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这是个啥子啊》

*搞笑向,两家六口的小故事,现代
*在空间看到一条说说,令人“悲伤”又好笑hhhhhhhh,忍不住代入魔道,借个梗
—————————————————————
  名门蓝家,上代家主膝下有两子,大子蓝曦臣,二子蓝忘机,后父母双亡,由叔父蓝启仁带大,两子天资过人,俊逸出尘,小时候是同龄孩子的榜样,长大后却变成了两个…………死gay。
  蓝启仁对此很是无奈,隔壁江家的两头傻猪赶也赶不走,天天哼哼着要拱白菜,两颗上好的大白菜也愿意让猪拱,能怎么办呢?
  好吧,拱就拱吧,喜欢就喜欢吧,是男的就是男的吧,但还是得传宗接代,蓝家的香火不能断。
  四人点点头,结婚以后买了两栋挨着的别墅,就去孤儿院领养了两个孩子,一个叫蓝思追,一个叫蓝小爱,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具体谁领养的男孩,谁领养的女孩,看名字就知道了吧。
  后来江澄得意洋洋的跟蓝曦臣说孩子名字的由来时,蓝曦臣表示他是拒绝的,不过既然媳妇儿喜欢,还说这个名字很有亲切感,牵着女儿在街上溜达总能找到小时候的感觉,那就随他去吧,反正叔父看到孩子就激动的泪流满面,孩子只要姓蓝叫什么都无所谓了。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思追和小爱抱回来时还是两个襁褓,一眨眼过了四年,两个孩子也四岁了。
  就说说小思追吧,魏无羡和蓝忘机十分溺爱他,从来没有打过他一下,唯独有一次被打的差点丢了小命。
  有一天蓝启仁带着两个侄子去国外出差,江澄就去隔壁魏无羡那住,两人留在家里带孩子,那天小爱也正好去了爷爷奶奶家里住,家里就只剩一个小思追了。
  愉快的周末,早饭吃饱,午饭吃好,晚饭也挺丰盛。
  “谁刷碗?”魏无羡挑眉看向江澄。
  后者一个白眼翻了过去:“我是客,你是主,你说谁刷?”
  都说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这不,兄妹成了主客,不过魏无羡没打算计较,伸出手握成拳,在他面前比划几下,道:“别见外啊,要不咱们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谁输了谁刷。”
  听他这么说,江澄放下撸起来的袖子,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你看你脸黑的,包公都要自愧不如,还比个屁啊,劝你直接投降算了。”
  魏无羡否认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三局下来,局局平手,江澄的脸刷的变黑了,魏无羡拍拍他的肩,大声笑道:“妹啊,我看你脸没比我白哪儿去,哈哈哈……”
  笑完了,碗还晾在桌子上,魏无羡看了看抱着一袋薯片啃的小思追,小嘴巴咂咂的动,摸了摸下巴,一把抢走薯片,低头威胁道:“思追儿,把碗刷了去,不然我就把这袋薯片全吃光!”
  小手摸不到薯片,小思追一抬头,看见薯片被妈妈拿走了,还要吃光,急的去抓他的裤腿,魏无羡这人也是无聊,跟一个小孩也能逗的起劲,往嘴里塞了一片,嚼的嘎嘣脆,就是不给他。
  江澄本来冷眼旁观,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零食袋,在小思追快哭出来的时候塞了回去,转头对魏无羡加以鄙视:“魏无羡你个QS!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魏无羡嚼着薯片晃着头看向窗外,总感觉这话听着不太对?
  思追才四岁,当然不能让他刷碗了,于是两人联手把盘子和碗里的饭菜倒掉,把垃圾丢到门外,再把盘子和碗放进水池里,拧开水龙头,放满水,关上,擦擦手满意的回屋里去了。
  魏无羡的卧室有够大,床也大,足够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上面翻来覆去云雨几番,正因如此江澄才嫌弃的不想和魏无羡睡一张床上,去隔壁挑了一间,反正房间多的是。
  差不多晚上十一点了,两个大人一小孩在卧室里玩,突然魏无羡掏出一张光盘,一脸笑意的看着江澄,江澄瞪着眼睛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活像一个表情包,想了想,又含蓄道:“孩子在这儿呢,看这种东西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魏无羡打开电视放入光盘,一回头就看见江澄一脸期待又变扭的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心里偷笑,哎……你以为老子会告诉你这是鬼片吗!不存在的!
