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21)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新手一只,为自己的文笔担忧( ´Д`)

  

———————————————————

  魏无羡软软的瘫晕在蓝忘机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二人的交接处一片惨不忍睹,白红交错。

  蓝忘机很小心的搂着魏无羡,轻声道:“婴?”

  没人回应他,但是魏无羡的体温却不像之前那般热了,蓝忘机不禁松了口气,看来温情的那碗药起作用了,虽然只喝了半碗,但烧还是退了一点,药效之好也可见温情的医术之高不只是口头说说的。

  蓝忘机拿过屏风上的布巾,把二人都擦干净了,自己穿戴整齐,把魏无羡抱到板凳上披了一件外衣,又亲自出门打了几桶水,倒了之前已经浑浊的那桶,水都是温宁烧好的,水温刚刚合适。

  蓝忘机把魏无羡重新抱了进去,仔细的为她清洗着身子。看着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红红紫紫的狼藉模样,蓝忘机暗自懊恼没控制住自己,手上的力道又轻柔了几分。

  将人抱在怀里擦干后,又细心的帮她穿好衣物,放回了床上,把桌上被遗忘的汤药拿去温了一下,扶起魏无羡,喂她喝了下去,帮她脱下了鞋子和衣服。然后自己也在旁边躺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爱人的睡颜。

  此时天色已晚,乌云渐渐弥漫铺盖遮住天际,几道惊雷滚滚,银色的闪电扭曲着劈下,几滴水滴落到地面的声音,大雨倾盆泻下,伴着凉风阵阵刮下。

  蓝忘机把窗户关的严严实实,拉起脚下的被子盖过自己和魏无羡,细心的塞好被角。窗外雷声隆隆,魏无羡皱了皱眉头往身边温暖的怀抱里钻了钻,蓝忘机牢牢的抱住她,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闻着刚洗过头皂角的清香,闭上了眼睛,相拥睡去。


  清早还在下着绵绵细雨,断了线的水珠沿着屋檐坠下,水汽氤氲。

  魏无羡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亲了自己的嘴唇,然后自己从温暖的被窝被捞了出来,套上了衣物。

  魏无羡从梦中转醒,闭着眼睛摸了摸,却什么也没摸到,蓝忘机没在。她睁开眼睛,听见了敲门声,抬头一看,恍惚间看见一个白衣站在门口,以为是蓝忘机,嘿嘿一笑,道:“哎哟,这是谁家的小郎君啊,生的好生俊俏,快来让姐姐亲一个!”

  门口沉默了两秒,半响,一个和蓝忘机不相符的柔弱声幽幽飘来:“魏姑娘........是我.......”

  “!”魏无羡被一轻声吓的打了个滚,赶紧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门口站着的温宁和站在他身后,身上周身散发寒气,沉着脸一张比平时还黑的脸,一脸苦大仇深阴郁的.......蓝忘机。

  “.........”

  “.........”

  “.........”

  死一般的沉寂,然后魏无羡先开口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呃.......”魏无羡微不可查的绞着手指,一脸严肃真诚,道:“误会呀,二哥哥!人家刚才是认错人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沉着一张脸,很自然地绕过了温宁,站在床边,挡住了魏无羡和他的视线。

  魏无羡一阵强烈的心虚感,总觉得必须要说些什么,蓝忘机却先开口了,低头看着她,道:“身体好些了吗?”

  魏无羡抬了抬胳膊,摸了摸额头,道:“嘿,这么快就好了,不过.......就是还有点头晕,应该是睡过头了吧。”

  蓝忘机道:“再休息会儿吧。”

  魏无羡点了点头,小声道:“蓝湛,门口的那个人是谁呀。”

  蓝忘机面无表情,道:“出手相助之人。”

  魏无羡嘿道:“那可要好好道谢了!”她从蓝忘机身后探出头,道:“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温宁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脸红道:“魏,魏姑娘,我.......我叫温宁,那个......我姐姐出门买东西了,临走前嘱咐我......让我来看看,魏姑娘的身体怎么样了........”

