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雪

爱盗笔,爱魔道,爱渣反,爱天官!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蓝家都是大笨蛋》中

*ooc
*校园小日常
*依旧不造有木有小破车
—————————————————————
蓝湛的宿舍就在他们楼下,更准确的说,蓝湛宿舍的天花板就是魏无羡宿舍的尬舞场所,蓝氏双璧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大概九,十点就熄灯了,魏无羡他们可不是,除特殊情况,没有一两点是不会消停的。
刚上大学那会儿,三个小伙伴考到了一个学校,又被分到了一个宿舍,还没有家长的管教和约束,难免兴奋过度,天天晚上夜宵配酒,熬夜打游戏,输出全靠吼,洗澡还唱歌,然而这种情景持续到了高一下半学期,突然就结束了。
姑苏大学的宿舍楼隔音质量一级好,但也不是全方位的好,隔音好的是四壁,天花板和地板之间的隔音效果就不怎么样,以至于有一天,日常半夜被吵醒的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抄起扫帚,怒发冲冠,踩着风火轮的就冲上楼去了。
虽然不知道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但自那以后,蓝湛宿舍的天花板再也不会发出那种要踏的声响了。
事后三人突然提起这事儿,都打了个寒颤,总结一句话就是:鲁班一炮抢大龙,抢完大龙抢小龙,多行不义必自毙,No作No带We can't try。
聂怀桑:“魏兄,这话听着贼变扭。”
魏无羡:“知足吧,咱文化水平就到这儿了。”
江澄:“无法反驳。”
魏无羡下了楼,敲了敲蓝湛宿舍的门,没反应,再敲敲,门开了一条小缝儿,一个闷闷的声音问:“谁?”
看见蓝湛魏无羡就莫名高兴,笑的一脸阳光,答道“你家羡哥哥。”
“嘭!”门关上了。
魏无羡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嘴角抽搐几下,连忙又敲了敲门:“喂!蓝湛!开门呀!几个意思?”
没人理,魏无羡吹吹泛红的指关节,头顶一个黑人问号。
话说刚才蓝湛的声音好像有点带着鼻音,难不成是感冒了,红着鼻子不好意思见人?
魏婴第三次敲了敲门:“蓝湛你开门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是生病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买药。”
“无妨。”
鼻音里带着一丝沙哑,怎么听都不太对劲,魏婴有点着急。
“蓝湛,有事你就说,别藏着掖着。”
门后沉默了许久还没有动静,魏无羡摸着下巴,心道一定有什么事儿瞒着他呢。
难道是在解决生理需求被打断了?可那家伙天生长着一张无欲无求的面瘫脸,总给人一种他不行的错觉。不会是藏了女人吧,青春期想开开荤?这可了得,不行不行,蓝湛是我的男人。
魏无羡急的心头蹿火,背着手走来走去,突然灵光一闪,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几声,高声道:“哎,好热啊,回宿舍吹空调咯。”从门口一直走到楼梯口,鞋底拍在地上啪啪作响,上了几节楼梯后,突然一个转身,又蹑手蹑脚的溜了下来。
心理学家证明,人总会在受心态和环境的影响下,做出无意识的举动,就像变色龙变色,生物适应大自然而进化一样,魏无羡不自觉的两手握拳抵在下巴上,猫着腰,一步一个高抬腿脚尖轻点地的,贼眉鼠眼,偷鸡摸狗似得回到了门口,后背紧紧贴着墙,静候时机。
安静片刻,门又开了一条小缝隙,似是想看魏无羡是不是走了。果然如他所料,小蓝湛啊小蓝湛,跟哥逗你还是太嫩了!魏无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伸手扣住门边,趁着里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手腕发力破门而入。
由于作用力太大,魏无羡身体前倾顺着门就倒了进去,后脚根一滑,瞬间感觉整个人瞬间置身于悬崖边缘,身下就是万丈深渊,手忙脚乱的扑腾之中胡乱想抓住什么东西,感觉手上一软,魏无羡闭着眼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就是一抓,踉跄了几步勉强站稳,有种悬崖勒马的阵势。
头顶上传来“嘶——”的一声,像是倒吸一口气的声音,魏无羡睁开眼,就势抓着那个东西站了起来,下一秒就听蓝忘机一字一句道:“放,手。”
魏无羡笑容满面的抬头,可头抬到一半他就笑不出来了……我嘞个娘亲乖乖哎!魏无羡像是碰了烫手的山芋一般猛的缩回手,差点就要跪下磕头赔罪了。
他抓的不是衣服也不是别的什么,是蓝湛的命啊。
蓝忘机一手扶门一手握拳,手背上青筋凸起,似是想碰却碰不得,长眉微蹙,强行隐忍着苦楚之色,坐回床上背对着魏无羡良久,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魏无羡吓坏了:“蓝湛!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还能行吗?”
他刚才确实用力太大,同样身为男人,魏无羡知道这是种怎样的酷刑,这种程度下蓝湛居然还强忍着没叫出声,实在是佩服。
蓝忘机摇摇头。
“不行了?”魏无羡心里一凉,不过脑子开口就道:“我看看,我看看!”说着就要扒蓝忘机的裤子。
蓝忘机推开他,直起后背站起身,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魏无羡以为他生气了,也不敢说胡话,老实道:“我来找你去小卖部的,昨天有事儿就没去跟你去,这不今天没事儿了,就来找你了。”
二人的身高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蓝忘机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会儿,轻声问:“昨天,你有何事?”
他声音有些温柔,魏无羡听着竟有些背后发凉,眼神不自觉的逃向一边,含糊其辞道:“呃……就是,有点事儿,去见一个朋友……”
蓝忘机轻声道:“谁?”
魏无羡为难道:“就是……呃……”
他总不能说是去见一个女生了吧,而且还是听表白去的,万一蓝湛以为他喜欢别人怎么办,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有种莫名的压迫感让魏无羡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说!”
肩膀突然被一股可怕的大力向后推去,旋即整个身体向后倒去,后背一下子磕在门板上,撞得生疼,他整个人被蓝忘机囚在双臂之间,抵在门上,动弹不得。
“蓝……蓝湛?”
魏无羡愣愣的看着他,蓝忘机盯着他一语不发,平日里浅极澈极的眸子此刻布满血丝,鼻头有些许的泛红,捏着魏无羡肩膀的手越收越紧,给人一种就要哭出来的错觉。
两人沉默了几秒钟,最先动的是蓝湛,他眸子微睁,似是突然清醒一般,迅速撤力,把手收回,转身捏着眉心,声音沙哑道:“对不起,失态了。”
从小到大魏无羡没少逗过蓝忘机,可就算再怎样过分,他也从未如此动怒过,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一时间,纵使是如魏无羡一般反应迅速的人也不知该如何了。
“哈哈没事儿……是我打扰你了,蓝湛,你要不舒服那我先走了,下次再来……”
魏无羡拉开门跑了出去,顺手把门带上了,站在楼道里平复了一下情绪,脑子里却越来越乱,他本来一心欢喜来找蓝湛,结果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就被吼了一句,肩膀还隐隐作痛,说不生气是假的,可蓝湛这一反常态的举动实在可疑。
“啊!烦死了烦死了!”魏无羡气哄哄的跑上楼,拉开门一头栽倒在床上,拉起被子蒙头就睡,任凭江澄和聂怀桑怎么问都不出声了。
聂怀桑拿起两个中间穿了一根细线的一次性纸杯,一边递给江澄,一边堵到嘴上,问道:“魏兄这是唱的哪儿出啊~”
江澄把杯口从耳朵放到嘴上,道:“不清楚,可能是《霸道总裁不爱我》~”
聂怀桑恍然大悟:“搜嘎~”

