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5)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

  江澄扫了一眼那条吐着舌头的大黑狗,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冷笑道:“放下那个小孩,然后带着你的同类,有多远滚多远。”三毒出鞘,剑身流窜着紫光,他信手一挥,凭空划出一道凌厉的风鸣声。

  蓝曦臣依旧将他护在身后。其余几个温家门生搜了一圈,回到院子,道:“没有发现他们。”

  温逐流皱了皱眉头,目光又转向对面二人,道:“蓝公子,魏姑娘不在你身边,这么晚了她去哪儿了?”

  蓝曦臣三分冷淡三分礼貌道:“不知,不过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还请先放人吧。”

  温逐流又想说什么,突然天外一道刺耳鸣声,一束白光腾空而起,在黑夜中炸开坠落。他转头对院里的门生道:“你们留下,拦住他们。”又转身向白光升起的地方速速离去。

  “就凭你们?”江澄不屑一顾。

    几名温家门生挡在前面,但却丝毫不是着两个人的对手。江澄冷哼一声,蓝曦臣举起朔月,两道剑光齐齐飞过,速度极快,横扫一圈,几声剑声碰撞,火花迸飞,几人应声倒地,再也起不来。

  蓝曦臣接回朔月,信手挽了个凌厉的剑花,冲江澄道:“阿澄,快追!”

  江澄点点头,道:“好!”二人不再多话,一齐御剑追去。

  

  江澄和蓝曦臣紧接着温逐流落地,只见一片空旷的平地上,十几名温家门生包围着四个人,分明就是不见踪影的魏无羡等人,他们身后有一个洞口,江澄大致猜出了这是个什么地方。

  魏无羡看见来人是一愣,目光随即扫到温逐流的手上,虽然夜深,但她视力极佳,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手上的人,叫道:“阿苑!”

  其他三人也随她看去,看到温逐流手上垂着头,四肢瘫软的阿苑,看上去毫无生气,温情双腿一软,惊道:“阿苑!阿苑你怎么了!温逐流!你抓这么小的孩子做什么!”她几乎是要冲过去,温宁也瞪大了眼睛,魏无羡一拉住两个人,温情情绪激动,力气太大,她差点没拉住。

  离得近的几个门生立刻上前阻拦,蓝忘机沉声道:“不可轻举妄动。”

  此话一出,温情只得咬着牙,犹豫片刻,默默的站了来,目光却紧锁着温逐流的右手,心急如焚,不知阿苑现在是死是活。

  蓝忘机手持避尘,看了一眼蓝曦臣,蓝曦臣摇了摇头。温逐流不以为然的掂了掂手里的人,道:“各位,你们最好老实点吧,不然这位小朋友的死活,我还真是把握不好。”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阿苑还活着,只是暂时晕过去了,如果他们轻举妄动的话,它也许真的会掐死这个小孩。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但依旧握紧了手中的剑。江澄站在几步之外,道:“你最好也管好你的手,不然你的死活,我也把握不好。”

  温逐流不怒反笑:“这么紧张做什么,放心,我此次前来,是因为魏姑娘,和你们没有关系。”

  蓝忘机目光一寒,冷声道:“作甚。”

  温逐流招了招手,让门生收了剑,自己上前几步,道:“我是不作甚,反倒是你们,真大胆,敢把温宗主的亲儿子关在那种地方,不怕死吗?”

  他抓着温苑,在几人面前来回踱步,接着道:“本想着你们也许会回来,就在这安排了人看守,没想到这下却是一网打尽了,包括温家的两个叛徒。”叛徒两个字说的十分重,几乎是咬着牙说的,似乎是十分鄙视叛徒这种行为。

  温情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她本想骂上几句,但忌讳着阿苑还在他手上,只得黑着脸收了声。

  温逐流看向魏无羡,扬了扬手里的阿苑,道:“魏姑娘,我奉温公子之命,请你到家里做客,正好你也身在岐山,就跟我走一趟吧。”

  温公子说的就是温晁,众人脸色一变,魏无羡奇怪道:“他请我作甚,我跟他又不熟。”

  温逐流道:“这个就不知道了,哦对了,还有这两个叛徒,也要一并带回。不过温公子说了,如果魏姑娘肯去的话,他不但可以考虑放了这两个人,并且也可以放了他们的亲人,况且.......”他指了指手中的小孩,笑而不语。

  温情眸子微睁。魏无羡笑道:“看来这一趟,我是非走不可了。”

  魏无羡握紧了拳头,虽然她表面上不以为然,但心里还是非常紧张。进了温家的大门,能不能再出来就不好说了。

  不过说到底,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或许温情他们可以一直躲在那个隐蔽的地方在生活一段时间,然后换个地方躲起来,平平淡淡的生活一辈子,而且阿苑的性命也不会悬于他人之手,而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温逐流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魏姑娘是个聪明人,那么请吧,御剑的话很快就到了。”他冲身后几名门生一挥手,几人立刻会意,去抓温情和温宁。

  温宁畏畏缩缩的不敢动,温情猛的一甩袖子,怒道:“我自己会走!”

  魏无羡向前走了一步,突然走不动了,蓝忘机死死握着她的手,魏无羡也反握住他的手,一抬头,她似乎看见了蓝忘机眼中若隐若现的无名怒火。

  江澄拦住温逐流的去路,咬牙道:“你们要把我妹妹怎么样!”

  温逐流道:“温公子说了,他可以确保魏姑娘的安全,所以你们就不必操心了。”

  江澄猛的拔剑出鞘,怒道:“他说的屁话怎能信?!谁不知道那个色鬼的心思?呵,今天你们要是想把她带走,先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魏无羡道:“哥!别担心我!我能保护好自己!”

  江澄转头骂道:“你能!你能个屁!快给我闭嘴!”

  魏无羡乖乖的闭了嘴,缩到蓝忘机怀里去了。

  温逐流看着这两个人,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魏无羡和蓝忘机回抱在一起。但是转头又看到把江澄拉入怀里的蓝曦臣,又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他没有去催他们,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不说话。

  蓝忘机紧紧抱住魏无羡,恨不得与她融为一体,低声道:“魏婴,别走........”

  魏无羡窝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他的脸,轻声道:“不行啊二哥哥,都是我的错.......况且他们手里还握着那么多人的性命,还有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我.......不忍心抛下他们,嗯......我去了的话,说不定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蓝忘机微微颤抖道:“那你就忍心抛下我吗......”

  “蓝湛!”魏无羡站起身,道:“蓝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忍心抛下你!”

  蓝湛微阖眸子,不语。魏无羡看的一阵心疼,本想再安慰几句,温逐流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道:“魏姑娘,我们走吧?”

  “魏无羡!”

  “魏婴!”

  “阿羡!”

  魏无羡笑着和二人挥挥手,慢慢的把自己的手从蓝忘机握紧的里一点点抽出来,柔声道:“二哥哥,等我回来,我跟你回家。”

  蓝忘机的手还僵在半空,抬起头道:“魏婴,等你回来,我带你回家。”

  魏无羡满足的扬起嘴角,再不顾江澄的咆哮声,转身而去,蓝忘机伸手似乎还想抓住什么,最终只是一片虚无。

  魏无羡同温逐流一行人御剑走了,蓝忘机呆呆的望着魏无羡离去的方向,喃喃道:“魏婴,等着我.......”

———————————————————

  开了个小号,2级,名字是云梦魏婴,结果一抽灯姐!老祖前辈果然厉害!


评论(7)

热度(61)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