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魔道祖师】《误会呀,二哥哥》(1)

忘(男)羡(女)性转梗,很ooc,小学生文笔,借用墨香铜臭大大的段落和句子(这个是重点!)
cp忘羡,曦澄!/澄羡兄妹向!以后会有轩离和追凌!和忘羡的孩子!
总之就是个绝对不要虐的故事!人物身份有改动!
就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
  清晨的莲花坞,小鸟在轻声细语,荷花在微微荡漾。
  这份宁静却突然被长长的怒吼划破,让不少正在练剑的子弟和门生一个哆嗦,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
  众人对视一眼,心里已经了然:三小姐今天依旧是一如既往的赖床啊。
卧室内。
  “魏无羡!赶紧给我起来!整天赖床像什么话!”早已穿戴整齐的江澄怒掀着魏无羡的被子,连拖带拽。
后者则四肢都缠在了被子上,纤细的四肢仿若铁箍,死死的扒着被子。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迷迷糊糊的做着反抗,就是雷打不动。大有一副:“就算天塌了也休想让我起床”的模样。
  “江澄你个.......傻逼.......唔.......嘿嘿........”半梦半醒间的魏无羡吧唧吧唧嘴,声音甜甜的带着几分迷糊,傻笑几声继续抱着被子沉沉睡去。却不知,站在床前的人已经黑透了脸。
  “靠!”江澄崩溃了,抱头哀怨道:父亲!您当初为什么让魏无羡和我一个房间啊————!!!!
  这事儿还得从江枫眠把魏无羡带回江家说起。
  那时,魏无羡才刚被江枫眠从夷陵捡回来不久,江枫眠把他收为了义女,但是没有更改她的姓氏。
  谁知江澄和魏婴,两个孩子一个爱狗至极,一个怕狗至极,便产生了矛盾。
  那时魏婴和江澄都还小,也不用顾忌什么男女之情,江枫眠希望他们能增进感情,便让魏无羡和他住一个屋子。
  总之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他们也渐渐长大了,都成熟了。十五岁那年,介于魏婴和江澄都是大孩子了,江枫眠便让魏婴住到了隔壁的房间。
  魏婴的床铺被搬到隔壁了,二人的房间隔了一道墙,江枫眠觉得二人在一起住习惯了,突然分开肯定不习惯,于是便在二人仅隔的一道墙上开了个门,但是没装门!所以毫无阻碍的便能进入对方的房间。
所以说,他们俩还是在一个房间,只不过多了面被挖了一块的墙罢了。
  江枫眠笑的和蔼,江澄和魏无羡眉毛抽的厉害,心里无语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不过二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江澄发自内心的觉得魏无羡这个人,除了性别和身体以外,没有一点和“女”这个字沾边的地方。
  两年了,江澄累瘫在地上,看着魏无羡终于和往常般一样梦游般的坐了起来,再迷迷糊糊的骂了他几句,然后去洗漱。心里生出了一些安慰。
  没错,这个小祖宗起床了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阿澄,阿羡,你们起床了吗,父亲来催了。”江厌离轻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江澄推开门,道:“姐,我可是早就起了,还不是某个人磨蹭的要命,打死也不肯起。看我下次拿狗来叫她起床!”
  江厌离微微一笑,摸了摸弟弟的头,道:“不可以哦阿澄,阿羡是妹妹,你是哥哥,你要让着她的。”
江澄叹气道:“哼,姐你也太宠她了,算了,我听姐姐的就是了。”
  江厌离笑道:“乖啦,父亲刚刚还在夸阿澄呢,说阿澄是个好哥哥,阿娘也说是,阿澄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呀,是不是?”
  江澄红了脸,江厌离又笑着说了几句,摸了摸弟弟的头,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还在洗漱,江澄回到房间,走到自己床边,悄悄的掀开最里面的床褥,掏出了一个本子。
这个本子是江枫眠送给三个孩子的,江厌离,澄江和魏无羡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书的封面和封底是木头制成的,都雕刻着几朵精致的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也不知道江枫眠用了什么方法,竟将荷香留在了花纹中,久久不曾散去。
  江澄翻开本子,目光柔了下来,嘴角弧度不经意的扬起,手指尖轻轻的抚过纸上一直重复的三个字——蓝曦臣。
———————————————————
下下章汪叽和蓝大要出场啦,总之这篇文章是暖的,大家都很好,没有虐也没有死伤,所有人都还在,都很幸福。
文笔剧情还请多包涵,因为我也是第一次写文嘛!

评论(14)

热度(156)

  1. 蓝羽逸哑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