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9)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

  温宁蹑手蹑脚的逃走了,一个不小心撞到了墙上,但是蓝忘机的注意力全都在魏无羡身上,根本没注意门口的动静。

  魏无羡抓着那双白皙的手亲美了,餍足的动了动睫毛,抱着那只手又睡了过去,不动了。蓝忘机任由她抓着,另一只手继续拿起布巾,顺着脸颊一路往下,擦到领口处时顿了顿,又转回到微烫的脸颊上。风尘仆仆了这么多天,魏无羡的衣服脏的不行,身上肯定也是,肯定需要洗个澡了。

  温情刚煎好药,从墙角拐出就见温宁蹲在那里烧水,脸上红的跟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般。

 阿苑从她身后跳了出来,道:“宁哥哥,你的脸好红哦。”

  温宁搓了搓脸,有些不自在道:“热......热的。”

  温情一手端着汤药,一手伸出摸他额头,皱眉道:“哪儿有这么热,你不会也发烧了吧。”

  温宁本来就惊魂未定,方才的余温尚未褪去,此时脸上更是被火光映得通红。温情把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上,没生病。温宁拍了拍热红红的脸,犹豫半响,磨磨蹭蹭道:“姐姐.....我跟你说个事儿,是关于蓝公子和魏姑娘的.......”

  

  蓝忘机正欲起身寻个木桶,门却“嘎吱”一声被推开了,从门后探出一个矮矮的身影,有些害怕的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又坐了回去。他一向不会对付小孩子,正想着该怎么开口,一阵平缓的脚步声传到门口,蓝忘机抬起头,温情站在门口,先是伸出一点头向里面看了看,然后才走了进来,把汤药放到了桌子上。

  “蓝公子,我先把药放这了,左手的屋子里有木桶,温宁已经把水烧好了,换洗的衣物也放在那了,你们.......要不要去沐浴?”

  蓝忘机道:“刚好要去问。”

  温情眼神毫无目的的飘了飘,接着道:“那正好,帮魏姑娘.......呃.......洗的时候注意点,别着凉了。”

  “.........”半响,蓝忘机淡声道:“.........我会注意的。”

  不知温情是不是受了自家弟弟的传染,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鼓足勇气挤出一句话:“还有,魏姑娘生病期间.......最好,那个........节......节制一点,毕竟身子弱.......咳没事儿的话.......我就先出去了。”说罢抱起温苑就快速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木门。

  “........!”蓝忘机一个踉跄,差点从床上摔下来。

  桌上的汤药温度适中,蓝忘机好不容易调整好了情绪,轻轻推了推魏无羡,温柔道:“婴,起来喝药了。”

  魏无羡动了动睫毛,继续睡。蓝忘机又推了推,推了半天,魏无羡终于被他推醒了,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道:“唔,蓝湛........人家还想睡.......”

  蓝忘机一手端着药碗,一手扶她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把碗递到她嘴边,道:“先起来,把药喝了再睡,听话。”

  魏无羡眯着眼睛,闻了闻,一股浓浓的苦味儿钻进鼻子顺着神经直直冲向大脑,魏无羡顿时清醒半分,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惊悚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苦!”

  蓝忘机也凑过去闻了闻,依旧面无表情,道:“还好,良药苦口,一口气喝下去就好了。”说着把碗凑到魏无羡嘴边。

  蓝忘机出生在云深不知处,从小就是吃着那些味如嚼蜡的食物长大的,就连吃饭时的汤都又苦又涩,所以早就习惯了这种苦味儿。

  可魏无羡不是啊,从小在云梦长大,吃遍各种美食,小时候连苦瓜都不吃一口,药苦的更是一口都不喝,每次都是江厌离拿着几块蜜钱,一口汤药一口甜的,连哄带骗的喂她喝药,她这才勉勉强强的把药喝了下去。

  “不喝不喝我不喝。”魏无羡把头扭过去埋在蓝忘机的颈窝内,蹭来蹭去的撒娇道:“二哥哥,羡羡怕苦~”

  蓝忘机垂眸看了她一眼,道:“我喂你。”

  听了这话,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十分乖巧的窝在蓝忘机的怀里,抬起小脸,嘿嘿一笑,冲他撅了撅嘴。

  “不知道二哥哥要怎么喂羡羡呀?”

  蓝忘机目光闪躲了一下,抬头喝了一口汤药,低头覆上了那张早就迫不及待打开的小嘴,一点一点的把汤药灌了进去。

  虽说是喂药,但更多的还是缠绵,呼吸之间,蓝忘机低沉的声音传到她耳边,一字一句道:“用嘴喂。”

    二人纠缠了一阵,蓝忘机一开始还端着汤药,认认真真的喂了半碗,后来干脆直接把碗放回了桌子上,欺身压了上去,辗转着头部和她吻的难舍难分。

  “唔.......”魏无羡餍足的眯起了眼睛,紧紧搂着蓝忘机细腰,嘴里很苦,但是蓝忘机的舌头扫过的地方却似乎有点甜,让人贪恋的甜。

  二人刚在一起不过几个时辰,之前在玄武洞虽说是初吻缠绵,但却是匆匆忙忙的很快就分开了。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蓝忘机岂会这么容易放过她,一开始还是温柔得小心翼翼,后来突然变得凶悍起来,吻的魏无羡头晕目眩,双眼迷离。

  “婴.....”蓝忘机呼吸沉重,修长的手指游走在魏无羡的腰间,有意无意的摩挲着,眼里隐隐充满血丝,死死的压在魏无羡的身上,不让她和自己离开分毫。

  魏无羡本来是闭着眼睛的,感觉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膝盖向上一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哼,睁开眼就看见了蓝忘机布满血丝的双眼,和一脸的隐忍之色。

  魏无羡内心好笑,故意用膝盖蹭了蹭那个地方,凑到他耳边,放软声音道:“蓝二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呀,顶到羡羡了~”

  “别......别动了。”蓝忘机狠狠咬着牙,压住了那条不老实乱动的腿,埋首在魏无羡的颈间,喘着气,体温比发烧的人还要热上几分。

  “嘻嘻,就动!”蓝忘机越这样,魏无羡心里就越能涌上一股莫名的兴奋,早就把自己生病的事儿抛到了脑后,小腿慢慢摩挲着蓝忘机,白皙的手去扒他的衣服。

  蓝忘机抓住在他身上撩火的小手,心里发痒难耐非常,沉声道:“去洗澡。”

  魏无羡嘻笑道:“一起?”

  蓝忘机一把捞起魏无羡,道:“一起!”

  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

  我来更新咯!!!

  最近欧气爆棚啦!漫展一发抽到特等奖手办,羡煞旁人,昨天一发抽中大天狗,两次石距,年兽,今天也是得到了新式神,欧气满满!开森!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兴奋的手舞足蹈!

评论(22)

热度(90)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