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羡羡背课文

*恶搞向,忘羡,曦澄向

*纯属娱乐小脑洞,不可认真

*只是写着玩玩而已_(:з」∠)_

———————————————————

  魏无羡是一名高中党,高一的,理科生。

  不要问他为什么不选文科。

  谁叫他天生记性就差,背起东西来特别费劲,选文科要死翘翘啦。

  最不幸的是,语文老师还是个老古板。

  严厉刻板不说,有事儿没事儿就请家长玩。

  弄的虞夫人三天两头追着他一顿狂揍!

  这还得了!

  这周的作业是背古诗,杜甫诗三首。

  魏无羡翻开语文书,扫了一眼,一脸惊悚的叹道:果然是诗三首啊!

  好!别说三首了,背一首他都费劲啊!

  “哎......”魏无羡欲哭无泪。

  背,记不住;不背,活不了。

  他撑着下巴瞥到书的右边正端坐望天,和蔼微笑着的杜甫画像,心里只想“呵呵”他一脸!

  笑什么笑,不就是几句诗吗,背给你看!

  .......

  One—秋兴八首(其一)

  魏无羡指着第一行字,严肃而认真的读道:“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整首诗读完一遍,魏无羡笑了。

  “嗯,写得不错,真好,就是看不懂。”

  这么下去可不行,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抛弃了原文的意思,开始了自己的脑补。

  .........

  【玉露凋伤疯树林/玉露凋伤枫树林】

  从前,有一座树林,有一块露珠状的玉化成的妖精,叫魏无羡。

  有一天,它正在树叶上休息,不小心像落花一般凋落,摔了下来,受了伤。

  这座树林也是个妖精,叫蓝忘机,特别喜欢这块魏无羡。

  看见它受伤了,于是疯了。


  【坞善坞侠气萧森/巫山巫峡气萧森】

  树林旁边是莲花坞,宗主叫江澄,善良且有侠气。

  今天,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因为大半夜的一直有一个人在他屋顶上吹箫。

  还吹的特别低沉,这大晚上的,听着阴森森的,怪吓人的。


  【江剑剥郎间腆涌/江间波浪兼天涌】

  这箫声呜咽了大半夜,江澄实在受不了了。

  从床上蹦起来,捂着耳朵,拿着三毒跑上了屋顶。

  准备用剑剥了那人的衣服然后把他踹到莲花池里。

  可是想到一半的时候,那人对他笑了笑,江澄有些腼腆,害羞的情绪瞬间上涌。


  【塞裳风云接笛音/塞上风云接地阴】

  夜里冷,江澄红着脸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塞给那人。

  这时,天外伴着风声传来一阵笛音。

  

  【丛菊两开他日泪/丛菊两开他日泪】

  这边,江澄和蓝曦臣回了房间。

  那边,蓝忘机很生气,因为魏无羡不好好养伤,大半夜的吹笛子,于是要惩罚他。

  两处春色无边.......嗯......魏无羡受不了,眼泪流了下来。


  【孤舟一系固怨心,孤舟一系故园心】

  蓝曦臣没有回家,蓝启仁来莲花坞抓人。

  把孤零零的小舟系好,顽固的蓝启仁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埋怨:孩子长大了不听话了居然敢整夜不回家了真是的都怪江家的%#'*jsbdhej......


  【汗衣楚楚催到迟/寒衣处处催刀尺】

  江澄面色潮红,身上挂满了汗珠,像穿了一层汗衣。

  神色迷离,楚楚可怜。

  蓝曦臣有时候太慢了,于是他就催着.......

  快点.......~


  【白低澄高急目针/白帝城高急暮砧】

  蓝启仁推开了江澄的房门,就看见.......

  披着白色亵衣的蓝曦臣在低处,江澄在高处........不可描述......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叔父大人一着急,一上火。

  转天,起了针眼。

  

  “呼......”

  魏无羡满足一笑。

  果然,这才是背课文的正确姿势嘛!

  ........

  这时,江澄、蓝忘机、蓝曦臣、蓝启仁,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

  奇怪道:怎么感觉有人在说我?


———————————————————

  纯属恶搞,这是一只来自高一狗的怨念。

  

  

评论(25)

热度(119)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