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6)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

  夜来风急,夜空中炎阳红袍烈烈翻飞。温逐流一路都紧盯着魏无羡那边,她减速他减速,她加速他也加速,几名温家门生围在她四周,让她跑也跑不了。

  逆风而行一阵,前方渐渐亮了起来,魏无羡望去,只见一座座华丽的建筑隐隐约约的呈现出来。

  夜深人静,长街之上不见人影,阁楼上的一排排灯笼高高挂起,泛着暖光,有如白昼。

  灯光很暖,魏无羡却心头一凉,一股阴森的感觉沿着脊背爬遍全身。

  这里就是不夜天城,城内一派灯火通明,远处的高矮阁楼罗网排布开来,望不到尽头。

  魏无羡四处望了望,心中感慨颇多:都说温家势力大,连住处都这么气派,这才只是一部分,不知道到了内部该有多奢华。

  转了几个弯,穿过一堵白墙,月光下一面艳阳烈焰棋高高立在广场之上,翩翩翻卷。

  后面是一座尤为壮观的阁楼,温家的重要人物的住处,比之前见到还要华丽几分。

  温家的占地面积不小,即使魏无羡记住了来时的路和地形,想要逃出去也是天方夜谭。

  脚下是一排长阶,温逐流领头下落,魏无羡也跟了过去,紧接着十几名温家门生也跟着落下。

  脚刚沾地,立刻有几个门生围了上来。魏无羡看了一眼温逐流和他手上的阿苑,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温情和温宁,笑道:“你们温家,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

  温逐流做了个手势,几名门生立即回意,收起了配剑,退到一旁。

  他把阿苑交给一旁的门生,送到温情手里,也笑了笑,道:“魏姑娘,你也把剑收起来吧,这里毕竟不是莲花坞,惹了什么祸可就不是罚跪能解决的了。”

  此话在理,语气也身份客气,但话里有话,意思就是告诉魏无羡,这里是温家的地盘,你最好不要贸然出手,也不要想着逃跑。乖乖呆着,保你安全,如果反而行之,那就不好说了。

  魏无羡不以为然,还剑入鞘,冷声道:“我不是你们温家人,也不会是,更不会跪你们的列祖列宗。”

  温逐流似乎想说什么,温情突然开口,道:“不一定。”

  魏无羡和温逐流的视线转移到她身上,温情挺直腰背,即使身处险境,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几分骄傲。

  她怀里紧紧抱着阿苑,面向温逐流,冷淡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最好还是别动歪脑筋,魏姑娘是云梦江家的三小姐,也是白雪观道长的师侄,和各大世家弟子也是关系甚佳。”

  温情眯了眯眼,接着道:“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不是赔礼道歉就能解决的了。”

  这话是故意气温逐流的,同时也给了他一个警告。魏无羡“噗嗤”笑出了声,温逐流铁青着脸,沉声道:“多虑了。”

  他挥了挥手,周围的门生围了过去,压着温情和温宁往旁边的小门走去。

  魏无羡担心又感激的看了温情一眼,后者甩了甩衣袖,推开上来拉她的人,拉过一旁发抖的温宁,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温宁回头看了一眼,魏无羡用神眼示意他别担心,他这才转过头走了。

  

  广场上只剩下魏无羡和温逐流了,气氛有些沉重。温逐流先一步走上台阶,走向正中央的大门,道:“魏姑娘,请。”

  魏无羡点了点头,微微扬起头,道:“客气了。”

  说罢负手迈上台阶,她神色自若,步伐很稳,温逐流在前面带路,就像是一个给主人带路的仆人。

  两人七拐八拐,走了很久,累的魏无羡想骂人,反正她也跑不了,找个近点的住处不行吗?

