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瑶瑶背课文

*恶搞向

*纯属娱乐小脑洞,不可认真

*和原文翻译基本不沾边

*只是写着玩玩而已_(:з」∠)_

———————————————————

  金光瑶,高一,文科生。

  是魏无羡和江澄的同班同学。

  也是他们的住在楼下的邻居。

  虽然三个人经常一起玩。

  金光瑶总是笑眯眯的,三个人相处十分和谐融洽........

  个屁!!!

  金光瑶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想搭理他们啊!!!

  而且非常不想和他们站在一起!!!

  说到原因的话,有二。

..........

  其一:还记得小学时候,三个人的身高还差不多,金光瑶略微矮了一分。

  魏无羡总喜欢拍他的头,笑着说。

  没关系,拍拍头可以长高的!

  金光瑶非常开心且十分信任的点了点头。

  发誓要长到隔壁聂大哥的身高!顶天立地!霸气侧漏!

  然而到了高中,才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魏无羡和江澄身高猛蹿,而金光瑶站在这两人中间。

  三个人往那一立,就像一种行走在沙漠中的背着小山峰的某种生物。

  是骆驼啊!骆驼!两边凸中间凹的骆驼!

  可不管金光瑶如何锻炼身体,多吃蔬菜,就是长不高。

  摸了摸头顶,金光瑶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魏无羡的蒙骗!

  就是他把自己拍矮的!一定是他!坏人!

  想通的转天,魏无羡来找他玩。

  金光瑶微笑着一巴掌糊在他的头上往下按。

  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呵,呵!

..........

  其二:最近金光瑶总是顶着一双熊猫眼去学校。

  上课昏昏欲睡,被蓝启仁瞪了好几次。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毕竟他平时可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国家的好栋梁!

  至于为什么一双熊猫眼,不是因为晚上打游戏或者学习睡得晚。

  更不是因为他喜欢小熊猫这种动物。

  归根结底,还是要说到他楼上的两个好邻居了。

  最近江枫眠和虞紫鸢出差去了。

  江厌离因为艺考,到画室住宿去了。

  平时五个人的家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两个最不省心的家伙单独留在家里!这可了得!

  要说江澄还好,尤其是那个魏无羡!

  天天大半夜的,不睡觉也就算了!

  还不知道抽了什么风!

  天天举着一个破话筒,也不知道从哪儿淘来的。

  大半夜的喊麦!喊就算了!还边喊边跺脚!

  金光瑶痛苦的缩在被窝里,双手捂住耳朵。

  还是阻止不了魔音贯耳,而且穿透力十足!

  楼上的魏无羡还举着话筒,抱着吉他,跺脚打着节拍,甩着秀发,带着一只耳钉。

  忘情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一人!我饮酒醉!”

  “七八个蓝湛我一起睡!”

  “压倒!我压蓝湛!”

  “反攻!我没问题!”

  “哟哟切克闹!蓝湛小受我最爱!”

  “Come on!Baby 湛!Let's 干!”

  “啊啊啊~那就是........”

  ..........

  金光瑶十分惊恐的听着。

  晚饭没吃多少,但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很饱。

  终于,这持续了大半夜的魔音。

  被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打断,随着魏无羡的哀嚎消失了。

  第二天,金光瑶继续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学。

  ...........

  语文课默写杜甫诗三首。

  金光瑶这几天没睡好,诗也忘了背。

  但是没关系,他认为总会有一个魏无羡陪着自己去一起罚写。

  但是默写条发下来后,魏无羡却笑嘻嘻的晃着那张小破纸。

  三分同情七分得瑟地看着他,上面的大红勾十分耀眼。

  但是金光瑶总觉得,这个红勾是在犹豫不决,半信半疑,哆哆嗦嗦的情况下,被人挑上的。

  金光瑶笑了笑,呵呵,表示不信。

  这可能是魏无羡第一次默写全对吧!

