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新春(中)

小团子最萌了~
过年的话就让蓝家的人都放松一回吧~
其乐融融的江氏一家人才是最好的,真正有家的感觉。
热热闹闹才有过年的感觉!
———————————————————
春节走亲访友,最少不了的就是一大家一起吃一顿饭。
蓝启仁带着他们入厅,不同于以往的肃然,厅中的人大多都在低声交谈,小辈向长辈行礼,虽然不如莲花坞热闹,但也不错。
蓝启仁简单讲了几句客套话,便开宴了。
长辈们互相交谈,小孩儿们各玩各的,蓝家的小辈看见云梦的小辈都有些新奇,又看见蓝忘机和蓝曦臣手中的兔子灯笼,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入座时,魏无羡非要挨着蓝忘机坐,一会儿拽拽蓝忘机的袖子,一会儿不让蓝忘机加菜,弄的江澄又要来揪他。
十岁的魏无羡眨眨眼睛,撒娇道:“蓝湛,蓝忘机,蓝二哥哥,赏个脸,看看我嘛!”
蓝忘机严肃道:“食不言。”蓝忘机也只有十一岁,讲起话来却活脱脱的像个小大人。
魏无羡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不依不饶,指着兔子灯笼,装作生气道:“好你个二哥哥,拿完人家的礼物就翻脸不认人了!”
蓝忘机抬起头来看他,魏无羡鼓着脸,蓝忘机以为他真生气了,半响,才闷声道“........多谢。”
魏无羡道:“嗯?什么。”
蓝忘机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还是重复了一遍:“多谢。”
魏无羡笑道:“哈哈,不谢不谢,二哥哥把灯笼钱给我就好!要不然我就抢回来了。”
蓝忘机瞪了他一眼,把灯笼挪到了魏无羡够不到的右侧,默默低头吃饭。

魏无羡道:“二哥哥我开玩笑的,你那么紧张干嘛呀,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

魏无羡的左边是江澄,蓝忘机的右边是蓝曦臣。

蓝曦臣比他们大几岁,自然要成熟几分,嘴角噙着浅浅笑意,道:“阿羡真是活泼好动呢。”
年纪最小的江澄不满了,撅嘴道:“他这哪是活泼好动啊,分明是闲不住,尽去招惹别人。”

 新菜准备上案了,蓝家人把菜端到每个人的食案上,菜有点烫,所以端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江澄正准备去揪魏无羡,没注意伸过来的碟子,眼看就要撞上,忽然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搂过他的肩,护住他的头,把他往左边带。
新菜放稳在食案上后,那双大手才撤去。
江枫眠温柔道:“阿澄,别烫着。”

江澄点点头,乖乖的吃起饭来。
家宴进行到一半,一位爱小孩儿的蓝家前辈,看魏无羡生的很是可爱,笑道:“听闻云梦的魏小公子爱吹笛子,不知吹的怎么样啊。”
魏无羡嘴里还嚼着东西,听到有人叫他,抬起头,含糊不清道:“当言似挥常好啦!”
有人提议道:“正逢春节,不如让魏小公子为我们演奏一曲如何?”
除了过年,平时的家宴都是冷冷清清的,这次终于能放松一回,长辈们不语,小辈们早就坐不住了,嚷着要听云梦来的别家小孩吹笛子。
江厌离问道:“阿羡,你带着笛子了吗?”
魏无羡道:“真巧呀,我正好带在身上呢!”他从怀里掏出一直黑色的笛子,站起身,指着蓝忘机道:“吹可以,不过我要蓝忘机和我一起演奏!”
蓝忘机正默默喝着汤,听到被点名了,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魏婴。
本来想拒绝,谁知江枫眠却开口了,道:“蓝家精通乐礼,蓝二公子虽然年纪尚小,但乐礼这方面,想必也是极好。”
蓝启仁听到侄子被夸,眉梢沾了几分喜色,道:“江宗主言重了,不过忘机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就让他也演奏一番吧。”
蓝忘机没法推辞,只好去取来了忘机琴。
琴身修长,蓝忘机抱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便,见魏婴已经拿着笛子,在厅的正中央等着他了,便也走过去坐下,准备弹奏。
魏婴和蓝忘机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便纷纷开始演奏。
琴如清泉凛冽,冷漠幽静;笛如飞鸟穿林,轻快婉转。
一曲毕,厅内掌声不断。
长辈们纷纷称赞,蓝启仁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和蓝忘机回到位置上,江澄在魏无羡肩头一拍,欣喜道:“行啊你,吹得不错,真给咱家长脸。”
魏无羡神气道:“嘿嘿,那是,我可厉害着呢!”
二人合作的确实不错,各自都很好。
连平时很少夸赞别人的虞紫鸳都道:“是挺不错。”她转头问江枫眠道:“你觉得如何。”
江枫眠笑道:“我和娘子一样,都觉得不错。”
蓝家还没道侣的前辈们看见这一幕,皆是羡慕不已:江氏夫妇的感情可真好啊。
———————————————————
不想复习期末考试,就来码字_(:з」∠)_
希望大家喜欢呀( ´▽`)

评论

热度(30)

  1. 璇璇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