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0)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0)

*性转梗,忘(男)羡(女)
*身份有改动
*主忘羡,曦澄

*羡羡踏上寻找汪叽的路程

———————————————————

  蓝湛失踪了,蓝启仁一大早便去了云梦,蓝曦臣知道后连忙追了过去,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儿。

  魏无羡和江澄看着蓝湛留下的书信,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端正有力的四个大字:静心,勿寻。

  江澄读了一遍,道:“静心,勿寻?这几个意思,离家出走?”

  魏无羡不可思议道:“啥,离家出走了?!”不敢相信,一向是弟子楷模,长辈称赞的蓝忘机,居然会无缘无故的离家出走。

  魏无羡转念一想,道:“其实昨天遇到曦臣哥之前,我是跟着蓝湛进来的,他昨天就有点奇怪。”

  江澄问道:“别告诉我你又是恰巧碰到他了。”

  魏无羡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江澄听完不禁佩服道:“那你们还真是挺有缘的啊,三次了,碰不到别人偏偏只能碰到蓝忘机,我看啊不如你去跟了蓝忘机得了。

  魏无羡翻了个大白眼,道:“快闭嘴,胡说什么呢,有你这么把妹妹供出去的吗,再说了我也........”不喜欢蓝忘机。这几个字到了嘴边将吐不吐,踌躇不决,最后被揉成一团压在腹中。

  好奇怪........魏无羡心中不解,为什么她说不出口呢?

  江澄故作哀叹道:“哎,蓝湛被你缠上了还真是可怜。”

  魏无羡拉起袖子,喝道:“找打!”

  以往的话二人一定会大吵一架,这次只是吵了几句嘴就又安静了下来,心里都在担心蓝忘机。

  蓝忘机现在不知所踪,自己一人在外十分危险,再加上他是蓝曦臣的亲弟弟,温晁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说蓝忘机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危险至极。

  魏无羡心中突然一阵烦躁,抓起随便就往外冲,道:“江澄,你待在蓝家,我去找蓝湛。”

  江澄拦住她,道:“你去找他?你知道他在哪儿吗?再说了,万一你又碰见了温晁,那孙子还指不定要把你怎么样呢!不行!你不能去!”

  魏无羡垂眸不语。半响,声音柔软却坚定道:“我知道他在哪,我们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小天地,我们约定过,如果有一天谁心情不好了,就去那里静心。所以,哥,让我去吧,我真的很担心他。”

  江澄被他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到了,不太相信一向活泼听了她的一番话又有些感动,语重心长道:“那好吧,你早去早回,路上小心,碰见温家人能避则避。还有,别再给我惹祸了。”

  魏无羡乖巧道:“好,哥哥放心吧。”

  山门口。

  江澄感动又不舍的看着魏无羡离去的背影,不由心生安慰:感觉妹妹终于长大了啊,也肯听他的话了。

  直到魏无羡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感叹着转身回去了。

............

  此时半空中,正踩在随便上的魏无羡笑的打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那个大傻瓜!我随口编了一个理由他居然就信了!蓝湛他怎么可能和我有什么小天地啊,真肉麻,哎呦喂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鬼的小天地,什么鬼的约定,都是随口编的,要是江澄知道了是在骗他,估计又要气的吐血了吧。

  魏无羡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虽然她很不想提狗这个字,但不得不说上一句,恋爱中的人智商都被狗吃了呀!思春中的晚吟妹妹更是如此!

  笑完了,就该想正事儿了,魏无羡摸着下巴沉思片刻。

  一晚上,蓝忘机应该不会走太远,不如先去彩衣镇问问。

  魏无羡到了彩衣镇,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落下,收剑回鞘。一路走一路问,有没有看到过一个高个子,容貌俊朗,背着七弦琴的青年。问了二十多个人也无果,魏无羡并不气馁,正打算去问下一个,突然听见了温晁的名字。

  长木凳上,一个抱着剑的人道:“哎,听说了吗,那个温晁在从姑苏回岐山的路上被人偷袭了!温晁那厮被打成重伤,听说至今还在家里躺着呢,其余的一百余温家门生愣是没看清凶手是谁。”

  一个翘着二郎腿儿的人一拍桌,神气道:“嘿!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听到温晁被人打了,魏无羡心中感慨万千,看来看不惯温家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啊,可惜不知道是哪位侠士,不然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魏无羡转身欲走,只听背后那人又道:“哎,要我猜也许是白雪观的人干的,前些日子白雪观的晓道长外出夜猎,本来好好的,谁知道突然蹦出来一个温晁,非说晓道长抢了他们的猎物,要他跪下磕头赔罪。”

  小师叔!魏无羡心中一惊,立刻驻足。

  有人连忙问“那后来怎么样了?”

  那人继续道:“晓道长好言好语,温晁那厮百般不讲理,最后就打起来了呗。晓道长是何等人物,温晁又算什么,几下就被打趴了。”

  那人喝了一口茶,道:“那厮哪能服气,叫了一群人来帮忙,又在暗地里耍手段伤了晓道长的一条腿,不过幸好后来宋道长赶来了,然后怎么样就不清楚了。”

  话讲完了,魏无羡听的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将温晁那厮斩立决。

   在她小的时候,就认识宋道长和小师叔了,魏无羡经常带着江澄去白雪观玩。逢年过节,两个长辈也都会来莲花坞拜访。

  后来,小师叔从外面抱回来了一个小男孩,叫薛洋,听说被抱回来的时候,一只手都是血淋淋的。后来在小师叔的悉心照顾下,倒也健健康康的成长了,和江家的三个孩子关系也都不错。

  莲花坞和白雪观可以说是关系密切,温晁这厮闹了莲花坞,又伤了晓道长,再加上一个姑苏蓝氏。再这么下去,就算温家势力再大,也会有被人推翻的一天啊。

  ............

  魏无羡在姑苏这块找了一天,问遍了大大小小的客栈,都没见过那样的青年。

  找了一天又渴又累,魏无羡跌坐在台阶上,托脸沉思。难道蓝忘机已经不在姑苏了?那他会去哪儿了呢。

  夜晚的彩衣镇很热闹,魏无羡独自一人坐在台阶上,与这场景显得格格不入。

  “蓝湛........”魏无羡小声喃喃道。

  他在哪儿,会不会遇到危险,吃饭了吗,有没有住处,什么时候回来..........一个个问题在魏无羡脑子里闪过,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愁善感了。

  魏无羡渐渐发现,她好像比想象的还要担心蓝湛。好像是焦虑,不安,又好像不是。

  为什么呢,明明以前江澄闹脾气离家出走的时候她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夜很长,夜很静。

  魏无羡倚在墙上睡着了,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出几分落寞。

———————————————————

  我知道自己的文笔不好,但是“扫文组”说我摘抄是几个意思?

  文笔可以慢慢练,写文嘛,自己开心就好~听取正确的意见,可是拒绝污蔑!

  有点生气.......

  哎不提这个,羡羡开始踏上寻夫之旅啦,不过二人很快就会相见哒!(比哈特~

评论(27)

热度(80)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