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蓝启仁vs小不正经们(脑洞)

这是一篇关于考试的脑洞!
就是个脑洞,人物严重ooc!
用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
———————————————————
今天是个好日子,云深不知处一片祥和;兰室内,众学子一片叫苦不迭。
唯一的原因就是:谁知道蓝启仁抽了什么风!非要来个“期末考试”!
不过不同于以往,兰室里的众人虽然嘴上叫着苦,心里却毫不在意。
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以前有准备啦!
聂怀桑假装哭丧着脸,一遍叹气一边瞅蓝忘机,道:“期末考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呢。”
魏无羡右手把笔转的起飞,道:“听说是蓝老头自创的新词?反正又是默那些冗长无比的东西呗。”
蓝忘机是一大障碍,众人心里清楚得很。
于是众人早就商量好了,装个样子给他看,不能让他看出端倪。
这时,蓝启仁走进了兰室。
众人立即噤声,考试开始,众人也是闷头苦写。
蓝启仁站在前面面色古怪,以往的考试都是小抄纸条满天飞,这次居然都这么乖。
竟然连魏婴也.......
蓝启仁眼睛一亮:难道是都开窍了?被我强大的气场打败了?嗯,甚好甚好!

蓝启仁不知道的是,这异样的宁静,正是暴风雨来临之际的前兆!

(【 】是众学子的眼神交流)
————————陷阱一———————
聂怀sang:【魏兄!陷阱一!】
魏婴:【等一下!等他走到最后面!哎!他到了!】
魏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小石子,用力一弹,房梁上的一个无辜小蜘蛛便直直的掉在了蓝启仁的头顶上。
蓝启仁感到头上一重,伸手一摸...........
“!!!”
吓得他连忙走到门口把蜘蛛扔了,顺便去洗了个手才回来。

聂,澄:【魏兄/魏婴!纸条!】
魏婴:【接着!】

底下都是一通狂抄,但都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蓝忘机。
蓝启仁回来后,可众学子依旧是乖乖的默写,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启仁内心:“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陷阱二————————

金子轩:【喂,陷阱二准备了!】
魏婴:【知道了!啰嗦!】

魏婴假装看小抄,蓝启仁眼睛一亮,立刻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他走的太快了,以致于没看见金子轩扔的真·香蕉·超滑版·皮。
“嗙!”的一声,蓝启仁优雅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外加几个空中仰泳和蓝氏高抬腿后,“扑通”倒在了地上。
金子轩立即将缠着线的“凶器”拉回,藏好。
蓝忘机闻声回头,看见摔倒在地的蓝启仁后脸色一变,立即上去搀扶。

弟子x:【快!传条给我!】
弟子z:【这道题答案是什么!】
弟子s:【哎,够不着啊!你会不会扔纸啊!】

底下的学子小抄抄的起飞,但小心翼翼,纸条也传的很隐蔽,以至于蓝启仁起身后看到的还是一群乖宝宝的景象。
刚才摔倒的地方,蓝启仁揉着老腰,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过他再怎么看那块地方,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好作罢,继续监考。
————————陷阱三————————
“叔父!!!”

兰室众人:【哦!!!来了!!!!来了!!!重头戏来了!!!原来魏兄说能让江澄灌醉蓝公子不是在吹牛!!!】

蓝启仁:“这个熟悉的声音是........?”
蓝忘机:“兄长?”
这时,蓝曦臣带着一阵风闯入兰室,神情与往常无二,但是........
蓝曦臣:“叔父!!!考试呢!!!”
蓝启仁惊悚道:“曦臣,你怎么了?!!”
蓝忘机不解道:“兄长?”

众人:【哇哦!这下有好戏看了!】

蓝曦臣:“我没事!!!叔父!!!我很好!!!”
底下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蓝启仁连忙把蓝曦臣往外推。
闻到蓝曦臣身上的酒味儿后才恍然大悟!
曦臣他是喝醉了啊.........不对!曦臣他怎么会喝酒?!
蓝曦臣:“忘机!!!叫哥!!!哎!!!叔父你别推我啊!!!”
蓝启仁:“忘机!快把你兄长带回去!”
蓝忘机愣愣道:“是........”
———————————————————
于是这场考试,以蓝启仁和蓝忘机推着蓝曦臣走了而告终。
再后来.......真相大白,凶手水落石出........
蓝启仁气的胡子都往上吹。
劈头盖脸的将众人全部数落一遍,罚抄家规,并且........
开了场“家长会”,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
还宣布重新“期末考试”,严格监督。
众人哭道:“看来考试还是得靠自己了啊!”
———————————————————
就是一篇搞笑的小脑洞啦,虽然写不出想要的感觉........还有点崩......但是就随便看一下吧!
哎,郑重的向蓝家人道个歉!对不起!不过这只是个小脑洞!
咳.......考试森马的,还是得靠自己呀!

评论(4)

热度(52)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璇璇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