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羡羡追夫记》(一)

  *高龄设定,五百年,对于每个人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羡羡追失忆的湛湛
  *ooc归我,忘羡向,新文希望大家喜欢
  *有的情节涉及到《狐妖小红娘》的东西,不过不多(剧情需要)
  *小白,文笔不好请见谅
  ———————————————————
  ——五百年前
  “魏婴,我心悦你.......”
  这是蓝忘机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愈发感觉虚脱无力,昏昏沉沉间看见心上人呆傻的神情,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嘴角,不是笑,是自嘲,明知道那人不可能喜欢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魏无羡傻傻的看着怀里的人,看着那双极浅的眸子失去光彩,欲阖不阖,或是对人世还有什么留念与不舍,或是不甘心。
  魏无羡张了张嘴,死死咬住下唇,肩膀微微耸动,身后是一片兵荒马乱,汹涌澎湃的彩色家服在冷风中烈烈翻飞。
  外界的一切嘈杂都与世隔绝了,魏无羡抱着蓝忘机安静的诡异。
  死亡一般的沉寂。
  温宁挡在他们面前,方要出手,一丝寒气突然顺着脊背窜遍全身,直接深入骨髓。
  他猛的回头,只见魏无羡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身上没有伤,力量强的令人发指,绕过温宁,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些义愤填膺的虚名侠客,淹没于血海之中。
  那日百家围剿乱葬岗,宣告失败。
  姑苏蓝氏二公子身陨,夷陵老祖失踪。
  ———————————————————
  五百年前,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指着面前浑身浴血的黑衣人,高声怒斥,手指连带着沙哑的嗓音都有些发颤,眉目间透露出绝望与疲惫。
  “魏婴!滚!滚出去!”
  “亏得忘机对你......对你那般!你居然为了一己之私,杀了他.......你.........”
  魏无羡眸子无光,眼神呆滞,只是紧紧攥着那条被鲜血染红了的云纹抹额,一步一磕绊的走出了云深不知处。
  ———————————————————
【当你真正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无论要付出多少的代价,无论前路如何坎坷曲折,无论这份感情是否能得到回应。
你都会觉得这是值得的,并且无怨无悔,可惜这份感情我明白的太晚,我想回应时,他已经听不见了。
我叫魏无羡,五百年前,我爱上了一个人,因他痴狂。
五百年前,他因我而死,我为他入眠。
五百年后,他回来了,却忘了一切。
五百年后,我从梦中醒来,还带着这份刻骨铭心的记忆。】
                                             ——夷陵老祖·魏无羡