三天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三天没说话了。
自从上次寝室事件后,二人的气氛变得异常微妙,碰面的次数不减只增,话却恰恰相反,倒也不是谁都不搭理谁,魏无羡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早就消气了,但还是想让对方先开口找他,结果整整三天,那小古板见他就躲,愣是一声都不肯吭,还不说原因,魏无羡这无名之火瞬间又蹿了起来。
这期间,那个叫小伞儿的女生倒是天天黏着魏无羡,但两人在一起无非就是吃吃饭,散散步,喝喝茶,聊聊天,牵牵小手,开开房后两个是不存在的,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顶多算是个好朋友,幸运的是小伞儿是一个温柔可爱而且幽默的女生,要是换成性情暴躁的女金刚他可受不了,说不定还没到一星期就被过肩摔回旋踢扔进医院了。
奇怪的是,小伞儿总喜欢拉着他在校园里东跑西蹿,尤其喜欢在办公室门口,图书馆,和回男生宿舍的必经之路上溜达。
尴尬的是,每次在魏无羡和小伞儿独处的时候,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造化弄人,蓝湛总会出没,一开始还看魏无羡他们两眼,到最后竟连余光都懒得给了。
魏无羡倒是大方得很,没事儿朝他抛个眉眼,挤挤眼睛,意思是上次的事儿别在意,想让蓝忘机来找他,结果人家鸟都不鸟。
这下把魏无羡气的啊,七窍生烟,心道:本花爹总有一天要给你这弹棉花的小古板治治高冷病!
第五天遇见的时候,依旧是后花园的石子路,这条路并不有人常来,前几次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是擦肩而过,这次意外却来得突然。
小伞儿和魏无羡正在树下讨论人生和理想,突然小伞儿大叫一声,一头扎进魏无羡的怀里,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腰,微微颤抖,魏无羡本来神就不在这,突然被撞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扶住了小伞儿,低头一看……
这这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的!一声“非礼啊!”刚要破口而出,小伞儿带着哭腔的细嫩嗓音从他怀里传出:“有虫子……”
哦,虫子啊!魏无羡内心咆哮:大姐!我又不是敌敌畏!你抱我有个毛线球个卵用啊!心里狂飙可以口无遮拦,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安慰道:“没了没了,我帮你赶走了。”
好巧不巧,他正要把小伞儿推开的时候,蓝忘机正好路过,亲眼目睹了这一出校园爱情戏码。
蓝忘机有些诧异的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话到唇边却收了回去,看他神色,魏无羡就知道他现在心情很不好,以为他看不惯男女之间在校园里太过亲密的举动,连忙把小伞儿推开,怕她再做出什么毁三观的举动,对蓝湛笑道:“蓝湛,好巧啊,嘿嘿。”
他魏无羡活了二十年不知道尴尬为何物,今天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都说做贼心虚,心如明镜才问心无愧,他和小伞儿确实一清二白什么都没有,可这事儿一放到蓝湛身上就发自内心的无比心虚,难道是因为爱?
蓝忘机不去看他,看不见的那只手攥着衣角的指节泛白,转身径自离去。
“喂!蓝湛!”魏无羡要追上去。
小伞儿却拉住他的胳膊,揉着眼睛,委屈道:“魏学长,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魏无羡连忙摆手:“没关系没关系,你别放在心上。”
听了这话,小伞儿这才笑了:“那太好了,嗯……魏学长,蓝学长是你朋友吗?好像经常能碰见他啊,他是不是在跟踪学长呢?”
魏无羡奇怪道:“跟踪?”
小伞儿捂嘴笑了两声,嗓音如银铃般清明:“魏学长这么招人喜欢,说不定蓝学长也被撩动了心弦呢哈哈。”
说不定蓝学长也被撩动了心弦呢……
蓝学长也被撩动了心弦呢……
撩动了心弦呢……

