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8)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从来不知道大纲为何物的我!真的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

  温情给魏无羡检查了身体,道:“没什么大碍,就是受寒了而已,开点药就没事儿了。”

  蓝忘机道:“麻烦了。”

  温情写了一张药单,递给温宁,让他去抓药,转头又道:“蓝公子,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们,我叫温情,那是我弟弟温宁,那个小孩儿叫温苑。”

  温情名声在外,医术高超,温若寒经常带着她出席一些重要场合,蓝忘机对其也略有耳闻,没听说过她有什么不好的事迹。但现在的处境特殊,不得放松警惕,平淡道:“久仰。”

  床前有一张小木桌和木凳,温情坐下拿了两个杯子倒上茶水,推给蓝忘机,道:“蓝公子,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能信任我们,长话短说吧,其实咱们的处境很相似。”

  蓝忘机沉默着没有说话,温情喝了一口茶,又道:“我们都是要被逐出温家的人了,没必要再为温若寒办事儿。况且温晁是咱们共同的敌人,他一来去云梦和姑苏招惹了事端,二来跟温若寒吹耳边风,诬陷我们姐弟,害的我们要被逐出温家,这才迫不得已搬到了这个隐秘的地方。所以说蓝公子,我没必要骗你。”

  蓝忘机端起茶水浅浅抿了一口,微微颌首,算是相信了她的一番话语,面无表情道:“温晁此时正在玄武洞底.........和他身边的那名女子。”

  温情挑了挑眉,冷笑道:“他们去那里做什么?哦对了,听说那里有只千年大王八。认祖归宗?呵呵,他们还真是会找同类啊。”

  这句话说的颇有趣味,蓝忘机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手中微微加重了力度,魏无羡像是被握疼一样,皱起眉头不满的轻哼一声,蓝忘机立马松了力道,安慰似的轻轻的摩擦着她的手背。

  突然房门口传来一声轻笑,然后又是“啊”的一声惊叫。

  “啊.....抱歉抱歉,噗........”温宁端着一碗汤药站在门口,极力控制着忍不住先上扬的嘴角,全身微微抽搐,碗里的汤药都喂给了他的衣服。温苑抱在他的腿上,险些被淋成了落汤鸡。

  温情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温宁!这的药材本来就不多了,你又给我全浪费了是吧?!”

  温宁被这一声怒吼吓得不轻,端着一个空碗,委屈的结巴道:“不......不是啊姐姐.......外面还剩......还剩了一些呢......”

  挂在他腿上的温苑盯着裤子上染上的药汁,歪头眨眨眼,好奇的一口咬在了温宁的大腿上。

  温宁觉得腿上一疼,低头一看:“啊.......阿苑,别.....别咬我呀!”

  蓝忘机:“.........”

  温情无奈的扶额道:“我弟弟他一紧张就会结巴,让蓝公子见笑了。”

  可惜了此时魏无羡还处于昏迷不醒之中,要是让她赶上这一幕的话,肯定又要好好的说笑一番,顺便祸害一下别人家的小朋友。比如抱在怀里揉捏乱挫,举在头顶调戏什么的,然后再给小朋友传授一些奇怪的知识。

  温情站起身,从温宁手里端过碗,道:“行了行了,我亲自去煎药吧,你去把衣服换了。还有阿苑,过来!别啃了!手指也不许啃!”

  阿苑刚放开温宁的大腿,张着小嘴就要把手指含进去,又撅着嘴巴,恋恋不舍的把手指缩了回去,颠颠儿的挂到温情腿上了。

  温情摸了摸他的头,转身道:“那蓝公子你先休息吧,我一会儿让温宁拿水和毛巾来。”

  蓝忘机点了点头,道:“多谢了。”

  他看着阿苑离去的背影,似乎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问题,向门口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进来,伸手在魏无羡平坦柔软的肚子上轻轻戳了两下。

  

  不一会儿,温宁就换了一身衣服,端着一个木盆回来了。

  “蓝.......蓝公子,等姐姐回来了,让她给魏姑娘擦.......擦身子吧.......”

  蓝忘机接过木盆放到桌上,把盆边搭着的两条布巾放进水里泡了泡,又拿出来拧干,道:“不用了,我来就好。”

  温宁似乎还不太明白:“这......这不好吧?”

  蓝忘机没接话,默默的把一条湿润凉爽的布巾叠成一个长方块,搭在魏无羡微烫的额头上,又取出另一条轻轻的给魏无羡擦起脸。

  隐隐约约之间,魏无羡感觉自己周身突然变的凉爽起来,不禁向那边蹭了蹭,舒服的抓住了脸上轻轻滑动着的什么东西,抓到嘴边一顿乱亲。

  魏无羡喃喃道:“唔........蓝二哥哥.......”

  蓝忘机的右手被抓着亲了十几下,耳垂爬上了浅浅的粉红,俯身在魏无羡的耳边低语道:“阿羡乖,别闹。”

  “唔......啾啾。”继续亲。

  蓝忘机微微上扬了嘴角,无奈的摇了摇头,任由那片温热的唇瓣调皮的游走在自己的右手,左手继续帮魏无羡擦着脸。

  二人身边的温度急剧上升,蓝忘机的眼神又发宠溺,总感觉不一会儿就要冒出什么一堆粉红的东西。

  二人亲密的动作加上暧昧的话语和蓝忘机宠溺的眼神,被遗忘的门口的温宁就算是瞎了聋了,也不可能不明白这二人是什么关系。

  他僵在门口看直了眼,脸上红的几欲滴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收起了掉下在地上的下巴,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一样,灰溜溜的无声无息的踮着脚逃走了。心里不停的念叨着一句话“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

  还有几天就过年啦!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哑·每章都很短小·雪

  

评论(20)

热度(85)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