  ……………

  五百年后,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指着面前那个嬉皮笑脸的人,怒目圆睁,气的山羊胡子吹的翻起,眉目间透露出愤怒和震惊。
  “魏婴!怎么又是你?!”
  魏无羡歪身躲过凌空飞来的书本,笑道:“是啊是啊,蓝先生!我又来啦!”
  他本是偷偷溜进来找蓝湛的,谁成想没走几步就被蓝启仁抓了个现行,直接拖到了书房。
  十八岁的魏无羡还是上一世的容貌,一身黑衣依旧,却不似五百年前的戾气缠身,冷峻无情,反倒像是当年那未经世事的十八岁少年一般,目色清澈,笑意盈盈。
  岁月里他很很干净,比水淡,比酒清。
  蓝启仁举起一本书又欲扔出,魏无羡连忙摆手:“蓝先生,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别打脸,五百年没见,不能一见面就动手打人啊!”
  蓝启仁气极怒极,呵斥道:“五百年了!你怎还有脸回来!”
  魏无羡笑了笑,道:“因为我爱他。”
  蓝启仁手中一滞,半响无奈的摇摇头,山羊胡子无力的垂下,伸出一指,按着眉心,道:“你怎样才肯放过忘机,他魂魄共散,本不可重生,许是上天不忍,忘机才能回来,但却失去了记忆。他能重生已是不易,这一世已经没有神血了,对你再没用处,你也莫要纠缠于他,莫要逆天而行了。”
  五百年前,蓝忘机误食了神草,周身经脉血液重洗,其血有大增修为,灵丹妙药的奇特功效,世人虎视眈眈。据古书记载:“人在血在,人死血移,杀人者,取其血液,百病皆除,境界飞升;持血者,失其血液,灵力枯竭,魂飞魄散。”
  夷陵老祖嗜血无情,凶狠残忍,因抵不过众家讨伐,不惜亲手杀死少时同窗,蓝家二公子,提升修为,他本就是天纵奇才,加上神血护体,从此天下再无敌手。
  这也是五百年前那次围剿失败的原因。
可不知为何,多年之后,夷陵老祖失踪了,没有任何征兆的人间蒸发了。
  就像当年一样,没有任何征兆,夷陵老祖重生归来。
不同的是,他对蓝忘机的态度与上一世截然不同,像是变了一个人,上一世的避之不及,到了这一世却成了纠缠不休。
  上一世,蓝启仁与蓝曦臣知晓蓝忘机对魏无羡的心意,虽有劝阻,但后者一意孤行,跟在魏无羡身后,蓝忘机付出的太多,回报却是死在心上人的手中。
自此,蓝启仁恨魏无羡至极,蓝曦臣没说什么,他一直把魏无羡当弟弟,经常挂在口头上,可自那之后便也不怎么提了。
  魏无羡面容严肃,认真道:“蓝先生,魏某自知有罪,但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待他,娶他回家,不会再让他受半点伤了。”
  又是一本书飞来。
  蓝启仁怒道:“滚!!!”

  被扔出云深不知处的魏无羡一脸委屈,可身体也终于是到极限了,身体一阵疼痛,转眼间,刚才还站着一个少年的地方只剩下一堆衣服了。
  衣服堆上耸动起一个小包,这个小包极快的窜到树后,折腾一番后,一双属于孩童的小手捡起扔在地上的几件衣物,从树后走出。
  那个小孩看起来只有七八岁,五官却像极了魏无羡,小孩拨了拨垂在前面的发丝,撇了撇嘴巴。
  灵力不足,十八岁的模样维持不了太久。
  “早知道当初就不那么冲动了........”八岁的小魏婴懊恼的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高而密的兰草道:“出来吧。”
  一个黑影掠过,魏无羡费劲的抬起头,手中的衣物被接了过去,那人小声道:“公子........你又矮了。”
  “这是什么话!”小魏婴面上佯怒,稚嫩的嗓音道:“我这叫返老还童,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那人道:“公子,你也不老呀。”
  小魏婴无奈扶额:“行吧,温宁你赢了。”
  穿着小衣服的小魏婴水灵灵的,贼可爱,全然不见昔日夷陵老祖的身影,以至于一开始见到温情和温宁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相信小魏婴就是他们一直在等的魏无羡。
  对于睡了五百年这件事,魏无羡醒来后一直引以为傲,说自己这个记录恐怕是无法打破了,不去报个吉尼斯世界纪录简直是可惜了。
  虽然现在各大世家还保持着五百年前的古代建筑风格,但毕竟时间跨度太长,时代不同了,十年变化都很大,更何况五百年,所以不奇怪为什么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前会有安检设备,上山的石阶两侧为何会有裹着灯泡的灯笼以及齐刷刷低头刷着微博的蓝家小辈。
  简单来说,就像是古代与现代结合化的江湖。
  五百年,对于修仙世家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讲,已是久远而不可追忆的历史。
  温宁拉着小魏婴躲到一旁,乖巧的蹲在一旁,道:“公子,咱们还是先回乱葬岗吧,这人太多了,当心仇家,你现在还被各路高手悬赏着呢。”
  小魏婴点点头,感叹道:“五百年了,他们对我还真是执着啊。”
  温宁喉结上下动了动,缩头道:“那可不嘛,公子你上辈子得罪了多少人又不是不知道,数都数不过来,你现在这个样子,被他们发现的话要死翘翘了。”
小魏婴斜睨他一眼,又自顾自叹气道:“怕个屁,现在最严重的问题不是这个,重要的是他不记得我了,哎.......”
  温宁问道:“扎心了公子?”
  魏无羡“呵呵”两声,后者很完美的挨了一记手刃。

