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4)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

  夜已过半,晚风微凉。温宁和温情拐出了树林,转到了小道,他们走的很快,一路无话,除了二人的脚步声和风吹树叶的声音,几乎听不见别的声音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悄悄跟在十米之外,在后面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是觉得匪夷所思,百思不解。

  魏无羡躲在树后,拉了拉蓝忘机,凑到他耳边道:“二哥哥,你说这大半夜的,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蓝忘机摇摇头,低声道:“先跟上去看看。”

  又走了一个时辰,眼前的景色越发眼熟,周围的树干上有剑气留下的划痕,再往前走,看见了几个穿着炎阳烈焰服的温家门生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死了几天了。魏无羡想了想,可能是前几天薛洋来救他们的时候杀死的,那么再往前走就应该是........

  穿过一片高的灌木丛,魏无羡心道:“果然!这不就是他们前几天被困的地方吗!”

  温宁和温情停了下来,走到了一个洞口前,正是那个玄武口。温情借着月光向里面看了一眼,从衣服里掏出乾坤袋,拿出一根细长的绳子,把一头递给温宁,示意他把绳子系在一块石头上。

  如果魏无羡现在还看不出来他们要干什么,那她就是傻子了。之前在木屋里,几个人坐在桌前,自己给江澄他们说过温晁和王灵娇在洞底这件事,当时温情和温宁二人也在场,肯定也是听到了。

  但现在不明白的是,他们下去想干嘛,救温晁他们?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现在才来,这么多天还不知道人是死是活呢。而且他们没理由救他,除非温晁对他们有什么利用价值。

  魏无羡侧首去看蓝忘机,却见他眉头微蹙,一动不动的注视前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股凉气顺着魏无羡的脊背窜遍全身。

  刚才没注意,定睛一看,月光毫无遮拦的照入洞口,一片落叶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悠悠的飘了进去。

  魏无羡眼睛微微睁大,当初他们出来以后,薛洋已经把洞口堵死了,现在怎么又........!

  二人躲在一块巨石后,魏无羡一脸错愕,蓝忘机似是也想到了这点,按住了魏无羡,示意她先别动。

  可是前面的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温宁找了一棵粗壮结实的树,把绳子牢牢系上,打了两三个几个死结。温情站在洞口,抻了抻绳子,把手里的一端扔进洞口,转身道:“阿宁,一会儿记得把我拉上来。”

  温宁走到她身边,担心道:“姐姐,要不还是我下去吧,你在上面等着。”说着就拿起绳子要爬下去。

  温情把他推到一旁,夺过他手中的绳子,道:“你下去?我拉的动你吗,给我好好在上面等着。”

  温宁听话的退到一旁,半响,又抬起头,声音小的魏无羡有点听不清:“姐姐......咱们拿温晁威胁温若寒,他真的能放了四叔和婆婆他们吗......”

  温情皱了皱眉,语气坚定,摸了摸他的头,道:“不一定,但是咱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是吗,这次只能放手一搏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温若寒的手里。阿宁,你害怕吗?”

  温宁摇摇头,声音大了些,道:“我不怕死,我和姐姐一起。”

  温情笑了笑,道:“好,阿宁长大了,在上面等着我吧,我下去了。”

  温情抓着绳子,顺着爬下去了,温宁站在一旁,紧张的守着洞口,紧紧的攥着绳子。

  石头后,魏无羡总算听明白了,看来温若寒不仅要杀这姐弟俩,连他们的亲人也不放过,这是要诛九族的阵势啊,果真狂妄。可是转念一想,温若寒和温情温宁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了,现在却因为一点污蔑就要杀了他们,可见心狠手辣的程度。

  既然洞口已经被人打开了,温晁和王灵娇很有可能也不在里面了,说不定已经被温家人救走了。他们是在来玄武洞的途中失踪的,所以温家人肯定很快就能找来这里救他们了。

  玄武已死,温情现在下去没有危险,但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满怀期待的下去,大失所望的上来了。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蓝忘机立即警惕,把魏无羡按回自己怀里,双臂紧紧护住,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头道:“嘘。”


..........