宿舍里。
魏无羡一人撑着下巴坐在上铺望向窗外,两条腿搭下来前后晃动,时不时哼哼几声。
对面下铺的两个人相依为gay的打着王者,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上铺的魏无羡。
聂怀桑凑到江澄耳边,声如细蚊道:“江兄,魏兄这又是什么情况,这都两个小时了,动都不动的,还一脸春心荡漾的表情。”
江澄撇撇嘴,表示不知情,抬眼瞅了一眼魏无羡,道:“多半在做白日梦。”
确实是在做白日梦,魏无羡现在心里被小伞儿那句“蓝学长也被撩动了心弦呢”的弹幕刷个满屏,心头小鹿蹦哒来蹦哒去,眼冒春光,嘴角上扬。
这就解释的通了!魏无羡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在脑子里快速捋了一遍:“蓝忘机那天来找他,他却拒绝了蓝忘机去找另一个女生,还发生了误会让蓝忘机以为他交了女朋友,所以下楼找他时,蓝湛才会那种反应,这几天里的种种,包括刚才蓝湛看见小伞儿的举动时的神情……”
这这这……这不就是吃醋的表现吗!!!好一股浓郁的陈年老醋味儿啊!他怎么就没闻到呢!
魏无羡越想越美,美滋滋的傻笑起来,突然手舞足蹈道:“麻麻!我找到真爱了!!!”
魏无羡把自己的发现说给江澄和聂怀桑听,江澄一脸冷漠,呵呵道:“你真是想多了。”
魏无羡一拳打了过去。
魏无羡不知道的是,蓝忘机来找他的那个中午, 并不是真的想和他一起去小卖部,当时的蓝忘机怀里藏着什么东西,站在树下神色温柔如水,心里的话串了一遍又一遍,准备说给他听,可等来的却是他交了女朋友的消息,一开始蓝忘机还不肯相信,直到亲眼见到,才把这点自我欺骗的面具揭露的一干二净。
这种感觉还真是,生不如死。

蓝曦臣回到宿舍已是晚上九点,进门后换拖鞋,抬头唤了两声:“忘机。”却无人应答。
按理说这个时间已经快休息了,忘机通常都会在这个时间洗澡或者看书,可把这个宿舍找遍了都没有人,手机也放在桌子上。
也许是有事出去了,蓝曦臣没多想,打算先去洗漱一番,找衣服的时候,余光突然看到垃圾桶里躺着的金属外壳的罐子,竟是被喝光了的两厅啤酒。
可这是谁喝的呢?除了忘机和他,这个寝室就没有别人可以进来了,蓝曦臣仔细琢磨了一番,突然醒悟。
他身为兄长,和忘机天生心有灵犀,总是能读懂弟弟的想法,他也早就知道忘机喜欢阿羡这件事了,只不过一直藏在心里,小心翼翼的掩护着,谁都不肯告诉。
他也觉得阿羡喜欢忘机,虽然不知道阿羡有女朋友这件事儿是为何,但他知道忘机心里一定不好受,这才生出了借酒消愁的念头。
拾起啤酒瓶看了下牌子,果然是阿羡最爱喝的那种「天子笑」。
蓝湛从小滴酒不沾,蓝曦臣怕他喝了出事,急忙穿上鞋出去找人了。
—————————————————————
突然想起来还有两个坑没填,有一个太烂想重写……

评论(42)

热度(235)