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8)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家长上线,主角上线

———————————————————

  魏无羡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看了看门口,或许是昨天下手太重,也或许是温晁身体太差,估计现在还趴在床上,所以今天并没有人来骚扰她,清闲的很。

  不过也不是很清闲,她也不是在发呆,而是在思考。魏无羡从柜子里找了几张纸和笔,把想的事情在脑子里捋了一遍,又在纸上划拉了几笔。

  这个院子既然离着温晁住处不远,也许离温若寒住处也没多远,温家家主温若寒,惹不起。沾了点墨,纸上呈现出一个凶巴巴的小人,在这个小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嘴歪眼斜的小人和一个没有脸的小人。

  温若寒有两个儿子—温旭和温晁,温旭虽然没见过,但是另一个话........魏无羡在“嘴歪眼斜”上面圈了个圈,又在他旁边画了个咬着手帕和面无表情的小人,王灵娇和温逐流,想了想,在“温逐流”上打了个叉。

  温逐流忠心耿耿,想利用他几乎没可能,就不考虑了。

  不过凭着温晁现在对自己兴趣正浓,正好可以利用一下,至于温晁身边的王灵娇,可以肯定还在温晁身边呆着,那个色鬼肯定舍不得她,但肯定会比以前冷落了。那女的好不容易和温晁眉来眼去上了床,现在这样肯定不甘心,不如和她做个交易,让她帮自己逃跑,这样就没人能威胁到她了。

  至于温情他们还吃着牢饭呢,也不知道阿苑淘气没有,上次还看他蹲在树下祸害小蚂蚁,把人家辛苦搬到东西抢过来放回原处,玩的不亦乐乎,也许那里没有蚂蚁窝,但如果有耗子的话,说不定也能当个玩具玩玩。

  温情肯定靠谱,温宁的话.......

  魏无羡撑着下巴咬着笔杆,眼前莫名浮现出温宁蹲在墙角拿着饭勺挖地道的画面,嘴里还念念有词:“坚持就是......胜利......就是胜利.......”

  “噗。”魏无羡没忍住笑出声,笔杆差点戳嘴里。

  硬闯肯定不行,去求温晁肯定也不行,他也不是傻子。

  “这可如何是好。”魏无羡蹙着眉头,用笔杆敲敲头,冥思苦想一阵,忽然眼睛一亮。

  “对了,既然有罪,那就赎罪,将功补过,对温若寒有利益的人,他不会视而不见的。”

  至于怎么个将功赎罪法,她已经想到了,但是具体的方法,必须要见到温情才行。

  算了算六角楼巡逻门生换岗的时间,画了个地形简图,发现还是不太好潜入。

  点了个蜡烛,那纸放在火焰上烧完后,魏无羡打算出去透透气,台阶下依然站着两个人,不过没有柔柔。不像以往的清净,院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魏无羡抬头望去,只见门生来来往往的不知道在搬什么东西。

  她拍了拍台阶左边的门生,扬了扬下巴,问道:“今天倒是热闹,他们那是在作甚?”

  那女子显然有些乏了,被她拍的晃了一下,慌了神,立即恭恭敬敬的转过身,行了一礼,道:魏姑娘,明日是温公子的生辰,为了庆贺自然是需要一番布置,各大世家也会送来贺礼,所以难免比以往热闹一些。”

  魏无羡道:“是温旭还是温晁?”

  女子道:“是大公子。”

  魏无羡点点头,又道:“除了你们家主和温晁,还有谁去呢。”她笑了笑,指着自己道:“不知,我能否前去沾沾喜气啊?”