  另一边的木屋里,江澄枕着蓝曦臣的手臂睡的正熟,忽然一声嘹亮的稚子哭泣尖叫声穿破屋顶,接着又传来一阵狂怒的犬吠,然后便没声了,周围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蓝曦臣猛的从梦里醒来,江澄也吓的一个机灵,差点滚下榻去,幸好蓝曦臣的手臂紧箍着他的腰。

  江澄睁开了眼,坐了起来,道:“刚才那声......你听见了吗?”

  蓝曦臣点点头,也坐了起来,搂住他的肩,道:“是阿苑。”

  江澄打着哈欠,卧回他怀里,道:“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是不是那小孩儿睡着半截从床上掉下去了?那也不用哭那么大声吧。哎对了,这地方哪儿来的狗啊,真........”奇怪两个字还没出口,蓝曦臣已经抬起手捂住了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看窗外。

  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江澄转头看向窗外,只见几个黑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脚步声很轻,如果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隐隐约约间传来两个人对话的声音,蓝曦臣和江澄轻手轻脚的快速穿好衣服,下了床,躲在屋子的角落的黑暗里,听着窗外的声音。

  一个男声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另一个年轻点的男声道:“那两屋没有,只找到了一个小孩。”

  “继续找。”

  “是。”

  听到这里,江澄心道不好:“阿苑有危险!”可是阿苑才一岁多,温情会让这么小的孩子自己一个人睡?不对,刚才声音这么大,怎么听不见其他人的动静,温情和温宁呢,魏无羡和蓝忘机呢?!都去哪儿了!

  蓝曦臣拍了拍他的背,小声道:“走,出去看看,就算躲在这里他们一会儿也会发现的。”

  江澄道:“走!”

  他一脚踹开门,院子里的几个人猛的转头看过来,炎阳烈焰袍显得格外刺眼,江澄脸一黑,借着月光看清了几人的脸,周围的几个不认识,最中间的那个他太熟悉了,正是温晁身边的那个温逐流!

  他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掐着阿苑的脖子将他提在半空,阿苑脑袋垂着,四肢一动不动,整个人像一滩软泥,毫无生气。

  江澄惊怒道:“你他妈在干什么!”说着一掌劈了过去,直夺命门。

  蓝曦臣比他动作更快,一道剑光闪过,将江澄不远处的温家门生驱散开,一个箭步上前去夺阿苑。

  温逐流一个闪身躲过蓝曦臣,将剑抵在阿苑身前,不紧不慢道:“二位公子,要是想让他留个全尸,你们最好就别动了。”

  江澄瞳孔猛缩,吼道:“温狗!你还是不是人了!这么小的孩子你居然........”他说道一半说不下去了,怒气渐涌,理智在慢慢被吞没。

  蓝曦臣紧锁眉头,将他护到身后,道:“阿澄,你冷静一下。”

  江澄这才冷静几分,眼里却依然冒着火,死死盯着温逐流。

  温逐流不以为然,道:“江公子,你别这么看着我,说到底我能找到这里,还真是要多亏了你啊。”

  蓝曦臣一愣,江澄啐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温逐流笑了笑,吹了一个哨子,不远处传来一阵犬吠,跑来一条黑犬,正是他们来时在街上遇见的那条。

  江澄震惊地看着它,道:“你......居然......居然是你?!”

  温逐流摸了摸黑犬的头,抬头道:“江公子,就算你跟他说话他也听不懂的,不如换个人,我们来谈谈如何?”

  温逐流抓着阿苑垂在身侧,炎阳烈焰袍的衣袂垂在他小小的身上,江澄不禁感觉这是对那孩子的一种侮辱。

———————————————————

  要开学啦,偶尔诈尸。

评论(15)

热度(65)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