想问冰碴子的问题,小魏婴干脆两眼一翻,继续装睡。

  金凌大叫道:“他又晕过去了!蓝思追,是不是你背的不舒服啊!”

  蓝思追“哎”了一声,顺其自然的脱口而出:“我不好.......金凌别生气啊,等我调整一下姿势。”


  姑苏蓝氏,彩衣镇。

  小魏婴居高临下的向下看,没想到,寒冰洞居然离姑苏这么近,没多长时间就到了,当初他怎么没发现呢。

  来来往往的人群涌动,在他的视角如同蚂蚁一般渺小密集,这种感觉,就像五百年前的魏无羡看世间万物的视角一般,所有东西在他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自从有神血相助,他修为暴涨,仅凭一笛纵横天下,纵使天下高手如云,也奈何不了他分毫,在当时就是神坛上的最强者,被千人唾弃,万人痛恨,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浑浑噩噩的,只为了一个达成目的。

  或许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他早已久远成了传说。

  这么一想也挺爽的啊!小魏婴嘿嘿傻笑起来,他也算是个资历高深的长者了,不错!

  不过现在这幅模样可不能让别人认出来,不是脸面的问题,是他得罪了太多人,被认出来估计分分钟死一百次,现在还是静观其变,恢复修为的好。

  趴在蓝思追背上,小魏婴看着周围有些眼熟的山路和一旁的规训石,心脏止不住的跳动加速,五百年了,终于能再见面了.......蓝忘机!

  刚到山门,小魏婴看着一个冒着蓝光的小亮点愣了,这啥,这嘛,这啥玩意。

  旁边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小辈们好像在上面刷了什么东西,“滴—滴—”几声过后,从两侧划过一束蓝光,这才进去。

  一群小辈正讨论到谁的房间里去,小魏婴看着周围的景色,果然和外面一样,变化很大,但和彩衣镇一样,还保持着以前的建筑风格,不像外面有些楼,那么高。

  活动一下腿,已经缓过来了,小魏婴拍拍蓝思追的肩膀,想叫小鬼,想了想又不合适,于是道:“思追哥哥,放我下来吧。”

  蓝思追犹豫道:“你的腿......”

  小魏婴笑道:“没事儿,已经好啦!”

  蓝思追想了想才把他放下来,小魏婴在地上晃了一下,立刻站稳。


  院子里桃花开的很美,花瓣悄悄飘到小魏婴的耳边,闻到清香,小魏婴侧收而望,这一地的花瓣之上,是一颗生的高大的桃花树,花瓣大多都是从那里飘落下的,他不由得迈开脚步,向那边走去。

  蓝景仪冲他道:“五百,别乱跑啊!”他顿了顿,忽然发现了什么东西,道:“哎,那是.......含光君!”

  含光君。

  这三个字像一滴水敲下,惊动了魏无羡的心,他猛的转身,只见花枝遮掩下的阴影走出一抹白色的身影,止步于他的面前,极浅的眸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魏无羡,还是如同当年一样容貌和神情。

  魏无羡有些恍惚,抬头仰视着蓝忘机,一动不动,只有眸子里的光晕颤颤煽动,现在的蓝忘机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稚气未脱,真的是他,他回来了,魏无羡不禁勾起嘴角。

  此情此景,就像五百年前一样,两人在桃花树下相对而立,驻足片刻,先开口的是魏无羡。

  世人只知含光对夷陵用情至深,却不知夷陵对含光爱之深沉。

  魏无羡笑了笑,正打算开口,却听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你......是谁。”

  魏无羡怔了怔,心头一酸,低头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笑的十分灿烂,道:“你好啊,我叫魏无羡。”

  蓝忘机点点头,面无表情道:“蓝忘机。”

  “咔”这是魏无羡心碎的声音。

  等等!这什么反应!蓝湛啊,你见到我不应该很激动兴奋的吗!你这是什么回答啊!

  魏无羡从云端一下子跌落谷底,方才飘忽不定的心也砸到了地上,但是看着蓝忘机转向蓝家小辈们的视线,他不得不承认一个很严重的事实。

  蓝湛——失忆了!

  记忆连同着对他的感情一并消失了!

  “苍天呐———!”魏无羡双膝跪地抱头痛哭。

  蓝忘机低头看他,魏无羡眨眨眼也看着他,有些心动,却听他毫无感情道出一语:“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魏无羡:“.........”

———————————————————

  这是一个五百年前和五百年后的故事,设定是五百年对于这些世家们生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人就不一样了,五百年很长。

  羡羡带着记忆苏醒,汪叽失忆并且变成了十七岁少年。

  于是,羡羡开始了追夫的历程。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