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地狱(晓薛向)

*薛洋视角
*晓薛向

*ooc,HE?BE?嘛,你们猜呀~我说是甜甜的你们会不会信~
*就是喜欢辣鸡洋
———————————————————
  我叫薛洋,我已经死了。
  当我再睁开眼睛时,眼前是一条没有尽头的漆黑长路,四周是阴森诡异的黑,头顶上是如梦如幻,缀满了点点银白的一片星湖。
  前面飘着的两个人一黑一白,手上各握一条锁链,锁链的另一端牢牢锁在我的身上。
  冰冷的枷锁缠绕全身,脚上更是如千斤般的沉重,我几乎是被他们拖着走的。
  这里.......应该是地狱吧........
  妖艳绽放的彼岸花铺满整个空间,明明是白色的。
  我身前的彼岸花是圣洁如雪的洁白,所过之处却皆变成了妖艳如滴血般的殷红。
  这倒是挺像那个人啊........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他。
  圣洁如他,殷红........就像那天,他脖子上的伤口喷溅狂涌出的鲜血一般,几乎是留尽了。
  赤裸的双脚早就被磨的血肉模糊,身上的重量压的我喘不过气,不过这点痛并不算什么。
  习惯了,反正都已经死了。

  走着没有尽头的路,我抬头仰望漫漫波动的美丽星湖,洁白无暇的点点星辰,仿佛能洗净我那双暗无天日的幽黑眼眸。
  我看到了一双澈如汪泉般点缀着星辰的眼眸。
  晓星尘,是你吗?
  我按捺不止内心的激动,可情景一转,那双眼眸却被一双戾气的双眼所代替。

  那人高坐大堂,拿着一个卷轴,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念着我生前的罪行。
  这声音寒之入骨,令人胆寒。
  晓星尘,我还是喜欢听你的声音,温柔如水,你能不能再叫我一次。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把卷轴猛摔在地,我眼前银光一闪,一个冰凉刺骨的尖锐事物钻入了我的口中,刚感觉到从舌根传来的刺痛,就猛地被人拉了出来。
  真的很疼,我皱了皱眉。
  不用想,这是对我生前所作所为的报应。
  我口中鲜血狂喷,舌头掉在了地上,我亲眼看见一只小鬼爬了过来,将它吞入腹中。

  不过很快,我就看不见了。
  最后看见的,是两个反着惨白银光的利勾,和眼前浮现出的那人离去背影。
  钻心的疼,我疼疯了,拼命的向后挣扎,却被死死地按在地上,无数的利刃刺穿我的身体,我看不见,也喊不出。
  连蜷缩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躺在地上任它们在我身上留下伤痕。

  晓星尘,你当初挖眼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我一般的疼痛?
  呵.......我勾了勾嘴角,能和你感受同一份的痛楚,好像也不错。
  可是.....你为什么要挖眼给他呢.......我承认,我嫉妒了,我恨他,也恨你。
  它们停下以后,我已经没知觉了,只能听到那个冰冷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打入十八层地狱。”
  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直至魂飞魄散。
  被打入那里的人,整日痛不欲生,再无转世超生的机会。
  我被人拖着走,我能想象出自己现在的模样,千疮百孔,浑身浴血,可我已经死了啊,怎么可能再死一遍呢。
  别人不知道的是,这勾舌挖眼和刺穿身体的痛楚,远不如那一日,那人将剑刺入我腹中的万分之一。