  拉上窗帘,扔给江澄一个白鹅绒靠垫,自己也拿了一个,靠在床尾,地上铺了毛毯,坐上去软乎乎的,也暖和。
  魏无羡抱着小思追坐下,按了遥控器开关,敞亮的卧室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江澄用胳膊肘怼了怼他,笑道:“看个片你关什么灯啊。”
  魏无羡怼了回去,笑着道:“关了灯才看的清啊。”
  几秒钟后,江澄的脸渐渐扭曲了,《聊斋志异之画皮》七个大字出现在银屏上,气氛顿时有些诡异。
  “我去……”江澄小声惊讶道,愤怒的瞪了魏无羡一眼。
  “?”魏无羡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江澄当然不能说自己想歪之类的云云,只好把气咽回肚子里,抱着胳膊看电视。
  小思追老老实实的躺在魏无羡怀里,魏无羡低头问:“小思追怕不怕?鬼片。”
  小思追摇摇头:“噗帕!”
  于是魏无羡直接蹦到最吓人的那几集了。
  魏无羡本来胸有成竹,越看到后面却胆子愈发小了,偷偷瞄了一眼江澄,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银屏,就想着往那那边凑凑,靠近点有安全感。
  谁知魏无羡刚挨着他,江澄突然炸了毛一般大叫着“啊!”的一巴掌糊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灯突然亮了,江澄一愣,睁眼一看,WC,一不小心……
  “干嘛干嘛,干嘛啊这是!”魏无羡震惊的捂着浅红的侧脸叫道。
  要不是他不小心压到遥控器怕是要毁容。
  “谁……谁叫你吓我的?!”江澄竖起眉毛,电视里还发出阴森森的声音,十分渗人,江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抄起遥控器就把电视关了。
  小思追被魏无羡护的牢,没被打着,眨眨眼,张着小嘴儿打了个哈欠。
  平时蓝忘机对他的作息时间要求严格,九点就必须上床睡觉,而且还有一个人睡,现在蓝忘机不在家,跟着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熬到了十二点多终于撑不下去了,魏无羡就抱着小思追去睡觉了。
  大多数人都会有这么一个反应,看的时候津津有味,看完了才想起来害怕。
  估计魏无羡和江澄就是典型,于是两人就躺进一个被窝里了。
  悲剧就是这样有了开端。
  小思追迷迷糊糊的,想起刚才看的电视,越想越害怕,翻来覆去,刚睡着就做梦了,一个女鬼的脸突然凑近,吓得他“哇”的一声就醒了。
  不敢睡了,小思追悄悄踮起脚,勾到桌上的超人面具戴在脸上壮胆子,跑到麻麻的房间想和他一起睡。
  悄悄打开房门,魏无羡和江澄已经睡着了,小思追垫着小脚丫看了看,他们中间还有一个缝隙,小思追小心翼翼的窜进去,gu啾gu啾,呈蛤蟆状趴在他们中间。
  麻麻和舅舅的体温让他格外安心,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了一会儿,迷糊间,小思追感觉一双大手在他头顶上摸了摸,顿了顿,然后又急切的摸了几下,悠悠转醒,就听见自家麻麻惊恐又颤抖的声音。
  “这…这是啥子?!这是啥子啊!”魏无羡“腾”的坐了起来。
  小思追揉揉眼睛,也坐了起来,晕乎乎的,身上穿着白色睡衣,脸上带着超人面具,在只有微弱月光透进来的漆黑寂静的房间里,那个面具印在人眼里的模样可想而知。
  估计魏无羡当时吓傻了。
  一串哀嚎尖叫着划破寂静的夜空,魏无羡惊恐
的拍着江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江澄你个死猪醒醒啊!!这是啥子!有鬼啊啊!#%?!"%&*!!?"”一边喊一边叫江澄,然后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江澄听见魏无羡的狂吼,怒气冲冲的坐起来,骂道:“死gay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瞎嚎个屁啊!”
