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3)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ooc
*主忘羡,曦澄

*有引用原文中的句子或段落

———————————————————

  魏无羡拔腿就跑,身后妖兽的咆哮之声震的二人耳膜胸腔一阵震痛。

  魏无羡把蓝湛往身上带了带,看似纤细柔弱的手臂托着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依然跑的很快。

  蓝忘机惊呆了:“魏婴!”

  魏无羡道:“二哥哥!惊喜吗!”

  蓝忘机伏在柔软的背上,语气带了几分明显的波动:“喜什么?!放我下来!”

  二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像这样如此紧贴,蓝忘机能清楚的感受到,胸膛上传来的片片暖意。

  魏无羡脚下逃命嘴里也不闲着:“你让我放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她嘴上开着玩笑,心里有几分窘迫。方才蓝忘机情急之下的那一掌,不偏不倚,正正好好的拍在了她柔软的........胸上.........但是后者好像还没自觉!魏无羡更是不好意思提了。


   一口气不歇,钻入一个妖兽进不来的狭窄洞道,跑了不知多久,直到身后听不到妖兽的咆哮声了,魏无羡才渐渐停了下来。

  心弦一松,脚步一缓,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魏无羡一惊,反手一摸,摸了一手鲜血。

  魏无羡瞬间想起方才,蓝忘机为了保护自己而被妖兽拖走的情形,如果那时再晚一步的话,她会不会永远也见不到蓝忘机了呢.........

  怕蓝忘机摔着,魏无羡便改用双手扶着蓝忘机的臀,将他轻轻放下。她没看到的是,蓝忘机面若寒霜的俊美面孔,终于在把她把手放上去的一瞬间粉碎了。

  魏无羡好不容易才把蓝忘机放下,累的气喘吁吁,手上的触感软软的,魏无羡小手没忍住,不自觉的在蓝忘机的臀上捏了两下。

    蓝忘机挣扎了一下,沉声道:“魏婴!!你.......”

  “啊!我在!那.....那啥!蓝湛,对不起哈,我情不自禁的就........哎不说这个了,你的腿怎么样了!快让我看看!”

  魏无羡面浮浅粉,以为他生气了,连忙闭嘴了,专心去察看他那条受伤的腿。蓝忘机靠在石壁上,微阖眸子,极浅的眼眸中映出了魏无羡小小的身影。

  她身上的衣服湿透了,紧紧贴在白皙的皮肤上,身材清晰勾勒出来。蓝忘机喉结上下动了动,闭上了眼睛。


  他腿上有几个肉眼可见的黑窟窿,正在往外流着鲜血,魏无羡俯身查看片刻,直起腰来,在地洞附近转了转。地底生着些许灌木,她好容易找到了几根较粗较直的树枝。

  顺便捡了些枯枝,堆在一起,画了个引火符点火。

  魏无羡帮他稍微清理了伤口,抬头道“蓝湛,你有绳子么。哎,你这抹额不错嘛,来来来,给我用用啦!”

  不等蓝忘机出言,她倏地一伸手,这就把那条抹额摘了下来,一甩,以抹额充作绷带,抻直了蓝忘机那条多灾多难的腿,将它牢牢固定在树枝上。

  蓝忘机突然被他摘了抹额,一双眼睛都睁大了:“你……..!胡闹!”

  魏无羡嘻嘻道:“别那么小气嘛二哥哥,就算你再喜欢那条抹额,也要先关心一下你的腿是不是,你别瞪我嘛,一条抹额而已,不至于.........”

  “你跟兄长也这样吗。”蓝忘机打断了她。

  魏无羡奇怪道:“什么?”

  火堆被烧的炸了一下。

  蓝忘机抬起头,盯着魏无羡的眼睛,冷冷道:“兄长的抹额你是否........摘过。”这句话明明是个疑问的语气,但现在听起来却像是个肯定的语气。

  魏无羡不明所以,为什么蓝湛从一开始就提曦臣哥,为什么要问曦臣哥是否来此,为什么现在又问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蓝忘机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一眨不眨,魏无羡不知是离火堆太近,还是被他盯的,只觉浑身发热,眼神躲避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俏皮道:“你猜。”

  蓝忘机目光微寒,倚在石壁上,闭上眼,不再说话了。


  半响无话。

  魏无羡见他闭上眼睛睡觉,身上却湿漉漉的,摸了摸下巴,像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突然,蓝忘机只觉身上一凉,睁眼一看,自己的上衣已被人褪去大半。

  魏无羡正帮蓝忘机脱着衣服,没想到他会突然睁眼,窘迫道:“呃.......蓝湛,穿着湿衣服会生病的。”

  蓝忘机推开她,道:“你先转过去,兄长知道了........不妥.........”

  魏无羡“哦”了一声,不明白他为什么又提到曦臣哥了。不过蓝家人注重礼数,蓝忘机脸皮那么薄,估计是不好意思了,于是魏无羡乖乖的转过去了。

  

  魏无羡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问道 “蓝湛,你说会有人来救咱们吗?”

  蓝忘机把衣服放在火边烤,抬起埋在臂弯里的脸,道:“应该不会。”如果能这样一直呆下去,就算是死了,也挺好。

  魏无羡又生了一堆火,拨弄着树枝,道:“那总不能等死吧,一会儿我出去看看,找找有没有出口。”

  蓝忘机道:“我跟你一起去。”

  魏无羡道:“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就是去看一下而已。再说了,你腿伤的那么严重,不好好养着的话,曦臣哥知道了肯定又要担心了。”

  果然,一提到蓝曦臣,蓝忘机又把脸埋在臂弯里,半响才闷声的应了一下:“嗯。”

  魏无羡有些不好意思道:“蓝湛,我也想烤烤衣服,你,你闭眼。”

  蓝忘机闷声道:“嗯。”

  听他应了,魏无羡才放心的脱下衣服,放在火堆边烤干。

   光着身子,魏无羡总感觉有些不自在,倒不是因为冷。她此时背对着蓝忘机,总感觉后背上传来一道炽热的目光,好像有谁在盯着她。但这里除了她和蓝忘机就没有别人了,可蓝忘机是谁啊,冰清玉洁的正人君子,怎么会偷看呢!魏无羡甩了甩头,扔掉了这个荒唐念头。

  魏无羡的背后,蓝忘机安静的坐在原地,支起一条腿,抱着胳膊,脸深深的埋在臂弯里,像是睡着了一样。

  只是这臂弯间,有一条不可察觉的小小缝隙。蓝忘机依旧是面如白玉,但耳垂却偷偷爬上了一点浅粉。

———————————————————

  不能总虐二哥哥!福利神马的还是要给一点的嘛!【嘿嘿~

  

 

 

评论(2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