  昔日的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个洁白修长的身影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青年,丝毫不介意那人身上的鲜血染红他的衣服,旁边一个小瞎子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絮絮叨叨个不停。
  天黑了,破旧的小屋被一盏烛灯照亮,那人坐在桌前,蒙着一双眼睛,被对面坐着的人逗的笑个不停。对面的青年撑着下巴,看着那人的眼神柔情似水,却不知自己早已陷了进去。
  不怎么舒服的床上,青年睡不着,那身白衣悄悄走进来,在他的枕边放了一颗糖。糖很甜,青年把它攥在掌心中,有些不舍的吃。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第一次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目光。
  今天轮到他去买菜了,青年提着篮子心情不错的出去了,想着今天要吃什么。道长太瘦了,应该多吃些肉,小瞎子也是,太矮了,该补充营养了,买些水果回去吧。还要买些甜点,回去拿给他吃。
  啃着苹果开心的回来,想着把甜甜的糕点给他尝尝,一低头,腹中却被刺入一剑。还是被发现了,青年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于是便恶狠狠的将一切推向万劫不复。
  那人第一次用冰冷的语气和他讲话。
  “好玩儿吗?”
  青年慢条斯理道。
  “好玩,怎么不好玩。”
  那时,青年眼中那道已许久不曾流露的凶光,重新出现了。
  他用一种狂怒,狂喜的语气怒骂道:“救世!真是笑死我了,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那白衣跪在地上,缩成小小的团,恨不得能从此消失。
  他痛苦地呜咽道:“饶了我吧........”
  那是他最后留给我的一句话。
  也是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我感觉自己身体腾空,啊.......终于要被扔下去了吗..........
  我心里没有绝望,也没有不甘,唯一想的就是他,晓星尘。
  我终于发现了,这种所谓喜欢的情感,就是如此吧。
  晓星尘,怎么办,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呢?
  你一定是恨我入骨吧。
  也罢,能让你记的深刻不会把我忘却,也不错。
  我错了,我后悔了。
  我饶了你,好不好?

  我等待着被扔下去的那一刻,可是却迟迟没有等来。
  突然,那人将我摔在地上,冷冷啐道:“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为你这种你这种卑鄙小人求情,真不懂他怎么想的。呵,那人和你正相反,是个大善人,可惜却是个瞎子。”
  我愣住了,瞎子......善.......求情.......这几个词在我脑海里一一炸开。
  “你不用被扔下去了,安安分分的当个几百年的鬼魂,多干点好事儿,说不定有一天还能转世投胎呢,哎,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说完,那人就走了。
  徒留我一个人瘫在原地。
  我拼命的想要嘶喊出声,可我却发不出声音;我拼命的想去寻找他的身影,可我却看不见东西。
  晓星尘!是你吗!你在哪里!我错了!你出来!看看我!晓星尘———!!!!
  我像个断了翅膀的无头苍蝇一样在地上一步一步的爬着,直到我筋疲力尽,我也没能找到他。
晓星尘,你到底为什么要救我........

  三百年后。
  这三百年来我一边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地狱里的其他鬼魂,做尽善事,一边苦苦寻找他的身影。
  我的眼睛恢复了,声音也恢复了。
  后来,我获得了转世投胎的机会。
  我站在奈何桥的桥头,向另一头望去。渐渐的,我睁大了眼睛,从内心深处涌动出了难以言述的情绪,就要从胸腔里喷发而出。
  在奈何桥的尽头,我看到了一个圣洁如雪,周身被月光笼罩的身影,陌生又熟悉。
  我颤抖着声音,很小心,很小心的叫了他的名字。
  “晓星尘?”
  那人看了过来,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我终于又听见了那柔到我心底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久久不能平息。
  “我回来了。”








—END—







———————————————————
  多年以后,年轻的晓星尘回到家中,小他一点的薛洋正在练习剑术。
  见他回来了,立马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扬起一双清澈明了的眼眸,撒娇道:“道长,你终于回来啦!”
  晓星尘反手搂住他,无奈又宠溺道:“是,我回来了。”
  “道长,洋洋想吃糖!”
  “好。”
  晓星尘并未从口袋里掏出糖,而是双手捧住他的脸庞,慢慢吻了上去。
  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小心翼翼,难舍难分。
  晓星尘,前生前世,今生今世,有你,真好。

评论(2)

热度(53)

  1. 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璇璇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