  那女子摇摇头,道:“以往都是宗主和一些大人物参加的,非温家内层人士,不得入内,品级不高者,亦是如此,更何况还是外家的人呢。”

  魏无羡道:“原来如此。”本来还想着蓝湛和江澄他们也许可以趁着庆生这个借口潜入这里,看来是想多了。

  在屋子里闷透了,魏无羡不想回去,想在院子里透透气,可这还站着两个大活人,在别人的视线下怎么也是不自在,于是她对着那二人道:“你们先去院外候着吧。”

  二人对视一眼,犹豫半响,向院外走去。

  魏无羡冲她们喊道:“没事别进来啊。”随后觉得不妥,又补充道:“有事儿也别进来。”

  那两个背影似乎同时踉跄了一下,又转过身行了一礼,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快速走了出去。

  就剩她一个人了,魏无羡伸了个懒腰,随手折了个桃花枝,坐在桌边,眸子微阖,像个思春的小姑娘一样轻轻捻下一片片花瓣,口中喃喃道:“蓝湛会来,蓝湛不会来,会来,不会来,会来.......”

  不知不觉间揪完了大半,魏无羡一拍脑门,忽然发现自己在干的事情有多幼稚。

  “我想什么呢,蓝湛当然会来救我的!”魏无羡扔掉花枝,站起身在院子里晃荡几圈,悠悠的晃到了院外,立即有两人上前阻拦。

  魏无羡抬了抬下巴,道:“我出去走走。”

  那人道:“温公子特意叮嘱过,魏姑娘不可走出这个院子。”

  魏无羡道:“要不你们和我一块遛遛去?”

  那人一板一眼的重复道:“魏姑娘不可走出这个院子。”

  魏无羡摆摆手,道:“好吧,不出就不出。”我明天晚上再出,反正你们也拦不住我。

  她又回到屋子里,坐在床上打坐,闭目养神。

  殊不知,另一边,江枫眠正坐温家大厅内,神情严肃,温若寒不耐烦的翘着桌面,座下除了云梦江氏江枫眠外,还有白雪观的两位道长,晓星尘和宋子琛,甚至连姑苏蓝氏的蓝启仁都来了。

  来人都是各家宗主或仙首,这阵势,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温家举办清谈会了。只是除了温若寒以外,其余人各个都是面容严肃,尤其是江枫眠与晓星尘,平日都是一副和蔼的笑脸,今日却不似平常那般温和了。

  来者不善。

  温若寒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干了什么好事,也知道他们来的目的,可他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而且之前儿子失踪这么长时间,回来的时候已是半死不活了,这笔账定要好好算算。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江枫眠来之有理,江家与白雪观交好,晓星尘是魏无羡的小师叔,来此也是合理,怪就怪在,来者有蓝启仁,蓝家与江家交情不能说浅,但也不深,能让蓝启仁不远万里亲自前来,不会只是来充个数的。

  温若寒挥挥手,门生立即会意,给每人上了一盏茶,他心里不屑,面上佯笑,明知故问道:“各位今日不请自来,有何贵干?”

  江枫眠沉声道:“此来寻人。”

  温若寒不解道:“何人?”

  江枫眠蹙眉道:“小女无羡。”

  “原来是令爱啊,怎么,她不在莲花坞吗?”温若寒皱眉沉思片刻,苦恼道:“江宗主,你是不是忙糊涂了,怎么找到我这来了,我这可没有你要找的人。”

  江家虽不如温家势大,但也是名门望族,温若寒语气里明显透着讽刺和不屑,江枫眠却依旧平静,但隐约间却带着一丝疲惫:“温宗主若不知,不妨去问问令郎—温晁。”

  魏无羡被抓走后,蓝忘机等人想到的第一个办法传信找人帮忙,他们自己在温家附近潜伏。多一个前辈多一份希望,于是他们发了三封信, 姑苏,云梦和白雪观,这三个地点距离岐山都有一段距离,然而送往三处的三封信却都成了废纸。

  因为,平日里最沉得住气的莫属蓝忘机,可他那天却一如反常,非要跑回去找到之前的那个传送法阵,回姑苏亲自找蓝启仁帮忙。

  这个法阵之前已经用了一次,而且两地间距离太远,现在只能传送一个人了,并且只能再用一次,回到姑苏后就只能御剑飞回了,这个法阵就废了。他们当时江澄当时不太理解,后来蓝曦臣告诉他,蓝忘机担心叔父不肯来,才亲自回去请他老人家,愣是拽着他没日没夜的玩命往岐山这边飞,差点飞散蓝启仁的那把老骨头,山羊须都被吹掉一大半。