  要说起来魏无羡是如何遇到蓝忘机的,这还得从他刚睡醒说起。
  五百年前,魏无羡重伤,不得不休眠调养,他让温宁把他的身体放到一个比较冷的地方,谁成想那小子居然把他放到了一座荒山常年冰雪覆盖的山洞内。
  那可是魏无羡当年偶然发现的天然寒冰洞,冷极寒极,普通人进去不出一会儿就能冻成冰雕。
  沉睡时有法阵护体不怕,但法阵只能维持到他苏醒,可想而知,苏醒后的魏无羡,没有灵力,没有法阵保护,身体衰弱,缩退成八岁孩童的模样,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刚醒过来差点被活活冻死。
  最后他是拖着被冻的僵硬成冰的下半身拼了老命爬出来的。
  然而不知是天意还是其他什么,小魏婴爬着爬着不小心滚下了山,一路上磕磕碰碰,滚到了山脚下,就遇见了夜猎路过的蓝家小辈和金凌。
  “思追!前面好像有人!”其中一个少年大声喊道。
  几人闻声望去,走近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小男孩脸朝下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太大,松松垮垮,向一像摊布将他压在下面,衣服上还有零零碎碎的冰碴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看起来十分可怜。
  金凌有些磕巴,指着小魏婴道:“蓝思追,他还......还活着吗.......”
  蓝思追早已蹲下身去探小魏婴鼻息,把脉,半响,微蹙的眉毛舒展开,呼了口气,道:“活着呢,并无大碍,都是些皮外伤。”
  几人终于松了一口气,金凌喊道:“快把他背起来,蓝思追你小心点,笨手笨脚的。”
  蓝景仪不满道:“我说大小姐,你能不能别老支唤思追啊,他又不是你什么人,有本事你自己来,话说.......”不等金凌发怒,他又道:“话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他指了指一旁花团锦簇的桃树,“现在是春天,哪儿来的冰呢?”
  其中一个小辈道:“也许这小不点想去冰柜里凉快凉快,不小心被冻住了呗。”
  小魏婴:“........”冰柜是啥?
  小魏婴乖乖的趴在蓝思追背上,偷窥着这几个少年,每人至少有十五岁大小,一个兰陵金氏的,眉间染着一点朱砂,其余全是姑苏蓝氏的门生,带的都是云纹抹额,看来还是还是内族的。
  看来,缘分这种东西,果然还是有的啊。
  小魏婴勾了勾嘴角,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蓝家二公子,没想到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蓝家的小辈。
  蓝思追小心翼翼的背好小魏婴,那几个少年在一旁争论一番,最后决定先回距离比较近的云深不知处。
小魏婴心里一阵狂喜:算算时间,蓝湛他应该已经重生了,那我岂不是马上就能见到他了!蓝湛蓝湛蓝湛!我.....我来了!”
  越想心脏跳动越快,激动的眼泪汪汪,金凌无意间一瞥,正好看到小魏婴偷偷的在蓝思追衣服上蹭鼻涕,吓道:“蓝思追!你磨蹭什么,还不快走!小宝宝都难受哭了!”
  蓝思追温言道:“是.....是吗,那我们快走吧。”
  小魏婴:“........”宝宝.......?!
  ———————————————————
  新文一篇,请给个小心心吧_(:з」∠)_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所以犹豫要不要往下接着写........但是我尽量加油,希望大家喜欢吧!

评论(6)

热度(108)

  1. 曲终人不散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