  魏无羡也呵呵呵三声,问他好不好奇,想不想知道自己怎么背下来的!

  金光瑶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

  于是魏无羡就一脸骄傲的自言自语起来.......

  ..........

   那天中午,金光瑶没有去吃午饭。

  因为他觉得自己很饱,甚至有点撑。

  ..........

  下午自习课,金光瑶趴在桌子上发呆。

  望着学校窗外的花坛里,簇拥着的金星雪浪花。

  慢慢的摇曳着,一片洁白如雪,一动恍人心神。

  金光瑶有些乏了,看着花的身影也有些恍惚。

  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的情节,让他不经意间想起了那首古诗—登高。

  大概是这样的........


【风急天高原笑蔼/风急天高猿啸哀】

  晚风很急,天很高,怎么身手也够不到。

  长街之上,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街的尽头。

  脸上带着微笑,原本,看起来很和蔼可亲。

  可是后来却变得不一样了。


【朱清砂白鸟飞回/渚清沙白鸟飞回】

  场景一转,高阶之上。

  那人一身金袍立于月下,眉间一点朱砂。

  君子如玉,清白如珠。

  一只离家许久的小鸟,飞回家了。


【无边落牡萧萧下/无边落木萧萧下】

  如同窗外那一坛,盛开着的金星雪浪。

  无边无尽的雪白,纷纷凋谢,花瓣飘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不尽长江滚滚来】

  身负肩背,艰难困苦,愁累无奈。

  像无尽的长江一般,向那人席卷而去。


【万礼悲求常作客/万里悲秋常作客】

  万般礼数到位,万般悲求于人。

  于那人而言,已如常客一般,成了一种习惯。


【百年多病独登台/百年多病独登台】

  历经许久,如同百年。

  满心伤痕,独自登上了那座高台。

  没有人陪着他,从始至终都是他自己一个人。


【艰难苦恨繁霜鬓/艰难苦恨繁霜鬓】

  这一路上,艰难险阻,苦恨为伴。

  劳累至极,不经意间染白了几根青丝。


【潦倒心停酌酒杯/潦倒新停浊酒杯】

  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到。

  那一刻,那人衰颓满心。

  心脏停止了跳动。

  闭上眼睛的时候一秒。

  那抹如玉的身影离他而去。

  抹额从他的指尖滑过。

  他眼前浮现的是昔日景象。

  三个人,三个酒杯,举酒对酌。

  恍如昨日。

  他想说些什么,动了动嘴唇。

  还是没能说出口。

  

  ..........



  铃声响起,金光瑶从梦中惊醒。

  手背上打湿了一片。

  他不会留口水了吧!

  金光瑶连忙背过脸去擦嘴角。

  可抬手一摸,却只摸到了满面泪痕。

  回想起那走马观花似的梦境。

  那个街头小小的身影,和月下高大却孤寂的身影。

  还有那无边无尽的金星雪浪花。

  金光瑶摇了摇头,清醒几分。

  突然心头猛的揪起,万般思绪上涌。

  竟是说不口的心酸和难过。

  

  语文书还停留在《登高》那一页。

  他默默背了一遍,竟是脱口而出。


  金光瑶情不自禁的走到楼下,独自一人驻足在花坛旁。

  远处走来一人,远处看如玉般皎洁,竟有些莫名的似曾相识。

  “二哥。”金光瑶笑了笑。

  “阿瑶,你在这里做什么?”蓝曦臣微笑着站在他的身边。

  金光瑶说了几个字,蓝曦臣怔了怔,也回了他。

  二人对视一笑,如同隔世,毫无变化。

  ..........

  “二哥,我累了。”

  “阿瑶,累了就去休息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

  我们并非,同道殊途。

———————————————————

  唔,写完以后自己都好心疼瑶妹qwq

  上一世,你站在高台呼风唤雨。

  这一世,就做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吧。

  这样,也挺好。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