  巧的是,当时江枫眠等人就在云深不知处,江枫眠是来找那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的,宋子琛和晓星尘是听了薛洋讲述完玄武洞的事情后,特意赶来看望魏无羡的,至于为什么来云深不知处,薛洋说话一向喜欢说的全面,所以洞底发生的事情他如实的全给抖出来了。

  一路上蓝忘机也给他们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但是没说自家兄长和自家娇妻他哥的事儿,也没说他和魏婴的事情,他怕叔父受不了打击,两眼一翻背过气,从剑上摔下去。

  温若寒正想着怎么圆话,蓝启仁突然道:“魏婴被令郎带走,此乃忘机与曦臣他们亲眼所见,绝无虚假。”

  蓝启仁德高望重,做事严谨,既然这么说,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温若寒皱了皱眉头,转头又看见宋子琛站起身,冷冷道:“温宗主,若是你肯交出阿羡,令郎伤星尘一事,在下可以既往不咎,如何。”

  宋子琛看了一眼晓星尘,后者点点头,温言道:“温宗主,江湖路,行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阿羡本就是江家之女,被带到这里也并非心甘情愿,令郎的做法着实有些不妥,若是阿羡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不但影响不好,我们做长辈的,也不会袖手旁观。”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温若寒干脆也不掩饰了,不答反问道:“人有没有我不知道,但他们伤我儿的事,就这么算了?”

  江枫眠看了他一眼,道:“令郎惹事在先,否则阿羡他们断不会无故伤人,还望温宗主好好管教他一番,免的日后再生祸端。”半响,补充道:“过几周怀桑生辰,请了阿羡去参加,若是阿羡没能去成,问起缘故,我们这边也不好交代。”

  这话明显说他教子无方,三个家族还不够,又蹦出来一个清河聂氏,四个实力不浅的家族同时施压,难免有些棘手,但在他眼里,也不是那么要紧。

  温若寒“啧”了一声,冲他们挥挥手,只不过这次不是上茶,而是赶人了:“行了,如果人找到了就给你送回去,这事儿就暂时这样,还有什么事儿回来再说,我还有事情处理,你们先走吧,送客!”

  温若寒下了逐客令,那他们也不好滞留,座下几人对视一眼,纷纷站起身。没见到女儿,江枫眠一直魂不守舍,没说话就往门外走;蓝启仁不想与这种人多说上一句话,但出于礼仪还是点了点头;宋子琛也扭头就走;只有晓星尘说了一句:“告辞。”

  温若寒点点头,道:“不送。”

  

  不夜天城外。

  三个小辈等的心急如焚,看见长辈们面色不善的走了出来,心一下子都凉了下来。

  蓝曦臣急忙问道:“叔父,怎么样?”

  蓝启仁摇摇头:“他们不承认。”

  江澄怒道:“什么?!他们要要不要脸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头顶被一只大手覆盖了,江枫眠揉揉他的头,道:“阿澄别急,阿羡暂时应该没事的。”

  他们在不远处的客栈要了几间房,距离这里不过几十米远。

  “哎。”晓星尘叹了口气,道:“先回客栈吧,再想想办法。”

  谁成想江澄一下子坐在地上,道:“你们回去吧,我在这守着,大不了抓一个人来,然后混进去。”

  宋子琛把他提起来,居高临下道:“不可莽撞。”说完把视线转移到了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却始终没有说话,半响,自顾自的走去客栈了。

  他转头看了看不夜天城,不可察觉的攥紧袖子里的东西。

———————————————————

  一开始本来想写个短篇小甜文.........都不知道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的_(:з」∠)_

  

评论(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