  魏无羡道:“谢谢,我身体好多了,对了,你姐姐是哪位?”

  温宁道:“姐姐叫温情。”

  魏无羡惊道:“岐山温情?!”那可是温家人!而且位置很高!她不可置信的扭头,看见蓝忘机一张波澜不惊的脸,稍微放松了警惕,奇怪道:“蓝湛,这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道:“是她给你开的药,放心,有我在。”

  他把温情的遭遇重复了一遍,魏无羡听完才把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地,若有所思,道:“这温若寒和温晁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离的远了倒是挺好,既然你们帮了我,那我也得回报你们,这样吧,有什么能帮的我们一定帮忙。”


  温宁刚要道谢,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争吵之声和一声咆哮。

  “喂!你们最好没骗我!“

  “温姑娘,我们真的是忘机和阿羡的亲人。”

  “魏无羡——!你在哪儿!”

  屋里的三人皆是浑身一抖,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了一眼,齐齐向窗外看去。这两个熟悉的声音分明就是江澄和蓝曦臣!

  魏无羡利索的穿上鞋,扒着窗户,大喊道:“来了来了!在这在这!江澄!曦臣哥!我想死你们了!”

  蓝忘机表情也有些波动,道:“兄长。”

  挡在门前的温情和站在她前面的两个人齐刷刷的望向窗户,蓝曦臣面上一阵欣喜,江澄表情复杂,不知道是欣喜若狂还是愤怒至极,道:“魏无羡!你又骗我!”

  他说着就要去揪魏无羡,蓝忘机却一把将她护到身后,冷眼看着江澄。

  窗外蓝曦臣也拦住了江澄,搂着他的肩,道:“阿澄,别生气了。”

  江澄脸上一红一白,轻轻推了一下蓝曦臣,稍稍退了一步,变扭道:“你.....你别动手动脚的!这么多人呢.......”

  蓝曦臣笑了笑,没有松手的意思,道:“阿澄听话。”

  魏无羡和蓝忘机面无表情,温情和温宁不忍直视,却面露恍然大悟之色。阿苑刚从房子后面跑出来,手里刚捏好的小泥人“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用脏手捂住了小脸,留了几道泥巴印。

  魏无羡正好瞥见,心里感慨颇多:“这孩子.......长大以后绝对不简单!”


  几人坐到屋子里之后,魏无羡和蓝忘机把事情的经过和温家姐妹的遭遇说了一遍,蓝曦臣神情严肃,但江澄的重点却不在这,不断责怪着魏无羡骗他,唠叨个不停。

  魏无羡老老实实的低着头,很虚心的听着仿佛真的在反省。

  “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说什么知道蓝忘机在哪儿!你知道个屁!啊,遇到危险怎么办,碰上温晁他们怎么办?!不对你已经碰上了!哎,我就不该放你出去!更不该信你!”

  “要说我也真是不长记性,被你骗了这么多次还相信你的胡话!跟你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逞强,你看看!被人害了吧!要不是蓝忘机正好在洞底,你的小命早就没了知不知道!”

  “跟你说话呢!别往那边靠了!嗯?!你们俩怎么回事?!”

  江澄看着贴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惊道:“什么情况?!”

  魏无羡不以为然道:“我还没问你们是怎么回事呢!”

  蓝曦臣微微一笑,揽过了江澄的肩膀,温柔道:“事情的经过我都清楚了,阿澄心悦我,我亦心悦阿澄。”

  蓝忘机也揽住了魏无羡的肩膀,眼里化开一波朦胧的涟漪,一字一句道:“我们也是如此。”

  温情揉了揉发疼的眼睛,领着阿苑率先出去了,道:“我们去准备饭菜,阿宁还在那坐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

  温宁呆呆的坐着,反应过来道:“哦.....来了。”

  关上门,见温苑还在往里面使劲瞅,温情语重心长的道:“阿苑,你还小........”

  温苑微微一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

  【练文笔.....练逻辑思维......捂脸】

评论(24)

热度(82)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