  她刚想问还有多远,温逐流带她过了一座精致的刻着太阳纹路的小拱桥,走入一个石拱门,来到一个庭院内。

  两个女仆早已在此恭候多时,看见二人纷纷行礼,转身走向右手的屋子,拉开了门扇。

  院子很大,假山花草树木,石桌石凳,甚至还有一个种满了莲花的小池子。

  魏无羡却没什么心情观赏,温逐流说了一句这就是你的住处,就离开了。

  魏无羡撇了撇嘴,一掀裙摆,跨过门槛,进了屋子,两个门扇立即合闭。

  一进屋,她便被这一屋的金光闪瞎了眼。

  倒不是真的金碧辉煌,只是这个房间,宽敞明亮,白墙红木,比她在莲花坞的房间还要大上一倍,用品也可谓是一应俱全。

  正中央的红木桌上摆满了水果糕点,整间房间红色为主,白色为辅,莲花状的香炉弥漫着清香沁人心脾。

  窗前摆着几盆桃花,魏无羡摆弄了几下,觉得像是从兰陵的桃花林摘回来的。

  看完一圈后,魏无羡惊叹不已,她以为等着她的是冰冷的水泥地,硌人的草堆和残羹冷炙,谁成想竟这等闺房,而且这种程度,可以看出来在装饰上也是下了功夫的。

  “这可真是........”魏无羡想不出来什么形容的句子,但可以想到,这肯定是温晁让人安排的,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心态。


  魏无羡刚想坐下歇一会儿,突然两个门扇弹开,一阵浓郁的香气迎面而来,熏的她差点没坐地上。抬眼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流氓温晁。

  “魏姑娘,好久不见啊!”温晁眼睛一亮,连忙要来扶她。

  魏无羡闪到一旁,冷冷道:“是啊。”你是不是没长手,不会敲门?!魏无羡狠狠瞪了他一眼。

  是个人都能听出她的态度冷淡和疏远,温晁却笑着凑了上来,和当初在桃花林一样,上下打量了魏无羡一番,目光停留在她的胸前。

  魏无羡一阵恶寒,恶心的恨不得一剑捅死他。 

  温晁却很适宜的收起了目光,换上一副无害的表情,温柔道:“魏姑娘,你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他“哎”了一声,故作叹息,接着道:“都怪我,没保护好你,才让王灵娇那个贱人钻了空子,害了姑娘。不过阿羡你放心,我已经重重责罚了她,而且把她关起来了。”

  “说实话,自从上次在桃花林遇见了阿羡你,我一直朝思暮想,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对其他女人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了,只可怜佳人不懂我心意,哎。”

  呵呵.......呵!魏无羡嘴角抽了抽,表面面无表情,心里已经笑的打迭。

  首先,阿羡不是你能叫的!其次,大哥你是不是没带脑子来啊,油光满面的一看营养就很好,吃的下巴都圆了,还茶不思饭不想。

  身上那么浓的胭脂味儿,你还不感兴趣,估计是听到自己来刚从美人怀里爬起来的吧!什么懂不懂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非礼我吗!这么简单傻子看不出来啊!啐!

  魏无羡在心里狠狠唾弃了他一番,当然没说出口,又退了几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直奔主题,道:“温公子言重了,咱们就直接说正事吧,你把我绑来,不会只是想跟我喝喝茶聊聊天吧?”

  温晁点了点头,赞叹道:“阿羡果然是聪明人啊!外面那些普通女子根本没法和你比。那我就直说了吧,阿羡,你应当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吧。”


  魏无羡沉默不语。

  温晁也不恼,继续自导自演,道:“你当初在莲花坞拒绝了我,让我好生心凉,要不是那天我老爹急着叫我回来,恐怕我早就把云深不知处一把火烧了,呵呵,魏姑娘,我温家何等地位,他蓝家算什么,蓝曦臣又算个什么,我觉得,我可比他好太多了。”

  魏无羡心里暗暗庆幸,同时也继续唾弃,论身世,他和曦臣哥都是世家公子;论资质,曦臣哥甩他十条街;论人品,就更不用说了,还有样貌修养之类的,完全没有一点可比性。

  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等自信,或许是温家的某些人生来脸大?