  他转头看见坐在床上的小思追,也开始:“啊啊啊啊啊!什么鬼玩意儿啊啊啊啊啊!魏无羡你招来个啥啊我%&?<&%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一边大叫一边手撑着往后退。
  叫的比魏无羡还凶。
  小思追本来就怕,“哇”的就被他们的反应吓哭了,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麻麻和大舅紧紧搂在一起蜷缩在墙角相依为命,两人快被吓的失去意识了,小思追害怕的边哭边喊:“麻麻!!舅舅!!是窝啊!!!窝似思追啊!!!尼闷睁眼看看窝啊!!呜呜呜……耙耙……”
  并没有任何卵用,魏无羡和江澄当时已经吓懵逼了,小思追的小声声喊叫淹没在他们两人的尖叫和他自己的哭泣声中,活像鬼哭狼嚎。
  魏无羡和江澄无路可退,魏无羡鼓起勇气准备和“鬼”拼死一搏。
  “魏氏无影脚!!!”他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可能是从小到大都没使过这么大的力气,飞起一脚,用力一蹬!
  小思追泪眼朦胧中看见一只大白脚丫飞了过来,紧接着身体腾空“啊!!!哎!!!!呦!!!”的一声惨叫。
  小思追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魏无羡成功把亲儿子踹下了床。
  世界瞬间安静了。
  良久,魏无羡和江澄颤颤巍巍的爬了过去。
  看到了不省人事的小思追。
  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这一晚上是怎么过去的不知道,魏无羡和江澄只知道大事不妙了。
  小思追被魏无羡一脚踹的够呛,膝盖都磕青了,醒来以后就是一顿嚎啕大哭,房盖都要挑起来了,不过大事不妙说的不是这个。
  魏无羡点开手机打算给蓝湛发消息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发出去了一条长语音,正奇怪,点开一听,小思追呜咽的声音飘了出来。
  “粑粑!!呜呜呜……麻麻和大舅打窝欺负我
窝呜呜……他们两个睡……睡了,窝想和他们一起睡……他们抱的紧紧的……不让……唔然后麻麻就把我踢下床了呜呜呜……粑粑我想你呜呜呜……惹再不回耐小思追可能就见不到你惹呜呜呜……”
  OMG!!!魏无羡顿时五雷轰顶劈的他外焦里嫩。
  晚上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门铃声,魏无羡颤抖着手去开门……
  事后怎样不可说不可说,不过总算是解释清楚了,魏无羡和江澄连哄带骗的讨好了小思追,做着鬼脸一人踹了对方一脚,逗的小思追“咯咯”直笑,蓝小爱从回来后吵着要骑大马,魏无羡和江澄也只好舍身陪宝贝。
  蓝忘机和蓝曦臣默默的在厨房里刷碗,前几天回家发现水池里有一打碗碟,好在魏无羡和江澄这两天都有换水,才没有馊味儿。
  说起来那条语音蓝忘机是外放的,所以蓝曦臣和蓝启仁都听到了,魏无羡和江澄先是被蓝启仁好一顿数落教训,晚上回家又要哄自家老公,哄完后几天都下不了床。
  魏无羡被叫去的那晚,蓝忘机收拾屋子,站在他们平时云雨的大床前静默片刻,先抽出床单,嫌弃的团了团,扔到了衣娄里,枕套被褥也全部撤下,一起扔进洗衣机清洗消毒。
  直到长大后,那天晚上的事蓝思追还记忆犹新,每当金凌问他:“思追,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啊,为什么这么高的个子?”
  蓝思追总会笑着摸摸他的头,温声道:“没吃什么,只不过小时候被踹飞在空中转了个圈而已,然后就长高了。”
  金凌:“……”
—————————————————————
  空间里的原说看一遍心疼一遍,而且炒鸡好笑啊hhhhh,不过我差不多一两岁的时候也被父母踹下床过(意外),差点领便当_(:3」∠❀)_
  话说总是操作失败怎么回事,评论不了,文章也发不出去……只能换个手机发

评论(22)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