  魏无羡扯开话题,冷冷道:“温情他们呢?”

  温晁想了想,道:“啊,我让人把他们关起来了,不过别担心,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保他们周全,并且会放了他们,新仇旧怨一笔勾销,怎样?”

  魏无羡挑了挑眉,有些不好的预感,却还是开口道:“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温晁有些激动,拍了一下桌子,十分诚恳的道:“跟我成亲!阿羡,跟了我,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魏无羡:“.........”

  “怎样!”温逐流目光急切,说着就去抓她的手。

  魏无羡扭头躲开,道:“给我几天时间想想。”

  温晁一听有希望,立即乐呵呵地点点头,道:“不急不急,阿羡,你现在这休息几天,慢慢想。”

  魏无羡点了点头,好看的眉头蹙起,内心的嫌弃一览无遗。

  温晁一脸笑容,突然阴森了几分。

  他开口道:“哦对了,阿羡,那个薛洋是你的朋友吧,好像是白雪观那个什么道长的徒弟,啧啧,好生狂妄放肆,居然敢把本公子打晕!哎,本来是想三天后去教训一下那个小子的,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本公子可以考虑仁慈一回,阿羡,你好好想想吧。”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果然温晁不会善罢甘休,她这次.......又要连累到别人了........

  魏无羡斜眼看他,道:“我怎么想,有用吗?”

  温晁哼了一声,道:“阿羡这话什么意思,本公子一向不爱强迫于人,但是你的话.......我猜一定是被蓝家的那个好色之人迷惑了心智,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吧?”

  一番话说完,魏无羡都惊呆了:厉害了,温公子,你好大的自信啊,厉害,佩服,甘拜下风,真是........第一次见到比自己还不要脸的人!要是曦臣哥是好色之人,那你算什么?

  魏无羡憋笑憋的脸上表情十分精彩,温晁自讨没趣,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话都说完了,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魏无羡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道:“好好好,那温公子,此时天色已晚,你是不是......”

  温晁点点头,又换上一副儒雅公子的笑容,道:“确实,那我明天再来看你,阿羡,晚上要盖好被子,别着凉了。

  魏无羡道:“温公子费心了。”我呸


  两个门扇轻轻合上,魏无羡一头栽倒在床上,望着床顶出神。

  人一静下来,就容易乱想。

  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也许自己还能仗着温晁对自己的一时兴趣,安全的度过一段时间,可温情他们呢?

  阿苑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可被关在哪里却不知道,还有他们说的亲人,再加上自己也身处此地........

  魏无羡眨了眨眼,但是........只要答应了这门亲事,所有人都可以被放了吧。要不先答应他,然后到时候找机会跑掉?

  如果蓝湛能来救我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这里这么危险,如果他来的话基本上是一去不复返吧......他会来吗?

  不,最好不来.......我不想再因为我连累身边的人了,尤其是蓝湛......

  魏无羡坐起身,把房间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也没翻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衣服首饰什么的倒是不少,最可笑的是这些衣服里居然有一件嫁衣,这是早就势在必得了吗,啧啧,真是.......

  魏无羡推开门,石阶下负手而立着两个侍卫,听闻身后的动静也是一动不动,魏无羡摇摇头,看来这个院子是离不开了,只得转身回房。

  虽然晚上刚吃过饭,但是折腾了半天也有些饿了。魏无羡从一堆吃的里挑了个红透的苹果,坐在桌边咬了几口,塞了几口枣糕,喝了几杯茶,席卷一通,反正不吃白不吃。

  吃饱了,喝足了,困意袭来。魏无羡款靴子也没脱,生怕早上温晁突然闯进来,把随便紧紧的抱在怀里,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

  自从写完了那三篇背课文梗........杜甫诗三首几乎是一遍就背下来了,真的是一遍,而且记得特别深刻!再次表白魔道众人qwq!

评论(6)

热度(96)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